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1/3 手机电台】孪生情

【1/3 手机电台】孪生情

By曾子

真的是耐人寻味,Jass匪夷所思的行为简直就是疯子的行径。

但是,除了她自己寄信给自己的这一个古怪举止之外,她平时的起居生活习惯却是一百巴仙的正常。

“会不会有人的嗜好是自己写信给自己的呢?”我想,这是唯一可以令我较为满意的解释。

受病人所托,我打开信箱,替Jass收信,真可笑,连我也跟她一起疯癫。

看着信封上的字迹,一眼即可以认出那是惯用左手写字的Jass的字体,歪斜一边,像失去了一边,像失去了重心。有专家说可以从一个人的字体看出他的性格,歪斜偏倚的字体是否透露出Jass的思想是百分百的倾斜呢?


为了想进一步去了解她的思想是不是倾斜,我做了一件违背天地良心的坏事——我开了她的房门,走进她的房间,找到了那一个木箱,翻开她的每一封信,细读每一行文字。读著读著,我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她真的是一名疯子。

正当我还未将思绪重新整理整齐的时候,医院有一名医生摇电告诉我:“Jass不见了。”我反问他:“什么叫Jass不见了?”那医生解释道:“那就是她应该睡在她的病床上,但她却擅自离开了医院。”我再问:“那她去了哪里呢?”那医生问回我:“我正想问你,她有回家吗?”

她没有回来,一个晚上过去了,她的房门仍然是紧闭著,我也紧关住房门,不是因为做贼心虚,而是担心她会对我做出一些非比寻常的非法行为。


然后,一天一天地过去了,Jass就像是蒸发掉似地,我报了案,警方列之为普通的失踪案件处理,那警员还用极之暧昧的眼神看著我,也许他怀疑Jass和我是一对恋人吧!

直至有一个晚上,Jass的上司打电话找她,我说她已经失踪一个星期多了,他很奇怪地说:“没有啊!她今天还有上班。”我呆住了。

第二天一早,我杀上Jass的公司,她的上司又很奇怪地对我说:“我刚刚才挂断她的电话,她说,她要辞职。”

我真的无法忍受如此这般的再而三折磨,Jass到底在玩什么花样?我真的是招架不住了。


回到家里,我突然看见Jass的房门半开著,心里一惊,蹑著脚步凑上前,伸手推门,房内却不见Jass的人影,但她的确是回来过,因为她那装满信件的木箱也不翼而飞了。

而且,她在梳壮镜上用唇膏写著: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但是,Jass的不告而别,却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地淡忘下来,三个月过去了,她真的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我就当她死了一样。

真的,原来她真的死了。


一个早上,报纸上有一则新闻,报导说在波德申海滩发现一具女尸,经调查之后,死者就是——Jass,因为她的父母已经确认了她的身份。

“她失踪了年半左右。”她的母亲说。

推荐

不可能,三个月之前,我们还在同一屋檐下,我开始有点眉目了,我记得她的每一封信的上款都是写著姐姐,而署名则为妹妹。

“她们是一对孪生姐妹,Jass是姐姐,死的也是姐姐。”我好不容易地找到她的父母查个明白。

“那她的妹妹呢?”我问。

“她的姐姐失踪之后,她也变成另一个人似,行踪飘忽,前几天她才回来奔丧,她们两姐妹的感情向来都是很好的。”她的父亲说。


我的眉目愈见明白,一世人两姐妹,姐姐失踪,妹妹一时受不了刺激,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潜意识地就将自己视为姐姐。另一方面又以妹妹身份自居。我想,这样的铺排会比较接近真相吧!

想通了,就一觉到天亮,醒来时,床头摆著一封信,我拆开一看,是她的字迹——姐姐是我杀的,因为她要结婚了,那个男人分隔了我们,姐姐不再爱我了,但最后姐姐始终是属于我的,我们永远都是两姐妹。

我吓得连呼吸也急促起来,我爬下床,一推开房门,看见一只脚悬挂半空,我抬头一看,是她,她连舌头也伸了出来,死了,我这一次真的是招架不住了……

 

THE END

【1/3 手机电台】全集经已重播完毕,谢谢收看。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