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学】守护丧亲者

最近在医学院,接二连三有同事的亲人去世。其中有些是久病十数年在床,有些是逐渐老化,有些很不幸的是英年早逝。其中一位同事,在亲人的葬礼前一天打电话给我,他问我能不能找人给他代课,他还说如果不能的话,他还是会来上班。我连忙告诉他千万不要担心。我说如果找不到人,我自己会给他代课。我负责的这门课,一共有十个老师,我身为课程主管因为要确定所有的课程顺畅,所以是不教课的。他听到我愿意替他代课,就更不好意思了。

就在他忙着解释及致歉的时候,我对他说:“我们在医学院教导的就是希望学生能设身处地的了解病人的处境和需要,今天很不幸的和你年纪相近的表哥去世了,我们怎么能不让你出席葬礼呢?我们身为教育者更必须以身作则啊!”。同事听了若有所悟,也就没有再坚持要来上班了。

在这急速发展的社会中,很多时候我们对身旁面对哀伤的人的关注及支持是会降低的。因为凡事讲求效率,空间和弹性自然就减少了。举例来说在澳洲有些地方因为家有丧事的假算一算才两天,如果放在东方社会,那是绝对不够用的。另外一个现代的现象就是,人们对丧亲者往往不知所措,于是见到丧亲者回来上班,也不晓得要说什么。即使是弔唁的卡片,有些人也会说,就代表公司写好了,不要个别写,为什么不要个别写呢?因为不晓得要写什么,也不希望要面对这样的情绪。所以说到最后,还是我们对生死议题的不自在。

还记得这个星期才丧父的同事,有一次问我,有没有可以准备面对死亡的书可以看?因为她不晓得要再哪里找这样的资料。在她父亲去世之前,我们还谈到如何向临终者告别。她说兄弟姊妹那么多,都没有机会和父亲好好的谈。我说如果环境不允许,你只能尽量争取和把握时机,再不然就把你心里的话向天说,让你的信仰将你的爱转达给你的父亲。身为天主教徒的同事,听到这里已经湿了眼眶。我缓缓的走向她的办公桌,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拥抱。在我离开她的办公室前,她对我说,“能谈这个课题,真是太感谢你了”。

事实是,生死真的是环绕在我们生命的周遭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学习面对这必然的生命真实。在我们学习面对生死的过程中,我们会看到人与人之间相互关怀的美好,我们可以体验到生者与临终者和解的感动,我们了解到面对其实真的是比逃避容易多了。希望大家能多向身边的丧亲者伸出援手及关怀,也祝福大家有更多的勇气及智慧面对生命的考验!祝福大家!也祝福我们美好的家园!

 

订购杂志 https://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