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以敏 等收获前先学吃苦

▲“我要用我的光照耀新人,我希望自己教出来的学生都是头条,这样比我自己是头条更 开心!”

柯以敏向来以言语辛辣作风见称,这次她返马为《Astro经典名曲歌唱大赛2018》当嘉宾评审,有人担心选手会被她的毒舌呛“伤”,柯以敏虽义正言辞说明“不会口下留情!”不过初赛后,她笑笑讲:“选手跟我的年龄都差不多,像来参加旧同学聚会一样!”她称已届而立、不惑年选手都带着轻松心态上场,不求名与利,只想在舞台上留下美好回忆。正如她一样,刚刚经历丧夫之痛,但她很快重新振作,并积极推广中国与大马之间的音乐文化交流。她直率地说:“我从美少女都变寡妇了,难道还要在台上矫情地打招呼、唱歌吗?光环我不要了,现在我要做可以照耀别人的光!”

返马与老朋友聚会
柯以敏在1991年参加《亚洲之声》出道,踏入歌坛后凭《太傻》、《爱我》等曲唱响亚洲,成为首批冲出海外发展的本地艺人。二十多年来,在中国发展的柯以敏以实力站稳脚步,成为家喻户晓的首席女艺人!加上她在中国多个选秀节目,包括《超级女声》(超女)的辣评也让观众指她是“言论最大胆的评审老师!”
即使这个名号得到的评价褒贬不一,可是豪爽的柯以敏直说:“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就只是做自己。”所以,刚开始知道她接下《Astro经典名曲歌唱大赛2018》评审棒子时,让大家一度有小担心,柯以敏也直白说过:“我还是会有话直说!”可是比赛下来,柯以敏对这班选手却有了不一样的见解。
没有毒舌、没有辣评,柯以敏笑言看着这班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选手,加上评审席上的周博华、郑国亮统统都是老朋友,连赖冰霞、蒋佩佩都来探班,令她有旧生聚会的亲切Feel:“跟年轻人的选秀完全不一样,我超喜欢这次类型的比赛,大家打成一片,超好玩的。”

▲柯以敏点名赞赏参与真人秀《偶像练习生》并成为Nine Percent成员出道的尤长靖,”他努力对方向,红是应该的!”。

不学基本功很丢脸
近年她专注于音乐文化教育事业,在北大青鸟音乐文化产业青春音乐学院担任院长,带着大学生进山进行《中国大学生音乐节》的项目,她也残酷点出现在的小孩子被父母过度保护、太脆弱:“很多学生都是父母砸大钱栽培、保送,他们每个人都很有才华,也很努力,有些学生的琴技弹得比莫扎特还好,可是丢一首原创曲给他们,他们却弹不出来。”
这种情况说破了小孩子按章完成课业,却少了实战经验:“所以我的责任,就是带领他们一步一步去了解音乐制作的过程,从写歌、编曲、制作到完成,要他们每个细节都了解得清清楚楚,以后出去社会才知道怎样跟人家竞争!”她爆说,试过一些歌手把一首歌唱得多出神入化、拍案叫绝,但是丢歌谱给他,却连大调小调都分不清:“真的丢死人!”所以她才如此重视基本功,管你有超漂亮超帅的脸蛋,打好根基才来谈:“而且当艺人要懂得谦卑、时刻保持学习态度,态度不好会毁掉你的一切!”

▲柯以敏回来担任《Astro经典名曲歌唱大赛2018》的评审,却不再当“毒舌”,反而能与选手打成一片,对她来说是轻松又开心的一次。

推广马中音乐交流
她称初时在中国演艺圈发展,选秀酬劳才只有几千块,还要做足12小时,按当时比例连普通技工的时薪都不如,可是靠着这一点点累积,现在她的每集酬劳可过六位数:“如果我当时不做,今天这些是怎样得来?”所以她奉劝年轻人,要有收获得先学习吃苦、吃亏,总有一天努力会得到回报。
这次回来,柯以敏也积极推广马中之间的音乐文化交流,今年适逢《娱协奖》30周年,当年曾得过《娱协奖》新人推荐奖的柯以敏,希望能把这个大马盛事带到国外:“或许可以把大马的歌手带去中国发数字专辑、到音乐频道宣传,也把中国的原创音乐带过来,这种互相交流才能带动两地音乐发展。”
柯以敏说:“不止年轻人在学,我也在学习呀!”可是说到幕前的发展,她现也不求什么办大型演唱会、走红地毯这些露脸的场合:“我已经过了(这个阶段),我要用我的光照耀新人,我希望自己教出来的学生都是头条(新闻),这样比我自己是头条更开心!”

▲走出丧夫之痛,柯以敏与女儿豁然面对一切,一起在北京生活。

(部分图片来源:互联网)

 

■详尽内容:第676期《风采》
订购杂志 http://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