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父棍下长大 庄学忠:体恤爸爸苦心

每逢双亲节,身为子女的必会歌颂母爱与父爱,马来西亚“冠军歌王”庄学忠虽子女长期不在身边,但庄学忠早就习惯,也乐得自在。

今年55岁的庄学忠,在1986年完成3件人生大事,除了结婚和升格当父亲,也在同年发片当歌手。出道32年后,他首次选在父亲节的月份,即6月23日晚上8时,在吉隆坡冼都王岳海礼堂举办《忠爱一生》2018庄学忠个人演唱会。
他透露当天将选唱多首歌颂父亲的歌曲,尽管孩子在国外不克出席,身为人父的他却不失落。

▲ 庄学忠对父母的养育之恩,感激于心。

尊重孩子选择

马来西亚“冠军歌王”庄学忠与太太黎伊美是初恋情人,两人婚后育有两男两女,长子今年32岁,最小的女儿也已满20岁。孩子成人后纷纷选择到国外念书或就业,虽长期不在自己身旁,但庄学忠早就习惯,也乐得自在。

今年55岁的庄学忠,在1986年完成3件人生大事,除了结婚和升格当父亲,也在同年发片当歌手。谈到教育孩子,他对孩子采用开放的教育方式,从不强迫孩子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跟太太的共识是,孩子想做什么,我们不要反对他,只要他想做、想走的路是正确的,我们就鼓励他。”

他举例,4个小孩从小都有学音乐,而夫妻俩会遵循孩子的意愿,让他们学自己喜欢的乐器,尽管有的半途放弃,他也选择尊重,更不强迫孩子继承衣钵。

▲ 庄学忠念初中三时和弟妹及父母的全家福。

女儿遗传唱歌天赋

“严格说起来,真正喜欢唱歌反而是两个女儿。排行老二的大女儿唱唱下,也没有往这条路走,她台湾大学毕业后,跟先生到美国去生活。小女儿可能会走音乐这条路,她现在在日本念音乐系。”

马来西亚音乐市场不易走,身为父亲的他一方面想要支持女儿走上音乐路,另一方面又担心她会走得很苦,如此矛盾的心情,相信每个父母都能深刻体会。

“开始的时候这个女儿原本想要去欧洲学古典音乐,我跟太太分析给她听,如果学古典音乐当然比较高格调,但是出路不够广,只限于演奏或者艺术性音乐会。我觉得如果要找生活的话,可能学古典比较难一点。如果去日本学流行乐,她回来不管做哪一行,机会都比较大,最后她也接受,毕竟年轻人也是比较多接触流行乐的。”

女儿前往日本升学前,早就展现音乐才华,协助爸爸编曲、和音等。至于女儿毕业后,会否出面资助她发片?

“我没有想这个问题,我不希望她把期望和精神寄托在发片上。而且我觉得这个女儿不会只想当歌手,她比较倾向于幕后如编曲、录音、伴奏、制作等。”

▲ 父亲2011年过世前,于2008年与父亲庄绍荣及母亲谢玉菊在家中品茶时摄。

棒打教育下长大

庄学忠在家中是长子,下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父亲虽过世近7年,但父亲对他的管教,至今仍历历在目。

“我小时候很顽皮,左邻右舍到处跑,一发生什么事情,邻家小孩来投诉,爸爸会不由分说先痛打一顿才来问原因。那时候会觉得很委屈,爸爸每次没有先搞清楚,都先打我,会有点埋怨,这也是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

他跟一般的小孩一样,当下难免会埋怨,再加上自己是家中长子,父亲对他的严格和期盼相对更高。

“照我个人的分析,身为长子,如果家庭富裕,一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的会很幸福;但像我们比较穷苦出生的,通常长子都是爸爸在打拼最辛苦的时候,那时候可能是爸爸脾气比较暴躁的时候,所以吃苦、被打、挨骂最多的,应该就是老大、老二。爸爸的生意开始上了轨道,家庭也开始稳定下来后,通常最小的比较得宠。”

▲ 2017年庄学忠在家中与太太及老大锦鸿、老二雪菱、老三镇华、老么淳薇合照。

为孩子树立好榜样

正因为这样,小时候的他一度认为父母偏心,直到长大后懂得分析、思考,这才明白父亲的苦心。

“这个感觉在我当了爸爸后,更能深切感受到。尤其上一代,父亲对我们的关爱,还是属于比较传统,就是有什么事情会先打,爸爸是很有威严的,所以我对爸爸是又敬又畏。不过我始终觉得父母是孩子最大的借镜,父亲做什么,孩子会跟。像我爸爸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我们4个兄弟姐妹也都这样。”

自己当了父亲后,他与太太没有刻意区分谁扮演白脸或黑脸的角色,但他觉得奇怪的是,孩子有什么要求,通常先跟妈妈讲,妈妈再传达给他听。

“一般上,我99.99%都不会反对,因为只要他们想要的东西没有问题的话,我一定答应的,不过可能是孩子觉得跟爸爸讲会有一点难度。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中国人几千年下来都是以母系社会为主。从小我们跟妈妈比较多,会跟妈妈无所不谈,而爸爸要养家、打拼,一般给孩子的感觉比较凶和难沟通,所以我觉得这无可厚非。”

———————————————
■详尽内容:第670期《风采》

想预购↓↓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