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Baby高价配套 淫尽互联网

 

卖淫组织利用通讯软件建构起一个庞大的色情网络,以微信群组和Whatsapp作为介绍平台,通过互联网将魔爪更大范围地伸至女性身上,诱惑美少女上钩,用互联网创出一条新“淫”路!

骗子亦不落人后盯上这全新商机,搭上卖淫业者的顺风车,瞄准年轻美眉懵懂无知、不识人间险恶,利用她们急迫用钱的人性弱点,以赚快钱为名,实为借各种荒谬理由骗取她们的钱。

事后,她们勇敢站出来利用自己作为血淋淋的现实例子,劝诫各位女性勿步上她们的后尘,更别企图出卖肉体赚钱。

>援交女被骗入火坑现身说法

国外的卖淫集团早已紧跟时代潮流,卖淫勾当已从线下发展成线上,不料这股歪风也已蔓延至马来西亚,并悄然在此蓬勃发展,形成无形却巨大的黄色网络。

在这类非法生意发展迅速的情况下,自然也牵涉了许多不幸被哄骗入火坑的女子,不法集团滥用科技的便利接近未经人事的年轻女性,诱她们堕入出卖肉体的陷阱中,自此她们只能活在暗黑雾霾中浑浑噩噩度日,再也无法坦然走在阳光下,更无颜面对家中年迈父母。其中,也有部分女子用青春肉体换取钱财,以期少挥汗奋斗数年,怎知实情是被老千以卖淫为由惨遭骗钱,令她们更感羞耻,愧于接受自身愚笨。

此次《风采》寻到两位卖身不成反被敲诈的女性,她们是不幸但同时也是幸运的,不幸的是遭遇金钱上的损失,幸的是她们仅一时动歪念头险误入歧途,如今及时回头,仍可重新选择脚踏实地以正当途径赚钱,坦荡抬起头来做人。

 

阿英的故事年龄: 22岁✦身份: 销售员✦被骗过程: 通过群组成员“水晶”被骗拍裸照“赚钱”,最后反而被对方勒索。

▲ 面容清秀的OL阿英、五官秀丽身形丰满,她十分懊悔一时冲动为钱售卖自己的裸照,想不到后患无穷。(小图)阿英(左2)不愿容貌曝光,身穿红色外套、戴口罩及鸭舌帽,在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罗添权(右2)、委员马锈兰(右1)和马华霹州妇女组署理主席蔡依真(左1)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揭露被骗卖裸照反遭勒索的经历。

 

拍裸照赚8000至万2 ?坠入女老千陷阱

当《风采》记者初见阿英,她眼神灰暗、双眼红肿,即使在母亲的陪同下也无法安抚她的担忧,苍白的脸色及双手紧握加上忐忑不安,足以了解这起裸照事件对她的深切影响。在这段時日里,她始终难以忘怀曾被欺骗拍摄裸照的不堪记忆,更恐惧裸照不知何时会被传播至网络,此事宛如梦魇般紧紧纠缠着她不放,叫她难以喘息透气。

在访谈过程中,阿英始终不愿开口道出被骗始末,间中也不时露出痛苦神情,对她来说这件事实在难以启齿,然而她却希望让更多人警惕这类卑鄙欺诈手法,只能由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罗添权代为陈述,她在旁补充细节。

22岁的阿英出身于怡保巴占的一户普通人家,自中学毕业后不再继续升学,开始了打工生涯,于一家外国食品出口公司担任销售员,也加入了公司的微信群组,该群组成员包括了公司老板、员工及客户。

游说阿英·卖裸照赚快钱

于去年11月13或14日,阿英接获其中一名群组成员“水晶”的私讯,
阿英说,水晶不曾亲临公司店面,因此她未见过她,也无从得知她的真实样貌。至于水晶微信头像的女性照片是否真为其人,罗主任则对此抱持怀疑态度。

据罗主任所述,水晶利用约半个月的交谈时间博取阿英的信任,待阿英将她视为朋友后,瞄准时机于12月1日上午11时起多次游说阿英售卖自身裸照赚快钱,她不断哄骗阿英拍摄8张裸照即可赚得8000至1万2000令吉。在巨额钱财诱惑下,一般人难免丧失理智思考,阿英一念之差便答应了水晶的要求,在公司厕所里拍摄了各角度方位的裸照。

30张裸照·万5令吉为饵

阿英低声说道,水晶不断嫌弃她拍摄的角度不好,要求她不断再拍,且必须在照片中露脸,最终达成协议30张裸照以1万5000令吉成交,“她答应我会在数天内删除裸照,当时我相信她。”

