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手机电台】复制无情

By萧瑞云

这个阿发,其实不是真正的阿发。

他的真实身份是绝对不可以泄露的,否则就天下大乱,永无安宁之日了。

最近翻阅报章,他都苦笑,引起争论的“复制”问题实在是太过时了,他这个复制人早在五年前成功复制了!

而真正的阿发,在复制过程中出了个小意外死了,吉尔博士便要他去过阿发的生活,这是让他生存的条件。


复制的阿发和阿发外表虽一模一样,内心及思想却是天地之别,勉强去过别人的生活是超级痛苦的事,复制阿发好几次向吉尔博士争取独立,但都失败,他很沮丧地告诉自己:“你既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影子,你是一个像人但又失去自由的怪物。”

吉尔博士劝过他很多次,“如果你执意要摆脱阿发的身份,到时你就会被无知的人类摆在博物馆里,任人观赏、研究。”

他知道博士并没恐吓,为顾全大局只好失去自我。他最烦恼的是阿发生前留下的手尾——阿云和阿青。


这两个女人各有各优点,或许就是阿发生前不知如何抉择的因素,他强逼自己去和阿云、阿青交往,却发现了一个令自己震惊的事实——复制人是没有感情的。

吉尔博士也很难过,“这肯定是我的复制方程式出了缺陷,复制一只羊成功,是因为牠没有感情,我忽略了人的整体结构和动物是有别的。”

他很悲哀接受了复制人失败的命运,难怪他对任何事都是淡漠冷静,为了不伤害阿云与阿青,他有意无意地在分别的约会中对她们说:“不要弄到我开始恨你。”他记得她们受伤的表情。

这句话是他从爱情小说中学来的,还有参考一位爱情专家的话,“要让女人离开你,不要伤害她,只要让她知道她在你心中的地位连一只蚂蚁也不如。”

一个没有爱的感觉的人,自然也不知恨的感觉,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淡漠,已经燃起两个女人的恨火。


谁送棺材恶作剧已不重要,每当夜半失眠醒来,他都会习惯性地躺到一阵清凉的棺材里,在那里他感到强烈的安全感,就如实验室里的复制玻璃箱,他诞生的地方。

而那边厢的阿青与阿云彻夜未眠商量大计如何泄心头之恨,阿青突然兴奋地叫,“有了!反正这个男人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从五年前就几乎死了,不如我们去登讣告。”

阿云也兴奋极了,“好建议,我们受了他五年冷漠对待,误了青春,登讣告也等于是结束我们对他的爱。”

于是,全版的讣告刊登在各大报章的全国版。


复制阿发看到时几乎昏厥,讣告上写著:林水发逝世五周年纪念。

这时气急败坏,神色凝重的吉尔博士匆匆赶到,劈头质问:“你为什么要泄露机密?为什么?”

他苍白无辜:“我……没有,真的没有……。”

吉尔博士炯炯有神的目光直射向他,一步步逼近他,“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毁灭亲手复制的生命。”

 

【三分之三故事】预告

青色电台薛美贞:恨意,真的会杀死一个人,他,只好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