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遗言激励 张引山走对了路

 

【我们的海外冠军】 大马许多藏不住的好声音从歌唱选秀赛崛起,再冲出海外凭出色表现一举成名,为国争光,但是这一条通往梦想的路上,有的顺遂无阻,有的崎岖不平,他们用辛酸与荣耀把冠军头衔带回来大马,交织出灿烂星途。

张引山本来是个朝九晚五的公司上班族,不过内心的表演欲,促使他胆粗粗跟着好友参加歌唱比赛,而这位“伯乐”就是《偶像练习生》以第九名出道的Nine Percent成员尤长靖!张引山因为他踏上歌唱比赛舞台,累积了多场赛事的实战经验,令他站上《欢喜来卡拉2016》的舞台时,就以新派福建歌曲演绎的表演方式锁住大家的眼球,同年再战《2016全球欢喜来卡拉》也把总冠军的殊荣带回来,让大家对这位素人歌手刮目相看,也对已经离开了的爸爸有一个交代!

好友尤长靖一起征战

张引山是家中幺子,有4个哥哥、2个姐姐,而在家中排行最小,他一直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妈说我从小就有表演欲,喜欢在很多人的面前跳舞、唱歌,引起别人的注意,我还是厕所歌王,每次洗澡都可以在里面唱整个小时才出来!”

可是,张引山却从未朝歌唱方面发展,也和其他年轻人一样,在大学念会计,毕业后就在亲戚公司打工,过平凡上班族的日子。2014年,他和几个好友唱K,朋友发现他声线不错,鼓励他参加歌唱比赛。而这个好友兼伯乐,就是最近超火红的节目《偶像练习生》的尤长靖!他们俩一起征战商场的歌唱比赛,张引山第一次参加比赛,从70名参赛之中拿到第六名的成绩,而当时尤长靖拿到冠军:“这个成绩对于我来说是相当鼓舞的,第一次拿着麦克风在台上唱歌,还能被评审青睐!在一年里面,大大小小的比赛我们去了六、七十场,加上一些舞蹈比赛也有不错的成绩,造就了这段参赛之路。”

亡父鼓励把唱歌当职业

然而,这段参加比赛期间,却发生一件让张引山终生难忘的事情,那就是爸爸的过世:“那时候爸爸患癌症,病情反反复复,他在家养病,对我说:‘你还是去唱歌好啦,都是新时代了,不一定要打份工才能生活安稳,唱歌也可以赚钱啦!’”张引山心想:“我可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怎可能就这样抛下工作,全职去唱歌呢?”

那时候他参透不到爸爸这一番话,直到爸爸病重在医院插喉前,依然语重心长对他说:“做自己喜欢的事吧!”这番话才激励到他往歌唱的路上发展,促使他要快马加鞭追上进度:“我20多岁才开始比赛,比起其他职业选手来说,我起步已经算慢了其他人一大截,所以一年里面参加了那么多场比赛,目的是想追上别人的脚步和累积更多的舞台经验。”

▲左:张爸爸是影响张引山歌唱路上最重要的人物,而他亦希望在乐坛有一番作为,不辜负爸爸对他的期望。

▲右:张引山(中)、尤长靖和一个女生好友自封“BP能歌善舞三剑客”。

过于自信受打击

因为在很多场比赛都拿到不错的成绩,张引山的信心也逐渐建立,接着去参加《中国好声音》、《Astro新秀歌唱大赛》等甄选活动,奈何却没有晋级,让他的信心大受打击:“其实期间我参加过一个台湾的歌唱比赛,那时候确实中选了,可是过去台湾要一个人负担生活费,那时候的我还没有这个能力,最后只能放弃。”接二连三的挫败,让张引山的心情和情绪都跌入谷底:“因为一直觉得自己很不错,没想到参加大型选秀时,才发现自己的成绩并没有很好。”

那段低潮期,他听取评审老师的劝告,真正去拜师学唱歌:“之前我都是无师自通,就凭着自己爱唱歌的一股劲儿,抒情歌、快歌、R&B都能唱,虽然唱功说不上是最好,可是大家都一致认为我台风很好。”难怪江湖流传一句话:“要亲眼看张引山唱现场,才知道为什么他会拿冠军!”后来,他也遵从评审教诲拜师学唱歌,直到遇上生命中的转捩点——《欢喜来卡拉》。