阿英当时很矛盾,她渴望赚快钱却又深觉售卖裸照不妥当,发送照片予水晶后便迅速从手机中删除,不愿再看见自己的裸照。她原以为随后收到钱后便可高枕无忧遗忘此事,怎料她在数小时后即收到水晶的微信威胁信息,要胁她支付5000令吉换回裸照,否则将在脸书和公司群组公布她的裸照。

阿英原本还不以为意,细想之下才发现水晶先前的可疑言行似乎早有征兆,惊慌之下决定对父母坦白受骗始末,而后请求罗添权主任帮忙追查老千水晶的行踪。

幸好阿英的家人知道此事后,都支持她,并鼓励她勇敢面对,“爸爸带我去报警,哥哥姐姐也支持我。”

面对水晶的多次无理威胁,阿英坚持不愿交付照片赎金,因为她非常清楚,一旦开了头此后便是无底深渊。因此阿英将计就计,详装愿意付勒索金,取得对方的银行户头号码,经查证发现该CIMB银行户口的户主是一位名为“Samy Muthu”的男子。

这让罗主任和阿英更加确信,水晶由始至终都在撒谎欺骗阿英,其真实身份笼罩重重疑点,唯一可以确信的是水晶接近阿英的目的在于骗得裸照后勒索她,以获得金钱。

妈妈发现·阿英出现自残现象

访谈结束后,一直在旁静候的阿英母亲突然情绪激动落泪,向记者表示阿英在经历此事后情绪极不稳定,“阿英是被别人骗,她不知道外人很厉害撒谎骗人……”她哽咽说道,阿英甚至疑出现自残倾向,以锐物刮手腕,令母亲甚忧,为母者劝导不了女儿,只能通过泪水宣泄内心的恐慌不安,阿英仅在旁低头不语,默默倾听母亲的悲痛倾述。

随后两母女相互扶持离开,尽管未来道路不易走,但因有家人陪伴,即使犯错也不可怕,只愿阿英能从中吸取教训并继续勇敢往前行,就是对母亲今日落下的泪水所做出的最好弥补了。

Amy的故事年龄: 22岁✦身份: 大学生✦被骗过程: 加入“甜心宝贝”(Sugarbaby)包养兼职赚学费,反而被骗万元。✦被骗款项: 被逼付订金与手续费RM11379.55

▲ 大一女生Amy(背对镜头者)亲述遭Mike逐步欺诈了1万多令吉的过程。

 

未赚钱 被骗万元定金

同样在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罗添权的安排下,《风采》与另名遭老千诈骗的女子Amy(22岁,大学生)见面,以详细了解她的上当经历。与阿英相比,Amy淡定得多,虽仍然惊魂未定,却坚持勇敢完整诉说事件始末,盼能给予众女性警惕勿上当沦为下一个受害者,惟她希望能对其身份保密,不让家人朋友得知此事,以顾及他们的感受,并保全自身名誉。

为筹学费·应征援交赚快钱

Amy来自吉隆坡沙亚南,就读霹雳州某大学,家中有多名兄弟姐妹,造成父母经济压力沉重,无法供Amy就读大学,Amy只能通过打工赚钱靠自身努力筹学费。“我都是赚够一个学期的学费后,再继续就学,目前因无能力缴付学费,已暂停2个学期,仍是Year 1学生。”Amy称,她的学习表现不错,尽管环境逼人,Amy坚持再苦也要完成学业,不断打听从事推销员之类的工作机会,更曾同时打三份工,承受着许多同龄女生不必忧虑的经济烦恼。

于去年11月,Amy收到一则来自陌生手机号码的Whatsapp讯息,对方自称Mike,头像仅放置卡通图案,以英文询问她是否正寻找工作。随后Mike表示他隶属于一家总部位于柔佛的公司,可替她安排“甜心宝贝”(Sugarbaby)包养兼职,收入不菲。“Mike说是通过我的其中一位女性朋友得到我的手机号码,该女生可以因此得到1000令吉的介绍费,据说她已替Mike工作了半年,担任卖淫及介绍人的双重身份。”

在Mike的花言巧语攻势下,缺钱的Amy无法不被说动,她心想只要赚够了学费,便金盆洗手不再重犯。她回忆,Mike让她从“甜心宝贝”工作配套中作选择,包括陪酒、陪游、陪睡服务。“在我选择陪睡后,原本Mike希望我选10次陪睡赚取1万令吉的配套,但我担心尝试后无法接受,便选择6次赚取6000令吉的配套。”

