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大马剧集女王 林秋燕 自认难搞

   

林秋燕档案

第一部电视剧:
《大都市之梦》(1985年)

参与过的电视剧:
《谁怜父母心》、《特警群英》、《抢钱一族》、《血染的情书》、《我主皇朝》、《天长地久》、《黄昏之恋》、《无根草》、《烈火恋》

专辑:
《表白》、《昙花》、《逃伤》、《老朋友》

电视奖荣誉榜:
1994年 — HVD最卓越表现奖、十大最受欢迎视艺人
1995年 — 十大最受欢迎电视艺人、最受欢迎女艺人
1996年 — 十大最受欢迎电视艺人、最佳女主角
1997年 — 十大最受欢迎电视艺人、最佳女主角
1998年 — 十大最受欢迎电视艺人、最受欢迎女艺人、最佳女主角
1999年 — 十大最受欢迎电视艺人、最受欢迎女艺人

 

在大马电视剧全盛时期,有哪位观众不认识林秋燕的大名?90年代,林秋燕在本地娱乐圈红透半边天,演过的电视剧多到她也算不出,她称人人都说娱乐圈花钱比赚钱快,不过投资有道的她却在当时赚大钱,买物业,之后更投身健康食品小麦草生意,在急流中勇退。“退隐”这十几年来,林秋燕经历过事业上的大起大落,对尔虞我诈的商场感到厌倦的她,考了香道师的执照,偶尔编编手串,致力改善原住民的生活,归于平淡,令她领略到人生简单是最快乐。很多观众都热切期待这位Drama Queen“重出江湖”,林秋燕不讳言回答道:“我从没宣布退出,我在等,等一部好作品。”

18岁踏入电视圈

重情义的林秋燕,在18岁那年拍摄一部《大都市之梦》走入本地电视圈,当时为了完成投资老板的梦,即使不是自己属意的剧本,她也毅然接拍,皆因该投资老板身患癌症,临死前的愿望是看到自己作品能够完成,林秋燕称:“如果说我是为了钱拍戏,根本不是,当时我已经可以开马赛地去片场,我为的是完成他的梦。当这位老朋友躺在棺木里,瞻仰遗容时,我心里面对他说,我完成你的梦想了。”说起这件旧事,勾起她许多回忆。

不是因为这个机缘,不会让林秋燕踏入这个圈子,也不会发掘到她对演艺事业的天分和热诚。她称当年记剧本神速,而且能快速消化剧本,马上进入演戏状态:“我从不死背,剧本看过一遍,我就会在封面页做笔记,将对白和重点记下,之后我能倒背如流,连其他对手的对白我都能背出来。”最强的是,她连每一场戏穿过的戏服都记得清清楚楚,所以她的电视剧,很少出现戏服不连戏的状况。

她开玩笑说:“记得当时有一个服装师患有色盲,可是他不敢告诉人,但却把戏服的颜色搞得乱七八糟,我唯有帮忙记,也不可以怪他,人家也不想嘛。”

主动要求床戏

想当年郑裕玲在无线当红,一天要赶拍九组戏,所以被誉为“郑九组”。林秋燕当年亦拍了不少电视剧,问到高峰期同时轧过多少部电视剧?她淡然道:“我从不轧戏,观众扭开电视机同时看到我,都是我不同时期拍的,不过却是同时播放。”

林秋燕解释,因为喜欢挑战不同角色,试过在《天长地久》中演变态、阴险的角色,为了让自己投入,她接到剧本时,已经开始过着“角色”的生活,涂黑色指甲油、改搽血红口红,还为角色设计了用指尖撩拨刘海的小动作,搞到过分投入,连拍戏休息时,她无意间仍然重复这个小动作,甚至眼神和说法方式都依足角色,吓到剧组人员个个喊怕怕。她笑言:“这也是我为何每完成一部电视剧,我都需要2、3个礼拜休息,让自己沉淀、抽离角色。”