喜获福建歌祖玛关注

2016年,张引山原本心目中要参加的是《Astro新秀歌唱大赛》,奈何主办单位迟迟未开始招募活动,结果《欢喜来卡拉》抢滩,张引山带着自我怀疑的信心上台:“我本身是福建人,不过福建话说得好烂,更何况唱歌?”那时在甄选活动,张引山看着眼前的试音评审——童欣(小凤凤)、陈薇芝和黄文升,心想:“小凤凤是福建歌祖玛,如果她举牌我就心满意足啦!”谁料举牌的只有陈薇芝和黄文升,他即使顺利晋级,也自觉走不远。

直到50强进20强的厮杀赛,他唱了以后自觉难以晋级,结果小凤凤开口说:“张引山,我会从今天开始注意你这个参赛者!”这句话仿若强心针:“能得到小凤凤的注意是要多大的运气和福气啊!”让他过关斩将杀上总决赛,直到摘下冠军那一刻都无法相信:“因为我对福建歌不熟悉,所以唱腔方面肯定会占劣势,所以我用新唱法来树立自己的风格,加上评审老师每一次的鼓励和认同,才让我一直朝着改编福建歌的路走去。”


▲左:张引山歌艺获评审之一的罗时丰赞赏。

▲右:今年在《欢喜第1等》的舞台以竞争者形式相遇,原来胡缋颐也曾经是张引山参加歌唱比赛的评审之一,算是识于微时。

退下歌台当专业歌手

不过拿了冠军以后,他又遇上人生另一个迷惘期:“之前都有老师带领,因为演出和活动关系,我把学唱歌这件事搁置了,一下子没有了军师,整个人很慌张。”享受了半年的冠军荣誉,身边人说可以开始跑歌台赚钱,张引山试过以后发觉不喜欢,他坦承:“所以我很快就说不唱(跑歌台)了,这个社会很现实,你说一次不要,之后也不会再找你啦!”

但他很快振作起来,把自己所有比赛的片段重新再看一遍,他终于发现在最自在的表演方式就是唱跳,于是反复再研究福建歌的发声、技巧、咬字,跟老师讨论歌曲改编,另外再融合舞蹈,为福建歌注入新灵魂。之后再站到《2016全球欢喜来卡拉》的舞台上,张引山运用这个优势再为自己赢得全球总冠军的殊荣,令他十分感触。原来他在两场重要的比赛中,都把爸爸最喜欢的陈雷的歌曲《欢喜就好》、《风真透》赋予新生命:“爸爸对我的影响很大,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这些歌是送给他的。”

比赛以后,正式从素人歌手走到专业歌手之路,张引山谓“这一切才是开始而已。”他称亦有想过再去参加海外选秀,但坦承有包袱,担心没有晋级时会被指指点点,因此止步这类型的赛事。幸好他对歌唱这件事乐此不疲,在2017年的《欢喜第1等》时担任神秘人、《Astro全球歌唱大赛》也和周奕斌Crossover,直到今年他正式站上2018年的《欢喜第1等》的舞台,与其他职业歌手争“冠军王”的宝座,再令他身心得到提升。

电音福建歌吸引年轻人

因为个性跳脱,张引山将《雨夜花》改成EDM(电音)版本,连制作人都说他大胆,不过事实证明这是Work的,让这首歌成为福建歌界第一首横空出世的EDM福建歌!而他也越玩越上瘾,一直做出许多改编福建歌的路线,希望能以这些新式的福建歌吸引年轻人:“台湾有许多独立音乐人还在坚持和传承着福建歌,我也希望做到这一点,让本地更多年轻人对福建歌老成、苦哈哈的既定印象中改观。”

他在7月份的《欢喜第1等》总决赛与胡缋颐、黄威尔、徐梽豪及田育慈杀到五强,而他以大热姿态和胡缋颐成为最后两强,即使最后赢不到总冠军,但他依然十分高兴:“因为这个比赛让我学习到太多东西,让我享受在舞台上‘玩’得够过瘾的感觉!”他当晚的表现,也获得小凤凤赞赏说:“可以直接签去当歌手!”单单这句话,就足以让张引山在歌唱路上继续往前冲!

 

 


赛前备受评审看好的张引山在昨晚举行的《Astro欢喜来卡拉2016》总决赛成功摘下“福建歌王”荣誉,

 

■详尽内容:第673期《风采》

想预购↓↓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