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1/3 手机电台】怪举

【1/3 手机电台】怪举

By薛美贞

“我——你——关水——”我的舌头在打结,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Jass很愤怒的向我冲过来,那一刻,我真的以为她要打我,但她只是抢过我手上的盒子,冰冷的语气宣布我的罪状:“你偷看我的东西!”

“我——”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事情的真相已把我吓得透不过气来。

“你出去。”Jass铁青的脸瞪住我,双眼发出两团火焰,我吓得倒退一步,然后转身就跑出去。


直到回到我自己的房间反锁了门,我还止不住发抖的身体,她竟然写信给自己!

想起她每次写信收信时的陶醉表情,我真怀疑她是在骗我还是骗自己!

那一天,一间屋的两个人都没有走出房门半步,屋子的空气像哑了似的沉寂,我拼命的画了很多漫画来填补我混乱的头脑,我不知道她躲在房里做什么,难道又写信?想到这里,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到了晚上,我至少替她想了三百个理由,为什么要写信给自己,是寂寞吗?是因为失恋吗?

渐渐的,冷静下来,在这个城市,其实每个人都有破烂的过去,大家都在安慰自己,只不过方式不一样罢了,无论如何,我欠她一个道歉,毕竟翻看别人的东西就是不对的。

收集了所有的勇气,我才敢走过去敲她的房门,她打开门,像一朵白莲似的站在晕黄的灯光下,脸上没有了上午的怒气,只是淡淡的看我,一如过去。

“对不起。”我硬着头皮道歉。

她挑起一道眉,竟然像是莫名奇妙的表情,我就知道这是不容易的,只好继续解释下去,“我其实是被那个美丽的木盒吸引了,才忍不住拿来看,没想到——”

当她继续以一副漠然的表情看著我时,我只好放弃,“总之,对不起。”我转身时抛下这句无力的话。

她什么也没说。


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

白天,她会继续收信,每次看到我,就会狠狠的瞪住我,飞快的把信藏在身后,好像我会抢来看似的。

到了午夜,当她在沉醉的写信时,又会像一贯的冷漠,有时,居然还会主动问我一、两个莫名其妙的人生问题。

很怪。


事情发生的一个星期以后,有一天我放工回来,发现Jass像只虾米似的卷在沙发,正痛得死去活来。

推荐

是急性盲肠炎,当我送她到医院时,医生决定马上替她动手术。

站在同房的立场,照顾她的责任就落在我的身上,手术后我去探她几次,还炖了些生鱼汤给她,每次她都无精打采的,没什么胃口。到了第三天,她突然亲热的拉著我的手,对我说:“你可不可以打开信箱帮我拿信?”

“信?”我呆了一呆,她入院三天了,怎能写信给自己。

“我每天都有一封信的,请你帮我带来医院好吗?”

“可是你已经进院了——”我有点迟疑的说。

“我进院跟收信有什么关系?又不是邮差进院。”Jass有点不耐烦的说。

她不知道!

她竟然不知道是自己写信给自己!

 

【三分之三故事】预告

黄色电台曾子曰:她真的疯了……还是另有内情……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