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采 > 风采推荐
吴金英周身刀,张张利!

【第654期】婆婆妈妈吴金英 演足50年不言休

专访:余卉•摄影:Steve Wai



■吴金英是观众心目中熟悉的“婆婆妈妈”。


吴金英档案·

婚姻状况: 已婚、育有两女一男
作品: 《芭山恩仇》、《己子当归》、《戏缘》、《我主风云天算不如人算》、《抢钱一族》等

资深女演员吴金英是观众心目中熟悉的“妈妈”或“奶奶”(婆婆)之一,她尖锐的嗓音更其特色之处,不用盯着荧光幕,听到声音就知道是她本人。19岁与舞台剧结缘的她,自此与演戏结下一辈子的缘分,从舞台剧、广播剧、最早期的电视剧《四喜临门》、山水、HVD到现在,吴金英在每一个阶段都以“局内人”的身份参与其中。常言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吴金英亦在当中经历过人事变迁、事业高峰低谷,唯一不变的是她的“初心”,她语气坚定道:“要用心去对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

舞台剧·演出逼真观众看到哭

想当年,求学时期吴金英的丈夫经常帮助谢金福(戏剧界著名导演)处理幕后的工作,一次吴金英观赏《梁上君子》(1965年)的演出,让她觉得演戏好过瘾,于是萌起加入戏剧研究社的念头。后来,谢金福老师筹演《憩园》舞台剧,相中了吴金英演杨寒儿的角色。

吴金英笑笑说:“杨寒儿是个10岁的小男孩,当时我已经19岁了,为了那部剧,我剪掉了长长的秀发,还要束胸演出,是我一生中难忘的经历。”据闻,当年吴金英的演出获得各界好评,还曾有报导写道“演技之佳,的确出乎意料,如果再接再厉,不难成为一个成功的演员。”

她说,当年《憩园》是剑桥会考华文课本的科目之一,剧本都忠于原著,那时候她参演《雷雨》,很多学生都排队进场观赏,许多同学看到投入还大哭。她直言以前办舞台剧不容易,服装、道具、布景和声效都要靠人手一手一脚去做出来:“现在什么都有电脑监控,以前舞台上下一场雨,工作人员要在后台用铁片、烧焊工具等制作声音和视角效果,真的尽心尽力。”

广播剧·全国巡演大受欢迎

后来吴金英也在大马电台(现时的爱FM)参与不少广播剧、学校广播剧(学生教学节目),她形容60、70年代的大马,几乎没有本地制作的节目,就连广播剧都是一星期一次转播香港制作,所以电台才决定要搞一个属于本地的广播剧。吴金英当时跟广播界之星蒙润荣等都是同期广播员:“那时候我的声音比较尖,所以大多演的都是刻薄、泼辣的角色。”

因为节目大受欢迎,他们一大班联手主持的《欢乐时光》更从录音室内搬到户外演出,当时该节目在全马巡回演出,风头十分劲!该节目之后更进化到出版胶片,而且张张都大卖。

吴金英讲述当年发生的小插曲:“记得一次我们的主题是茨厂街,讲述当时的情景,有热闹、欢庆及黑暗的一面,结果录制好以后,茨厂街竟然不让我们卖这张胶片,我们当然不依,最后胶片如期发行,销量还很好。”吴金英谓,当年因《憩园》大受欢迎,还成了首部搬上电视的舞台剧,该剧改编成19集的电视剧,当年风头一时无两,为大马舞台剧界、影视界写下辉煌的一页。

她直言,当年《四喜临门》、《两家亲》等带起本地电视剧的风气,奈何依然受到很多人的批评:“即使我们听到很多人批评,但我们都坚持做下去,我们没有经验,唯有努力去做,连我们都放弃的话,接下来如何进步?” 回忆起拍剧的点滴,她笑言:“当时都在录影厂内拍摄,画面比较呆板,记得一次男演员太入戏,一巴掌打我,我整个人跌出画面外,吓得导播面青唇白!”



■吴金英是观众心目中熟悉的“婆婆妈妈”。



面试·老板三度邀戏被拒

后来,吴金英机缘下加盟山水制作公司,她爆说,当年不知山水招考演员,结果截止之后,被相识的老板调侃“你看不起我们?不进来吗?”她笑笑回答“当然不是,只是不知情。”但是提到山水,吴金英都相当感触:“当时山水开拍《芭山恩仇》,声势多么浩大,我们有很大的录影厂、香港演员都来加盟,拍这部剧甚至封了马六甲荷兰街两个星期!”正当大家怀着希望,奈何山水在短期内宣布结业,令大家十分愕然:“当时内部用人不当,资金过于挥霍,我们作为演员看在眼里都知道不妥,没想到就这样一瞬间就没啦。”

吴金英在山水解散后,也曾被朋友游说去做直销,她坦言虽然那时候工作一脚踢,不过都是靠自己双手打拼赚钱。

后来HVD成立,吴金英也没有即时加入,她爆说,当时收到一个电话,指定要我去演一个佣人的角色,推了三次,对方都依然坚持,吴金英最后被说服接演:“到了片场,我的角色只是开门、关门,说实在的心里觉得很没有瘾,只想赶快做完就算,拍完没多久,对方又打来叫我补戏,我实在是不想再回去,结果遇到傅志坚跟我提起HVD的合约内容,我心想还不错,决定加入HVD,后来才从老板口中得知,原来那个工人角色是一个‘面试’,搞到我哭笑不得。”

专业·挨巴掌无怨言

人人都讲郑裕玲“郑九组”成为影视界传奇,吴金英说HVD全盛时期,在街道上,到处都见到HVD摄制队的车:“我一个人都要跑好几部剧,虽然辛苦,但是很开心。”

当时拍剧遇到很多香港演员,吴金英有一次饰演郭峰的太太,剧本交代他要扫她耳光,奈何借位几次都演不到位,吴金英直说:“干脆直接真打吧!”结果郭峰一下手,连她的耳环都打飞,力道十分惊人,吴金英轻描淡写说:“拍戏就是这样。”

HVD在1997年金融风暴时开始解散,演员也逐批被遣散,吴金英在2000年时正式离开HVD:“我是最后一批离开的演员,当时老板握着我的手说,很舍不得我,其实我又何尝不觉得可惜。”

待人以诚·获信任现钞交易

后来,吴金英也在辗转间加入富贵集团的销售部,她谓,与富贵集团大老板识于微时,当时对方仍在创业阶段,万事起头难,吴金英以中介人身份介绍客户予他们,直到2000年离开HVD,她才正式加入富贵集团打拼事业。

做人做事光明磊落的她直言:“我向来做事问心无愧,即使现在做销售,但也没有大富大贵,因为我是用心去服务大家,不会因为见钱开眼,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试过一次一个老太婆把一大叠钞票交给我,我自己都害怕,但是她却对我放心,所以我相信自己的做事方式,也得到客户的认同。”

吴金英近期也有参与舞台剧的演出,她笑言对于重归舞台感到兴奋:“现在回望过去做过的,都总算没有白活,我不祈求太多,现在还有工作能力,就多挣一些钱,为自己未来的生活做保障吧。”



■吴金英周身刀,张张利!



■完整报道: 第654期 ; 预购《風采》 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