【1/3 手机电台】缉凶

By萧瑞云

盛夏的午夜,阿鲸刚刚自一个无聊的宴会出来。

她缓缓的驾著新买的福特天星,打开窗吸著夜的空气。

忽然,她感到尾随而来一辆平治,强灯自望后镜刺激她的双眼,不禁蹙眉往后望,根本见不到司机脸孔,只觉平治浮摆地飞快驶著。

她厌烦发闷,“唉!又一危害他人安全的路霸。”

于是把车子往边移,平治果然奔驰危险地超越她,差点撞上她。她捏把冷汗,并无意留意,但那车牌太容易记,她喃喃念:WXX1818然后冷笑,这种鲁莽驾驶,迟早出事。

平治瞬间就消失了,阿鲸松了口气,扭开午夜电台,心情又清凉起来。


不久,她又见到那辆平治,似乎走错了路,在一个不准转弯的地方来个旋转式U转,突然“碰”一声巨响,阿鲸脸色发青,不可收拾地尖叫,“啊……”

平治撞倒了一个摩哆骑士,但它只停了几秒,车上的人根本没走下来,呼一声飞走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世上有这么惨无人性的人,路上已有好心人停下,紧急抢救那位不幸的骑士,阿鲸躺在椅背发抖了好久,远远依稀见到很多血,不敢再看,极虚弱地开车奔回家。


隔了两天,她读到了一则新闻:一位半工半读的学院优秀生,半夜打完餐厅工回家途中遇车祸,头部重创,当场死亡,肇祸者潜逃,请目击者挺身而出。

阿鲸连早餐都差点吐了,捏紧拳头,她无法原谅那个视人命如蚁的凶手,冲动地驾了车出去,她要马上去警局提供线索,她记得车主的车牌。


到了警局门外,她忽然改变主意,转道到陆路交通局。因为她决定惩罚那个凶手,现在的法律对路霸的法令太松了,最多判监几个月罚款几千元了事,太便宜罪魁祸首了。

她轻易查到了车主的资料:王明天,卅二岁,家住在Ampang某高级住宅区。

对于自己的计划,她连心也颤抖,但王明天逍遥法外,漠视人命,不知还要害多少人,一定要让他良心发现。


阿鲸在放工时,兜去巴刹买了猪血,回家时即刻动手,写了一段血字:是你杀了我,是你毁了我的前途,我很可怜呀……”

然后在信封用电脑打上王明天的住址,再到另一区的邮筒寄了这封信。很快,王明天就会收到这封信,她的心有一丝快意。


隔天,她又把优秀生遇车祸死亡的新闻复印放大几倍,再以同样的方法寄出去。

有时她觉得自己很天真,如果对方是个冷血的人,收到这些信可能全扔进垃圾桶。他可能会良心发现吗?答案是不可能,他根本没上警局自首。

阿鲸始终没有上警局指证他,因为她坚信良心的审判才是世界上最可怖的刑罚。

从电话簿查到他的电话号码,阿鲸从影片中录了一把凄厉的异声,拨通电话后,有个男人“哈囉“一声,她马上把录音机声量调到最大,凄渗绝寰的声音不断呻吟,“很……很……痛……你害……死……了我……

 

【三分之二故事】预告
黄色电台曾子曰:竟然不报警,摆到明要搞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