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协30• 回顾】当年宣布不拿娱协奖 光良后悔了?


 

·使命·以行动支持本地音乐

 
如果说《娱协30》是一个里程碑,那光良必定是这个里程碑里重要的一员,因为他在《娱协奖》创下各项“个人纪录”,包括保持多年来从未缺席的纪录、首个宣布不再拿奖的歌手、首位被《娱协奖》委任的“宣传大使”,每一项纪录都绝非偶然。

从刚出道时以光良品冠组合的二人姿态,到单飞后一个人独自撑场;从举凡有奖拿就好,到宣布不拿奖,每一个阶段的光良都有不同的心情。“以前参加时都是很开心的,没有想太多;现在听到《娱协奖》还会再办,心情是很兴奋的,也会在想:还好还有办啊!哈哈!”

原来,在2015年的《娱协奖》之后,曾有消息指《娱协奖》后继无人,很可能停办,让光良觉得十分婉惜。如果《娱协奖》不办了,那大马华人的音乐还剩什么?从开办以来,作为非盈利的颁奖典礼,《娱协奖》都不受任何商业因素影响,秉持着公平公正的办事方针,只为了让大家听见大马的好音乐,给音乐人的努力一个肯定。因此,即便筹委会再困难,也想尽办法让《娱协奖》的香火延绵。

当然,《娱协奖》可以持续再办,音乐人的支持与认可也起了非常大的鼓励作用,以光良为例,自出道以来,他就未曾缺席任何一届的颁奖典礼,即使宣布不再拿奖,也未曾影响他支持《娱协奖》的心。

光良笑说,对于“从未缺席”这回事,他从来都没有想太多,每两年的出席就像是呼吸这么自然!
 

1996年,光良品冠凭《掌心》获得最佳原创金曲奖、最佳作曲奖以、最佳新人奖、现场投选最受欢迎本地原唱歌手奖及10大原创金曲,也是他们在乐坛得到的首个奖项,从此踏上海外乐坛之路。
 

回来看看大马乐坛变化
 
“每一年回去参加《娱协奖》,都让我重温刚出道的感觉,同时也有一种全新的感受。因为我很少在大马,而乐坛的变化很大,我常常不知道大马乐坛在发生什么事?不过,我回来就是为了支持本地音乐,看看他们得到什么成绩,虽然很多时候我都不认识他们。”

光良犹记得,当年他出席《娱协奖》时,发现大马有一位很捧的歌手,叫曹格。两人在后台碰面时,曹格给光良递上了自己的专辑,光良把专辑带回台湾滚石唱片公司,看看双方是否有合作的机会。但在阴差阳错之下,曹格遇见自己生命中的贵人,尔后成为了光良的师弟,所以才有了《少年》这首歌。

“虽然曹格加入滚石并不是因为我,但他加入滚石只不过是在不同时间点发生的事。我可以看到他在《娱协奖》获得鼓励,也让大家看到他的才华,甚至看到大马音乐在改变。”
 

光良和曹格的缘分可说是始于《娱协奖》,而后才有了《少年》的合作。(图片翻摄自《少年》MV)
 

·战绩·承让新声音上位

 
如果大家记性好,应该记得在《2006年娱协奖》颁奖典礼上,光良的椅子是坐不暖的。那一年,光良凭着《童话》专辑里的同名主打、《少年》和《天堂》,横扫11项奖的16个奖座,整场颁奖典礼下来,他在台下坐不到10分钟,台上又宣布他得奖了。

隔两年,轮到他的师弟曹格发光发热,而光良则在此时宣布不再角逐《娱协奖》,但依然会出席支持。不拿奖为了助本地音乐人一臂之力?光良笑说:“我没有那么伟大,我只是希望舞台有新声音、有新的脸孔和新的焦点。”

未料,近年来光良却被一个问题所困扰。一直以来,凡是“十大原创歌曲”得奖歌曲,娱协都会为其颁发3座奖项,即演唱歌手一座、作词人一座、作曲人一座,以示公平及鼓励。然而,当他宣布不角逐奖项时,竟在无意间让为他写歌的音乐人也一并失去了角逐奖项的机会!这是当初光良作出决定时所始料未及的。“如果我演唱的作品是大马创作时,究竟我是否该报名角逐啊?我本来的意愿就是希望从让更多人可以听见大马新晋音乐人作品,可是如果因为我不角逐奖项而不报名参加,这些好的音乐人就失去曝光机会;可是,一旦我报名的话,我说话不算话了!”
 

