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汀王秀玲枪杀案】7嫌犯无罪释放 8大疑点 家属大控诉

新闻背景:拿汀王秀玲枪杀案

2016年7月6日下午2时许,位于旧巴生路华联花园的一处餐馆外发生了一起骇人的谋杀案。死者王秀玲当时与5名子女及一名女佣在餐厅用餐离开时,遭2名同乘一辆摩哆的印裔男子连开六枪,王秀玲当场颈部中枪毙命,而同车的8岁女儿也被射中腹部重伤。警方在两星期后破案,并于同年7月29日将7名被告提控。在大家都认为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法庭却于2017年11月17日宣判7名被告表罪不成立,当庭释放……


王秀玲丈夫黄正雄与岳父岳母及王秀玲姐姐偕同孩子们接受《风采》独家专访。

 

家属提出8大疑点

1. 唆使杀人的嫌犯陈国墚太太梁彩凤(Heidi)愿意转做污点证人,但上庭后却告诉法官她什么都不知道,且准备与陈国墚离婚。为什么警方/法庭没有在事后控告她做假证供?

2. 枪手带警方寻找到匿藏枪的位置,法官却说不能证明是枪手用枪支杀害王秀玲。重点是,此干案的枪支在其他地方也有犯罪记录,为什么也能无罪释放?如果枪支不属于枪手,他们是怎么带警察找到枪支的?

3. 枪手拥有的是被马来西亚甚至全球禁用的Holopoint子弹,为什么没有这项提控,最终大摇大摆从法庭走出来?

4. 王秀玲住在公寓A-06-0*,在陈国墚的指示下于 2016年1月租了A-03-0*单位,监视死者数月后,在案发同一个星期带了中间人辨认死者和她的车,以及案发当天从公寓停车场跟踪死者到华联花园现场,且媒体也报道了他是如何现场指挥干案。为什么拍摄到跟踪的CCTV最终没有被呈上庭?

5. 在DPP没有发传票命令死者丈夫上庭做证人的情况下,为何将矛头指向死者丈夫?检察官深知证据不足下,为何不延长聆讯?法官非常清晰是检察署所提供的证据不足,而导致被告无罪释放,为何将责任归咎于丈夫身上?

6. 8岁小朋友被枪击中送院急救险些丧命,7名被告竟然没有被告伤人罪?

7. 如此关键的杀人案,检察署竟然派出缺乏经验的副检察司,耐人寻味。

8. 法庭提出由于死者丈夫没上庭,导致7个被告在这谋杀案里各别的角色,以及如何杀害死者的证据链中断。但如何证明这7个被告怎么联通干案?调查案件/寻找证据理应是调查官负责, 为什么将矛头指向死者家属?



只花两周就完全破案,竟在半年审讯后,7嫌犯全部无罪释放,令家属无法接受这样的裁判。左起为陈国墚、陈元明、三名印裔嫌犯。


左图为陈国墚的司机陈元明。右图为刘丽珍。

 

这是一个教人愤怒无奈的命案。
一场蓄谋已久的骗局,一场精心策划的命案,让原本幸福的一家,变得支离破碎,终日人心惶惶,深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2016年7月6日下午2时,正当大马穆斯林同胞欢庆开斋节的首日,旧巴生路华联花园传出了一宗骇人的命案。枪手在不顾车上坐着5名小孩的情况下,连开6弹,似乎务必将人置之死地。死者王秀玲一弹击中颈部当场丧命;当时8岁的女儿头部和腹部也中枪送院急救。

命案发生后的两个星期,警方火速破案,逮捕10名嫌犯。而警方描述,这起案件是一宗精心策划的谋杀案。因为从主谋-中间人-中间人-中间人-中间人再到两名枪手,涉及的人数可谓庞大,非常可怕。然而王秀玲的家属也从来不曾想过,原来案件涉及了这么多人,形成一条长链。

原以为在警方的精心调查下,凶手们全部认罪且证据确凿,家属深信凶手定能入罪令死者能入土为安。苦等了一年多的时间,正当死者家属静待法院下判时,7名被告竟然被判表面罪名不成立,集体无罪释放,这叫家属情何以堪。

在经过漫长的时间,不管身心灵早已被摧残,这段过程中,家属除了要照顾受伤的孩子,更要时刻警惕自身安全,让他们夜不能眠,出门也需要步步为营,痛苦万分。然而这一切并未得到良好的结果,反之凶手无罪释放,让家属们倍感忧心及痛心。

同时间,王秀玲的丈夫黄正雄遭人诬陷,成了案件无罪释放的代罪羔羊,家属更饱受网路流言满天飞的精神折磨,在苦无办法之下,受害者家属,包括死者的父母、姐姐和丈夫接受《风采》独家访问,娓娓道来事件来龙去脉,期许借由媒体的力量还死者及家属一个清白。

 


拿督黄正雄向记者澄清自己并非无故缺庭,而是从未被传召出庭。

 

丈夫拿督黄正雄:“杀人无罪,天理何在?”