Mike声称之后会通知她前往八打灵再也的酒店进行性交易,但也必须先缴交2000令吉作定金。欲快速完成工作筹足学费的Amy不疑有他便掏出存款汇给Mike,此后Mike再以保证金、手续费、GST等理由,于短短12天内要求Amy 共8次汇款予他,总额达1万1379令吉55仙,令人咋舌。“Mike承诺,待我完成配套中的工作后便会将订金和薪资一并交予我。”

被骗巨款·朋友也中诈骗圈套

之后,当Mike第9次向她开口要钱,她深感不满并起了疑心,要求Mike提供公司总部电话号码,让她打去查证订金详情,这时Mike恶言相向,不愿给予她明确答复,Amy不甘遭欺骗,这才前来寻求罗主任的帮助。对于被骗去的巨款,Amy绝望说道,“我向数位朋友总共借了1万令吉,如今她们已在追问我何时还钱。”

她也透露,另名19岁朋友Denice在得知她到处借钱的理由后,也称被Mike骗了2000令吉,并提供Mike的面子书人头照。

虽然做不成这份工作,但Amy坦言,当她得知这是骗局,反而松了一口气,“其实我在答应成为甜心宝贝后已经后悔了……” 面对外界的批评眼光,Amy无奈说道,“我考虑了许久是否应出面解释这起事件,外人会觉得我怎么如此不自爱,但我是迫于无奈才接下这份工作,我必须赚钱完成学业,才能考获文凭出社会工作。”

Amy坦言,她与父母缺乏沟通,亦不敢向父母透露此事,只能独自一人默默承受这份压力。若非家庭环境逼人,Amy也不必出外打工,遭遇这等糟事,但她却不埋怨,“我不曾怨父母无法提供优越的生活条件,唯有靠自己打工赚钱,接受命运安排,如果想得到什么,我就再努力些取得。”

此外,坚强的她也选择鼓起勇气向大众揭露这起欺诈事件,以自身经历劝诫其他女性,如今社会存在如此卑劣的诈骗手段,女性切勿为了赚快钱而轻易上当。她也承诺日后会自爱,不会再为了高酬劳而出卖肉体,反会踏实靠努力赚学费及还债。

▲ (左)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前排右)、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罗添权(前排左)陪同Amy(前排中)召开记者会,控诉卖身不成反遭一名男子Mike欺骗了约1万2000令吉的巨额,令她生活陷入困境。
▲ (右)自称为Mike的这名男子欺骗了Amy和Dennis的钱,随后便逃之夭夭,下落不明。

 

记者设套与淫媒对话实录 >淫媒Ah Keong: 这份工作很安全

据Amy所述,Mike已不接听她的电话或回应她的Whatsapp简讯,她无法追讨失去的大笔“订金”,使经济状况原本就不佳的她深陷缺钱困境,甚至无法承担日常生活费用。

《风采》秉持挖掘真相的信念,尝试联络Mike,以揭发这不法集团的内幕,却得知Mike已离职,如今是由一名自称Ah Keong的男子接管这本归属公司的手机号码。记者以需赚快钱买屋为理由,博取对方信任,借此询问该集团的营运细节,更深一步了解这不法集团。重点对话如下:

记者:Hi,请问有工作可以介绍吗?
Ah Keong:你在找什么工?
记者: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赚钱的吗?
Ah Keong:所有交易都是极度隐秘和谨慎的,重点在于赚钱快速和自由工作时间,可以分成单独生意(On jobs)、陪同出席派对场合的(Party girl)、陪游(Travel companion)、甜心宝贝(Sugarbaby)。
记者:Party girl比较安全,能拿到多少钱?

【每项工作都是安全的,我们只接待高端客。】

Ah Keong:On jobs是每单1100令吉至2500令吉,Party girl是一小时300令吉,Travel companion是每天2500令吉,Sugarbaby是每月8000令吉。每项工作都是安全的,我们只接待高端客人。
记者:我需要钱,但是……
Ah Keong:但是什么?这工作是安全和隐私的,不会有照片或透露交易细节给外人知道。这是暂时性的赚快钱工作,不要一直做,当成外快,赚了就走。
记者:那些女生通常会选择哪项工作?
Ah Keong:Sugarbaby不需要一直换不同客人,可选陪游。
记者:你们对女生有任何条件吗?当工作进行时。
Ah Keong:外表可以、态度友善和会社交,不需要其他任何技巧。
记者:上面的价钱是我可以拿到的全价吗?