提到《我主皇朝》这部大马电视剧神剧,林秋燕亦无限怀缅,并称:“至今本地仍未出现能够超越这部电视剧的作品。”她称戏中为了与连伟健的感情戏,她在角色上下了更多功夫:“我向导演要求自己加了一场床戏,因为没有这场床戏,凸显不到简碧喻和英豪之间的感情跨进一步,相信我是一个令导演头痛的演员吧?”她笑言:“我还问连伟健平日和老婆睡觉,他是睡惯哪一边的。”如斯认真,难怪时至今日大家都赞林秋燕是个认真的好演员。

忍泪为亡母上妆

正值事业高峰期,林秋燕母亲的病,改变了她接下来的际遇。那时候,患有糖尿病的母亲,一直靠小麦草维持病情,令她得到启发,希望将小麦草这项健康天然食品的讯息带给世人。她称:“母亲去世前5年,都是我日日夜夜照顾她,看到受病魔折磨的她,心里面难受极了。她入殓之前,还是我亲手为她上妆,因为妈妈说过喜欢我为她化的妆,身边的人叮嘱我化妆时不可以流泪,因为这样会令往生者舍不得尘世,当时我忍住莫大的悲痛和眼泪,拿着画笔一笔一笔上妆。”

提起这件伤感的往事,林秋燕缓缓地转动手中的瓷香炉,将沉香灰隆成一座小山,接着压线……所有动作需要一气呵成,少点耐性都不行。

她微笑说:“很多事情都需要放开。”她因为接触原住民的关系,和弟弟爱上了收集沉香木,和香道接轨,将熏香这门生活艺术,融入生活:“初次参加香席时,她一直以为品香只不过如此,结果观察了一套完整的过程,她才懂看起来简单的动作,原来是细腻、平静的心才能够完成。”

她以香修身,用心地一直练习,直到把每一个动作融于内心,领悟到平静、微笑的力量。所以她到中国考了香道师的执照后,心情烦躁时,偶尔躲在她的香室制香,她希望日后可以开班,透过赏香、闻香、制香,让都市人有个可以逃离烦嚣的空间。


已是合格制香师的林秋燕,希望开班授课,让现代年轻人透过制香,沉淀心灵,悟禅之言。
赚到健康最可贵

会有此念头,全因她的小麦草生意开始。当时她为了宣扬健康理念,开了一间健康小屋,种了小麦草,然而当时她和某位艺人雄心壮志要将这门生意搞起时,对方有Offer到外国拍戏而马上退股,令她不得不一个人扛起这个重担。

之后她将小麦草转上直销形式销售,那时候的她冲锋陷阵,除了拼人气、拼业绩,每天有一大堆的激励课程鼓励员工士气,每一天口号喊不停,身为董事的她还要面对员工之间的人事问题。商场上的竞争、忙碌、缺乏人情味的生活,让她开始思索人生另一种可能。不久后,她将小麦草生意转道,现以批发形式发售。

她说:“很多人问会不会觉得赚少了很多?可是现在起码脱离了那种尔虞我诈的生活,现在买货的,都是一些忠实顾客。你问我这些年间,做这个生意得着最大是什么?我觉得是健康,我所得到的健康知识、资讯,以及托赖现在仍不错、健康的身体,都是从这里得到的。”

圈内没有太多朋友

想当年在HVD她电视剧接不停、奖也拿个不停,而争得最激烈的,莫过于她和另一位当家花旦陈美娥,据说两人因为竞争而闹不和。问到有无此事,林秋燕豁然回答:“当然没有,当年我们能够合作的机会不多,交谈机会更加不多,何来不和之说?”

