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 纪宝如的珍珠人生

“13岁被奶奶带到医院打针抑制生长,也帮我束胸,就是要让我长不大…”

 “那个时候我似懂非懂,也只能听从奶奶的安排,但也因为这样,我没办法长高,身高停留在那个时候的高度149公分,也保持了童声童颜。”奶奶的举动,纪宝如就算不愿意,当时的自己也只能哑忍,也因为种种的不满,才引发了后续的离家出走,未婚生子等际遇。

你说纪宝如难道不恨吗?“我现在已经不恨了,但过去我的确恨过。”对于奶奶,纪宝如的内心很矛盾,但因为宗教信仰及从新演绎奶奶的角色时,有了不一样的体验,自己才从怨恨中走了出来。

因此,当《珍珠人生》编剧提出找自己演绎奶奶的角色时,纪宝如的内心是纠结的。她坦言自己当下的心突然揪住,有点不知所措,甚至有点複杂。毕竟自己曾对奶奶

充满了怨恨,一恨便是好几十年。

▲她是欢乐天使,把欢笑带给孤老和残障人士。

哭不出来 奶奶会捏我大腿
在《珍珠人生》这部电视剧里,纪宝如饰演带她出道一路陪伴她的奶奶。回忆起拍摄期间,纪宝如坦言自己多次NG,都是因为想起当年的自己,有所感触。“当年拍戏时常彻夜未眠,一睡着,就会被奶奶打醒;哭戏如果哭不出来,她就会捏我的大腿,让我放声大哭。”

也因如此,纪宝如一直怨奶奶太严厉,关系甚至将至冰点。直到演出奶奶的角色后,她开始站在奶奶的角度,与童星对戏时,不时会希望小童星演得更好而凶她,就像当年奶奶凶自己一样。

“我在《珍珠人生》演绎奶奶那个角色之后,我深深地体会到,奶奶其实也是爱我的,对我的严厉,对我的要求,为的就是要让我成为知名的童星,没有当时的奶奶,就没有现在的我,对于奶奶如今只剩下爱。”她透露,过去不好的都已经过去,如今珍惜及感恩才是最重要。

▲当年的小童星纪宝如演绎哭戏,感动人心。

19岁情奔 被背叛
“我那时候为了嫁给他,我甚至连命都不要了,义无反顾。”
“你懂当人一直被压咋,甚至没有自由时,一旦自由是很可怕的,而我就是典型的例子。”19岁时那一年,纪宝如遇到了初恋余龙,她就像挣脱枷锁的野马,奔向了自由的草原,抛下工作、家人,说穿了就是想逃离奶奶的控制。

19岁那一年,纪宝如可谓在演绎事业上如日中天,但她却选择金盆洗手,急流涌退并下嫁给余龙(艺人余天的弟弟)。“我那时候为了嫁给他,我甚至连命都不要了,甚至不惜与家人断绝关系。当时候就是爱上了,义无反顾。”但未曾料想,看似天赐良缘的事,却因为爱人的外遇事件成了导火线,她的人生就像被环炸弹一样,接二连三炸毁了纪宝如往后的人生。

▲与一众艺人为慈善出力。

前夫意外被指杀人凶手
“这小三可说是我人生的导火线,所以当时候的我恨极了。但我自己最后却成了小三…”纪宝如坦言,自己从小最憎恨小三,因为自己的妈妈是小三,后来成了二奶生下来了自己,进而导致自己没有自尊、没有地位。

但有谁可以想到,小三与纪宝如难舍难分。自己的丈夫也被小三抢走,因此我的内心充满仇恨。在与丈夫离婚半年后,纪宝如突然收到了前夫意外葬身台北神话KTV大火的噩耗。那时候,她瞬间成了大家口中的“杀人凶手”夫家无法谅解,让她的生活陷入泥沼,万劫不覆。

为了养家活口,纪宝如从舞台上风光一时的艺人,成了酒店里的妈妈桑,更没想到自己会染上酒瘾,几乎每日烂醉如泥,回到家里便会对孩子发泄,乱打乱骂,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那时候的我,可以说是糟糕透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思…”

为了生活不惜做小三
但可恨的是,纪宝如竟然明知故犯,成了自己一直憎恨的小三。“我那时候在酒店当妈妈桑,为了生活我跟了一个男人,后来他的原配还跑来找我,我虽然一直道歉,但却还是跟着人家的丈夫很长一段时间。”
纪宝如坦言,一个人只要心怀不平、嫉妒、犯罪,就会千方百计,甚至用许多的借口理由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抢过来,而这一切到头来伤害的除了自己,也伤害了别人。如今社会乱象,就是因为自私和没有爱。

又有谁能经得起如此的坎坷,也因如此纪宝如患上了忧郁症,而这一个病魔缠绕住了8至9年,无法走出来,她一度不想活了。“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活过来的,我试过吞大量安眠药、烧炭、跳楼,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阎罗王就是没有把我收了回去,对我来说是多么的残忍。”

▲参与各类活动,让纪宝如看见不一样的自己。

遇见生命中的贵人
在这过程中,上天并未放过他。自己的大儿子患上了躁郁症;二儿子则是走入歧途,吸毒入狱,一桩又一桩的事情让她几乎没办法喘气,甚至一次又一次的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直到那一天,她遇见了生命中的贵人,人生才出现了转捩点。她无意中认识了SPA业界的翘楚-喜悦集团董事长黄玛琍,透过她的引领下,纪宝如有了宗教信仰,而她的人生有了大翻转的剧情。

改变生活的第一步,便是戒掉酗酒的习惯,她开始控制自己,不让自己有机会酗酒。“后来我才发现自己从前被酒精辖制得很严重,甚至乱七八糟的,我开始拒绝拿酒杯。而这一切都是取决于有了良好的宗教信仰,她感恩当时遇见的贵人。”

随着改掉酗酒的习惯,慢慢的改变,也开始修复与亲朋好友的关系。以前对父母及孩子甚至婆家只有怨恨与无奈,但是如今却慢慢的改变,开始与家人修复关系。现在的纪宝如完全与过去换了一个样,如今的她热衷于慈善事业,希望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其实回想过去,我只能说这一切都是上天给我的考验,为得就是成就更好的我。现在的我与家人关系良好,孩子也跟随我一起做慈善,这一切得来不易,我珍惜感恩。”

▲纪宝如与余龙结婚生子,短暂的幸福换来多年的折磨,但这一切已经是过眼云烟。

~完结~

特别企划报导:郑智良
图:受访者提供

冠名赞助:  

 

订购杂志 http://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