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分钟的阴差阳错 火魔吞噬4至亲 自此天人相隔


齐齐整整令人称羡的一家六口全家福,如今父母、妻儿五人相继离瑞木而去,令他经历生不如死的痛苦。

 

远嫁来大马,成为大马媳妇的陈燕,和马青州委兼马青丹绒区团团长林瑞木组织了幸福家庭,两名小孩聪明乖巧,和家婆的相处也非常融洽,但,11月15日发生的一场无情大火,却让她和两名孩子,以及家婆一同葬生火海,只有当时在工厂值夜班的瑞木,逃过了一劫。

虽然保住了性命,整个11月,林家5名至亲轮流离自己而去,瑞木的悲痛和打击何等大,就连旁观者,也可以体会痛彻心肺之悲恸。

惟,在完成了母亲及妻儿的丧礼后,隔日下午,瑞木在和岳父母及中国亲友的午餐场合上,抽空接受《风采》的独家专访时,向记者娓娓谈及他和心爱的太太的爱情故事,以及家人间血浓于水的密切关系。

 

Part 1· 抬母遗体尽最后孝道

11月15日清晨6时,天还未亮,槟岛五条路双层豆干屋的夜空即被高耸入云的火焰及震耳欲聋的多辆消防车笛声所划破。

这样的一场无情大火,夺走了4条宝贵的生命,4名死者都是林瑞木的至亲,即母亲刘细宝(62岁)、中国籍妻子陈燕(35岁)、儿子林殷春(10岁)及女儿林佳盈(8岁),两名孩子都就读区内的丽泽A校。

土库街消拯局主任罗再里在当天火患后的记者会上透露,该单位大门反锁,也没有后门,导致4名死者受困火场,无法逃生,有关房子2楼在灾后即坍塌,首三具遗体在7时10分寻获,最后一具则在7时50分寻获,消防员8时10分陆续抬出死者遗体。

瑞木母亲卧尸在客厅,妻儿抱在一起卧尸在厕所及厨房外面,女儿则卧尸在二楼睡房,瑞木在约7时赶抵现场,一抵达现场,即频临崩溃边缘,但他最终还是强忍悲痛,征求消防员同意,让他亲自将母亲的焦尸抬进尸袋内,孝道至先,感动了周遭的人。

岳父母中国赶来哭倒灵堂

接获噩耗后,远在中国的林瑞木岳父母就在当天下午5时30分从中国福建来马,并于晚上9时抵达吉隆坡国际机场,再转机槟城,较后由马青安排专车载送抵达槟岛五条路斯里绍佳娜组屋楼下丧府。

随行还有陈燕其他5名中国籍亲人,当一行人所乘搭的休旅车抵达丧府之际,亲人们就控制不住情绪,还没下车即嚎啕大哭,一行人在瑞木及其他亲人的搀扶下来到灵堂前,并在灵堂上哭倒约10分钟。


从中国飞来见女儿最后一面的岳父母及亲友,抱头痛哭。

 

迟半小时发生将逃过一劫

瑞木在情绪稍微平复后表示,相信是电线短路导致失火,平时早上约6时30分,其太太就会起身叫醒儿女准备上学,因此若火灾迟半小时发生,他相信全家都可逃过一劫。

4名死者的遗体在11月15日至19日期间停柩在组屋底楼,并在19日下午2时举殡,送往峇都眼东火化场火化,4人的骨灰安置在极乐寺骨灰塔。

瑞木表示将坚强地走下去,同时感谢各界人士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他各方面的支持和协助。他将到台湾佛光山寻找心灵寄托,因他相信,宗教是抚平伤口的最佳管道。


(左)林瑞木接到家中失火电话后,赶回家后看见形同废墟的住家,一时无法接受哭得濒临崩溃。(右)消防员陆续将死者遗体抬出灾场。

 

Part 2 · 情牵鼓浪屿 娶得贤妻

在瑞木眼里,陈燕是名非常随和、脾气很好的女人,远嫁来大马槟城,却也能够很快地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不曾和瑞木的父母及兄弟有任何的摩擦,即使彼此的生活方式存在着文化差异。

2004年,祖籍福建安溪的林瑞木随槟城安溪代表团前往世界安溪恳亲大会,那场大会的地点就在中国福建省鼓浪屿。

那一年,年轻气盛的瑞木,在当地的土产店里碰上了青春靓丽的陈燕,在槟城代表团中,只有林瑞木未婚,在大伙的起哄下,瑞木也鼓起勇气向当时在土产店内当班的陈燕拿了联络方式,当时,瑞木就对陈燕非常有好感。

太太从不发脾气

回到槟城后,当年的网络尚未发达,小两口隔着近3000公里的距离,只能透过书信往来,一来一往就过了两年,两人的爱火也在文字传达间被点燃了,瑞木再次飞往中国,两人正式交往。恋爱一年后,这一对异国鸳鸯在2007年共结连理,在中国办了喜宴后,陈燕也正式嫁到槟城。

由于瑞木的岳父在安溪老家经营杂货店,只能偶尔和家人一同前来槟城探访陈燕一家人。

“我太太有极强的容忍力,母亲和左邻右舍都不曾看到她发脾气,她很多心事都藏在心里,不会把不开心的事迁怒他人,我很感谢我太太这些年的付出。这10年,她把全部精力放在孩子的教育和家人的生活上,把家人们都照顾得无微不至,也把孩子们教育得非常乖巧勤奋懂事,成绩更一直名列前茅。”

事发前有不祥预感

瑞木透露,11月14日傍晚,即出发至工厂值晚班(晚上7时至清晨7时)前,他就有不祥的预感,感觉浑身不自在,因此,在youtube搜寻净空法师的弘法视频来观看,刚巧那视频谈着生死无常,而平时他鲜少会去搜寻点击佛法视频。

隔天,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下班,清晨6时许,瑞木就接到家里失火的消息,赶紧赶回家,在车上一边透过微信群组向各治安团体寻求援助,一边飞车回家,无奈,回到家只看到住家已成废墟,和烧成焦尸的至亲。

“我太太有考获大马的驾驶执照,但一直以来都胆小不敢开车,我父亲这两个月病重期间,她才硬起头皮开车,今天(11月20日),原本我要出发去北京,也和太太说好,让她开车载我去机场,一开始她也说不敢开,因为怕不认路回不了家,但后来还是答应亲自开车送我到机场,只是,我如今却永远也无法坐她开的车了。”


(左)瑞木哀痛送走了一个又一个至亲–最疼惜的母亲、温柔贴心的妻子,围绕在身边蹦蹦跳跳的一对子女,锥心之痛不足外人道。(右)殷春的小同学们将他生前爱看的漫画放置在灵柩上。

 

图片/梁景量、部分照片由受访者、光明日报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