她称,自己是个非常不合群的人,每次拍戏后就走人,极少参与剧组的联谊活动,唱K应酬之类的活动也绝不参与,宁愿窝在家当宅女:“所以应该很多人都说我难搞吧?可是我是一个把生活和工作分得很清楚的人,所以在行内没有什么朋友。”

她笑笑道:“我在圈内真的是很少朋友,现在我和连伟健还有联系,还有一些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剧组人员等还有来往,在我的字典中,朋友不必多和常常见面,有心就足够。”

拒绝复出幕后捧场

已淡出娱乐圈多年的林秋燕,早前在郑锦昌的演唱会记者会上露面,和陈美娥亦有碰面。已贵为制作公司老板的陈美娥,还极力游说她回归拍电影:“其实几年前她也找过我,可是我再三考虑后还是拒绝了,到了今时今日,我还是很直接对她说,我上至幕后投资、赞助商、下至演员、宣传策略等都要了解得清清楚楚,不想让电影偏离原本的剧本和方向。”她笑笑道:“所以说我是个很难搞的人嘛,跟我合作很辛苦的。”

然而,眼见其他同期的演员同袍至今仍在线上奋斗,难道自己真的没有戏瘾?她坦承至今仍然十分热爱演戏,现在仍十分留意本地影视圈的发展,她对周青元导演《一路有你》的成功感到雀跃,然而,同时又为一些黄腔走板的本地电影感到悲哀。

“其实本地有很多电影界的人才,然而因为商业因素,导致拍出来的成品……我觉得本地电影(电视)需要加把劲,否则很快就会走回开倒车的行列了。”她义正言辞道。

她不介意透露现在自己已经51岁,并笑言:“现在年轻的角色轮不到我来演了,到了这个年龄,我相信有了一定的历练,要演妈妈这类年老的角色也okay,然而我还在等,等一个好角色,我就重出江湖。”

睡树皮体验原住民生活

因为发展沉香木的生意,她因此也与许多原住民有接触,在看见他们的艰苦的生活后,她亦决心为这些几乎被社会遗忘的弱势社群改善生活:“他们住在森山里,睡树皮、没有衣服穿、吃的是野果、野菜,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去砍竹、砍木,又被牟取暴利的奸商剥削,生活过得很凄惨。

扛起了责任,她带着一班朋友深入深山当义工,亲身体验原住民的生活,睡树皮、吃野果、劈木材,她称:“那时候大家做好防范措施,穿最贵、功能最好的球鞋走进去,到最后鞋子全部磨烂,而毫无损伤的,是根本没有钱买鞋子,赤足陪着我们一起走的原住民。”那时候她体现到,简单其实是最快乐。

很多人以为做善事最多只是提供物资、捐款,她觉得这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所以鼓励原住民做木雕刻等手工艺品,然后摆放在她的地方寄卖,卖出后也原价回报给他们,让他们自给自足。

乐于重执主持棒

林秋燕叱吒商界,她相信女人亦能撑起半边天,相信只要肯努力,一定能够闯出属于自己的天空。一直关心社会课题的她,也有个帮助单亲妈妈的理想:“其实单亲妈妈不是弱者,只要她们愿意,一样能够为社会作出贡献,然而方式仍然一样,一味的补助只能解决燃眉之急,却不能让她们解决日后的生活,我希望自己能够为她们提供工作机会。”

看着林秋燕对社会课题振振有词,脑海中有无限个“计划书”,她笑笑反问记者:“其实我在当演员前,曾主持过一个音乐节目,其实我还蛮喜欢主持工作,如果有一天,有制作单位邀请我当这些人文社会节目的主持,我非常乐意。至于有没有机会,就要靠你们(媒体)啦。”

现时的她,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沉香堂和家里,爱犬如命的她视豢养的哈士奇犬Oto为亲身儿子般。她称:“我窝在家都可以很快乐,也不追求名牌,生活过得十分满足、快乐,现在最大愿望,应该是健健康康吧。”

性格爽朗率直的林秋燕,自十多年前离婚后,一直过着单身贵族的生活。她笑言:“我是一个没办法被捆绑的人,喜欢自由、喜欢享受生活,所以现时我很享受一个人的生活。”

离婚后的林秋燕,一直过着单身贵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