“我不明白为何他们可以那么狠心,在那么多小孩在车上的情况下,开枪杀死我太太。钱他们要拿去就算了,没了可以再赚,但是为什么他们要杀死我的太太,我真的无法接受。”

黄正雄与记者第一句话,便显示出了内心的难过与愤怒。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得知太太的死对他而言是个沉重的打击。如今的他纵然事业成功,可是家里缺少了一个贤内助,于他而言千金再也难买贤妻。

他坦承看着7名嫌犯无罪释放,他与家人的内心几近崩溃,证据确凿的案件,最终竟然可以变成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这对家属而言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你们告诉我,如果对方不是杀死我太太的人,怎么可能带警方找到凶器。我相信当时候在场没有任何人知道枪在哪里,但嫌犯却可以带警方找到枪支。最后竟然无罪释放了,这是什么逻辑?!”

“判案后,我被报章报道成为了案件无罪释放的罪人。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需要上庭。”黄正雄坦言,一般法庭传召证人必须要有三个程序。第一,法庭会发传召信函给证人要求上庭。第二,在发出信函后,若证人没有回复,法庭会刊登报章要求上庭。第三,法庭会请警方亲自上门请证人上庭。

然而黄正雄并未接获任何消息需要上庭,当案件下判时却被人误会,深感无辜。“我根本不知道需要出庭,因为主控官告诉我不需要上庭。主因是我的供词和太太姐姐们的雷同,因此主控官并未要求我出庭。但最终却演变成证据不足全因我没有出庭,不得不让人觉得事有蹊跷,这真的有点冤枉。”

黄正雄告知记者,从开始深信警方及法律,到如今不知何去何从,他与家属实属无奈。“我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除了上诉就是上诉,希望有一天可以将主谋及凶手都伏法,这样对太太也算是有个交代。”

 


王秀玲的父母每当提起女儿时,便悲从中来,母亲更是不断掉泪。

 

王秀玲父母:“誓用老命告到他们坐牢”

王秀玲父母年事已高,对于女儿的离世悲痛万分,更让他们无奈的是凶手最终竟被判无罪释放,让他们感到失望。

“杀人凶手竟然无罪释放,这个世界还有法律的吗?为什么要杀死我女儿,我的女儿是好人啊……”王秀玲的母亲刚开口就掉下了眼泪,内心的悲痛只有自己知道。“他们真的很狠心,他们会有报应的。”王秀玲的母亲哭诉法律不公,让凶手可以逍遥法外。“枪找出来了,也认了是他开枪杀我女儿,竟然可以无罪释放,这是什么法律?”说到此处,王秀玲母亲再次痛哭失声。

坐在一旁的王秀玲父亲则是不断摇头,然后说“法律还可以相信吗?我们应该要怎么办?证据都显示他们杀了我的女儿,而且凶手明知道有小孩子也开枪,非常可怕。”

“钱拿去就算了,还要杀人。”他坦言,女儿为人和蔼可亲,无论在家里或朋友圈内都深受大家疼爱。“她是个很好的女儿,很孝顺我们。她不管什么事都会告诉家里人,她有告诉过我们有关合作做生意的事,后来怀疑自己被骗了,也曾一度担心。”

“我有年纪了,如果用我的命可以换得到他们坐牢,不管5年10年,我都愿意。至少他们坐牢了,我们也安心,秀玲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王秀玲母亲坦承,如今家人出门都提心吊胆,夜不能眠,自己更需要吃安眠药才能入睡,深怕嫌犯释放后会寻仇。

随着女儿离世,目前王秀玲的父母暂时帮忙照顾孙子。“孙儿们真的很可怜,他们现在睡觉都要人陪。中枪的孙女睡觉还要牵着她的手,才能入睡,我们看了都心痛。”

相信,唯有上诉得直,将嫌犯绳之于法,这家人才能高枕无忧了。

家属最后希望透过《风采》的此次专访,吁请外界不要再将死者与南宁骗局划上等号,如果有证据证明王秀玲有代收任何南宁计划投资案的钱,请受害者到警局报案说明,家属愿意付回所有款项。若没有,就不要在网络键盘上胡言乱语。同时也吁请“知道”王秀玲有参与南宁投资计划“知情人士”,赶紧向警方投报提供线索,以协助警方打击南宁骗局。

 

■详尽内容:第661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