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手机电台】电视失踪

By曾子曰

走进酒吧内,人声沸腾,气氛吵杂。

每一个星期六,我都会留连在夜店之中,从一间酒店再投入另一间酒吧,醉迷十色,沉溺在声色犬马中,可以忘却一切烦嚣。

今天晚上,我依然是一个人,喝著我的酒。

我并不寂寞,因为四周围还有许多寂寞的人陪伴著。

而且,每一个晚上的终结,我的下半局总是会有着落。


今晚也不例外。

有女人会自动投怀送抱。

“可以陪我喝杯酒吗?”她大约只有二十三、四岁,长得清丽亮人,我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子,让我有一种很干净的感觉。

就是这么一句的普通搭讪,我们互相搭上了。

我是她的猎物。

她也是我的猎物。

夜生活本来就是一个狩猎的战场,欲望横流好过枪林弹雨,大家都享受著慰藉的心灵抚摸。

“去你的地方?还是我的地方?”她问。

“我的。”我习惯带女人回家过夜,因为我不习惯睡在陌生的床上。


回到家里,大家都在半醉状况,看看时间,已是凌晨时分了。

我躺在床上,开始宽衣解带。

“你可以先去冲凉吗?”她问。

我依言照做,我不想逆她的意而导致今晚不欢而散。

就在我正在沐浴的时候,她突然大叫大闹起来,我裹著毛巾,探头看看她。

她泪流满脸,萎缩一角。

“发生了什么事?”我担心地问道。我心想,糟糕了,竟然勾引了一个痴线妹回来过夜。

她指指开著的电视,全身微微颤抖。

我看见电视上播著CNN的特别新闻报导,是英国的黛安娜遇祸逝世的噩迅。

“她死了?”我不可置信地说道。

她投在我的怀中,哭个不停。


那一个晚上,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因为,她枕睡在我的臂弯上,睡到我手臂僵硬。

最后,连我也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照了。

而那一个连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的女子却不知所踪了。

她不见了。

还有,我那一架29寸的电视机也跟著她不翼而飞了。

我呆住了。

还好,她在床斗上留下了一张纸条。

她写著:“谢谢你的电视机,我会还给你的。再见。”她的署名竟然是黛安娜。

我环顾四周,原来除了电视机之外,我那有线电视的解码机和那片碟形天线,都一起失踪了。

 

【三分之二故事】预告

青色电台薛美贞:没想到,黛安娜的逝世会腰斩一段桃花,人不能复活,桃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