不想埋没人才
 
原来,光良新专辑《九种使用孤独的正确方式》同名主打的作曲人陈信延,和光良之间有一段渊缘,促使光良希望这位音乐人的才华,可以让大家看见。当初在发行《第一次》专辑时,唱片公司曾为光良举办全球征选新歌歌词,为当时只有曲的《第一次》填词,而光良将会演唱得奖者的作品并收录在专辑内,陈信延正是当年的十强之一,更特地从大马飞到台湾领奖。

由于并非大奖得主,因此陈信延的词并未被光良所采用,然而,却有其他唱片公司发现他的才华,自此,他便留在台湾工作,开创了他的创作历程。陈信延曾经向身边友人透露,他的心愿就是要让光良唱他写的歌,没想到事隔16年,他终于如愿。

“在为《九》选词时,我并不知道陈信延当年曾与我擦身而过,妙的是,他是十强中唯一的大马人!是我把这颗种子带来台湾,十多年后我们再结缘,缘份是如此不可思议!”

陈信延个性低调但却具有才华,光良希望大马人可以认识他,所以想借《娱协奖》的平台将他介绍给大马观众,但却苦于自己早已宣布不角逐奖项,因此,陷入两难的光良苦笑着问,他应该怎么办?
 

《2006年娱协奖》光良横扫11奖项,成为当晚大赢家,更是光良出道以来第一次以制作人的身份获奖!
 

·鼓励·海内外音乐交流

 
随着时代变迁,光良认为,作为本地音乐人最大鼓励的《娱协奖》也许应该就此作出调整。他举例,《娱协奖》规定,专辑必须有特定比例的大马音乐人参与,才有资格报名。

光良一直鼓励本地音乐人多与国外音乐人交流合作,打开视野,然而在这一点上,《娱协奖》似乎起不了鼓励性的作用。他说:“如果有一位很出色的大马制作人,他到世界各地去和不同国家的音乐人合作,整张专辑中只有他一位大马人参与,因此他的作品达不到参赛的门槛。难道他真的不够好吗?或许他也需要被鼓励。”光良不讳言,华人音乐本来就难经营,《娱协奖》的精神和理念,都给本地音乐人一个很大鼓励,因此应该继续坚持办下去。然而,时代在变,大家听歌的模式也变了,娱协应该冲出海外,在奖项方面不再区分本地或海外。
 
娱协应冲出海外
 
“相比起以往,歌手较被动,只有在一定区域获得好成绩之后,公司再决定是否把歌手带到海外。但是现在网络发达,世界已经变得无障碍,只要是好作品,就会被大家听到,音乐人也可以知道自己的市场到底在哪里。”

只可惜,若参与专辑的大马人比例不符合参赛规定,就无法报名角逐,这一点让光良觉得矛盾,也无法符合《娱协奖》的精神。“这种感觉就好像我们锁起门在做,但一旦门打开了,我什么都不是。我鼓励音乐人到海外和音乐人交流,这是进步,但和《娱协奖》的规矩却是背道而驰,我希望这一方面可以调整。”

作为《娱协奖》的“模范生”,光良语重心长表示,《娱协奖》必须知道举办这个奖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让本地音乐人的作品被看见,如果《娱协奖》可以再下功夫,让这个颁奖典礼可以引起海外媒体的注意,那才是给本地艺人的一个机会。
 

光良认为,无论获奖与否,音乐人更重要的是知道如何继续经营自己的音乐事业。

 

■详尽内容:第662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