【你介意我问为什么你需要钱吗?】

Ah Keong:是的,中介津贴已经扣除了。完成工作后会通过银行转账付款给你们。你介意我问为什么你需要钱吗?通常女生都是为了名牌和旅行,有些则是要赚钱买车。我的劝告是赚够了就停止,不要过度花费你赚的这笔收入。给你一个身为朋友的劝告,如果是为了把钱给男人或男朋友,你最好别浪费时间,我看过太多例子了。
记者:几时可以开始工作?
Ah Keong:今天就可以。
记者:其实我有问其他朋友介绍其他这类快钱工作,但是好像都需要交付定金给公司先?
Ah Keong:是的。
记者:你们也需要付定金吗?为什么?
Ah Keong:防止女生偷窃、客人丢失物品,有很多这类案件啦。
记者:可是我还没有从你们这里赚到钱对吧?你们也需要吗?
Ah Keong:不需要,还没赚到钱为什么要给定金?
记者:ok,我有朋友也替你们工作,她介绍我的,你就是Mike吗?

【你付出肉体来换取金钱是不会后悔的。】

Ah Keong:你付出肉体来换取金钱是不会后悔的。不,Mike已经辞职了。
记者:那你叫什么名?
Ah Keong:Ah Keong。
记者:真的不需要给定金吗?
Ah Keong:不必。
记者:因为我朋友提过定金的事情,听说蛮高价的。她是说工作前要先给定金啦,和有配套之类的。
Ah Keong:不是每项工作都需要定金啦,除非是配套或是高级服务。
记者:为什么?
Ah Keong:有些中介需要女生支付定金或者订票用。有些女人最后一分钟突然放飞机,然后这些费用谁来承担?
记者:ok,明白了,有多少个女生在你手下工作?
Ah Keong:我是新人,8个。
记者:所以你是扮演中介Agent的角色吗?
Ah Keong:不是,我负责接订单和安排日期。
记者:其实你们的公司主要在哪里?公司有多少人?你们之前有被警方注意到吗?
Ah Keong:很多在吉隆坡、新山、槟城。
记者:你们有怎样的高端客户?
Ah Keong:看情况。
记者:通常是已婚男人?
Ah Keong:不一定,我们不问这么详细的客人资料。
记者:你说可以今天开始工作,不必签任何合同吗?
Ah Keong:不必。
记者:需要给多少定金?
Ah Keong:不必,你选哪项?
记者:之前你说的要付定金的配套和高级服务呢?
Ah Keong:不必,除非是陪游,要先付自己的机票钱,之后才报账拿回钱。

>不需付定金的疑惑

随后记者以需要时间考虑为由,中止了与Ah Keong的谈话。

从上述对话中可得知,Mike自从欺诈Amy后便离职,自此行踪不明。

此外,经过记者反复确认试探,Ah Keong始终坚定表示不需要事先支付定金便可开始工作,那么究竟这起发生在Amy身上的遭欺诈1万1379令吉是Mike个人擅离职守的老千行为,或是这不法集团眼见东窗事发才改变营运方式,则不得而知,暂且留下了一个疑问号。

▲ 罗添权呼吁大众谨慎使用通讯媒体,勿胡乱添加陌生人为微信友人,以免让老千有机可趁。

 

>受骗年龄 17至23岁

访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 罗添权·

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罗添权目前已任职第5年,不遗余力地为民解决了许多案件,但这是他首次处理此类卖身不成反被老千欺骗的案件,先前霹雳州未曾发生这类案件,近期则陆续接获数宗类似投报。

罗添权说,当阿英和Amy分别初次找上门寻求帮助时,两人皆惊慌失措,但也都很勇敢地站出来向大众揭发老千的行骗手法。“她们两人尚年轻,社会经验不足,方落入老千圈套。据我的统计,受害者的平均年龄介于17岁至23岁。”

关于阿英被一名称为“水晶”的微信友人诱骗卖裸照,罗添权表示已请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留意“水晶”的网络行踪,一旦她发布阿英的裸照,他们即可寻着线索将“水晶”揪出。

此外,他劝说,女性必定要学会保护自身安全,“小时候她们受到父母的保护,升上大学后首次真正经历社会的五光十色,难以避免诱惑。”因此他建议,父母与孩子应保持良好沟通,父母可提前告知孩子这社会的险恶,让孩子保持一份警惕。

他也说,若孩子在外遭欺骗或勒索,应第一时间寻求父母意见,父母的支持对孩子来说是最重要的定心丸。“在阿英的案件中,她一发现自己被勒索便告诉姐姐,然后一家人沟通商量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他透露也曾接获一名24岁的年轻女子投报,担任甜心宝贝工作时反遭男方拍下性爱视频并勒索她2万令吉,否则将影片上载至社交媒体。最后落得人财两失,终生蒙上阴影 。

 

■详尽内容:第663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