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仔画家张冠福 鸡情感人 苦尽甘来红到去中国

 

自幼有绘画天赋,在公公婆婆支持,并于机缘下到吉隆坡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求学,先后曾受著名画家钟正山丶黄乃群丶潘金海和钟木池多位名师指导。至今举办过3次个人画展及参与58次联展,包括在中国及台湾,其画作先后获中国广西桂林博物馆和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收藏。

2005年,张冠福在文冬家乡举办第2次个人画展时,配合鸡年展出50多幅“鸡仔画”,令其“鸡仔画家”雅号在文冬区不胫而走。近年,其画作“姐妹情深”获收藏家兼马来西亚中国工商协会荣誉顾问李碧富,转赠予任满归国的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博士。另外,也在文冬新春大团拜赠其画作予首相伉俪。他更计划在未来3年内去中国厦门开画展。

 

画家张冠福Profile:
年龄:57岁
家乡:文冬玻璃口新村
擅长:早期以“麻雀”为水墨画主题,47岁后以“ 鸡”作画,在文冬有“鸡仔画家”雅号,教过学生无数,人称张老师,他认为鸡有象征面对新一天挑战的朝气。

 

“搞艺术是找不到吃的”,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观念,何况是在60年代的文冬小镇,庆幸有一对公公婆婆,他们用慈爱丶信任丶鼓励与支持,不仅成全了爱孙的画家梦,还为小镇埋下文化种子。

爱孙学有所成后,回到家乡开班授课,此后约20年里奔走于文冬劳勿20多间中小学和会所,教授绘画及水墨画,将文化种子散播更远,教过的学生数千人,有些现在也在当地成为绘画老师或教水墨画。

相信他的祖父祖母想不到,当年他们的付出,除了是日后爱孙坚持不放弃的动力,还为马来西亚培育了一位大画家。

当年的那名爱孙就是今日的著名画家张冠福,他也是我国著名书画家钟正山的门生之一。目前,许多人都称张冠福为“张老师”,他除了奔走教学,也在国内外共举办过3次个人画展,58次联合画展。

最近一次是在今年11月11日至25日,在八打灵再也Commune艺术画廊的联展。其水墨画作受到国内外艺术爱好者喜爱和收藏。中国桂林博物馆和马来西亚艺术学院都有收藏他的作品。

近期,收藏家李碧富也转赠其画作“姐妹情深”给任满归国的前驻马中国大使黄惠康博士,以及今年在文冬举行新春大团拜时,赠送其画作给首相伉俪。

 

10月杪,在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博士任满归国的叙别晚宴上,作为马来西亚中国工商协会荣誉顾问李碧富也赠送了他的画作“姐妹情深”给大使,感激对方在任内对华社的关注及寓意马中友好关系,由廖中莱(右2)及方天兴(右5)见证。左1起是詹学龙、郑添利、刘雅煌、林伟才及陈春华。

 

遇上贵人半价学费成名

成功的背后往往除了自身的努力和决心,还不能缺少伯乐的提拔和贵人的扶助。

所以,张老师很感恩于所有在他学画,走向水墨画家之路上的伯乐或贵人,当中首推他公公张瑞生和婆婆李宝葵,两位老人家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与关爱。

“当年我公公婆婆虽已60多岁,从事割胶工作,可是他们也会欣赏艺术品,没有他们,就没有今日的我。”

他说,求学时,他课业成绩一般,唯独很有绘画天份,从小学到中学,画画科目分数最好,逢参加绘画比赛都能入榜得奖,在当时的小地方是件了不起的事。

16岁,念完中三后,他没有继续升学,选择出外工作,疼爱他的公公婆婆见他身型瘦小,担心他不能胜任粗重工作,鼓励他学修电器, 岂料一次意外触电,险些送命,吓坏一家人,于是鼓励他去念专业课程,但是他没兴趣,只想往画画方面发展。

不过,当时在人们观念中,画画赚不到钱,没有前途,父母自然反对,家里唯独公公婆婆支持他,帮忙劝服父母,还资助他部份学费,让他能去吉隆坡开展不一样的人生路。

必须一提的是,他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学画时,也庆幸获得与父亲有交情,也是文冬书法家及艺术学院董事长何伟城的协助,让他能以半价学费入学。这对家境并不富裕的张老师来说是一大喜讯,也是他学画路上一大贵人。

“我是家中长子,家里还有3名弟弟和2名妹妹在念书,父母亲打理胶园,家庭经济并不富裕,学画是需要花很多钱,买宣纸笔墨,在外租房,生活及学费样样都不便宜。”

除了家人和贵人,他初时学广告设计,一年后转入纯美术系,3年里也获得许多同学的指点,让他一点一滴的累积经验。并让他挨过首次离乡背井,担心受怕的艰苦日子。

3年学画过程中,另一项很大收获,是庆幸能报读当时学院院长兼创办人,也是著名画家钟正山老师开办的水墨画课程,成为钟正山老师的其中一名学生。

除了钟正山老师,他也向多位名师学习,包括潘金海、钟木池及黄乃群等当代画家,除了国画,也学习西洋画,在累积多位名师的水墨画特点和自己不断求进步下,终让他树立自己的画风。

 

配合鸡年,今年在文冬新春大团拜活动上,他将其新画作赠送给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伉俪。
张冠福目前的创作风格走向“大写意”画风,在扎实写实基础下,一笔挥成,画出乡野情趣和活灵活现的鸡只形态,这种浑然天成画风深受收藏家喜爱。

妻儿不怕苦一路相随

他说,在毕业后,因成绩好而受学院里的叶树英老师推荐,受聘在学院课外的儿童班教课。3年后,他收到文冬督学罗维南邀约,希望他能回去教绘画。

那时该区行政议员,也是现任上议员拿督何启文也正推动文冬文化发展,在罗督学诚意邀请下,他决定回乡将所学回馈给地方上有需要的小朋友。

若当时他以金钱来衡量,肯定不能吸引他,因为那时教绘画收入很少。他是因为罗督学的一番话,作为文冬人民一份子,应协助推动文冬的文化,如果文冬人自己都不协助,就没有人会帮忙了。

除了罗督学一番话,他也想起当初父母和公公婆婆对他的付出,最后决定回到文冬尽自己一份力。

人们都说成功男人背后一定有一名成功的女人。张老师成功背后最不能少的是他妻子许福英。

学画是张老师人生最大的转变,却也让他在这条路上找到最甜蜜的伴侣。他太太是他在艺术学院认识的,也是小他两班的学妹,那时太太是念广告设计。

在决定回乡教学后,妻子跟随一起,夫唱妇随,许多风雨路,妻子陪他一一挨过,每每回想起都令他感动不已!

印象最深的是,有时一天要教三班,早出晚归,天气不好时,还要淋着雨回家。走的都是弯弯曲曲,颠簸不平的黄泥路。

那时他只有能力购买二手电单车,有些学校在很偏远地区,电单车要行驶一个半小时,大部份路段是弯曲的泥泞路,所以每回必须带多一套衣服,到学校时,换下沾满尘土和黄泥的脏衣服。

“太太毫无怨言的跟随我四处奔走教学,即便是怀孕期间,也每天陪着我挨苦日子,我们熬了15年才换一部二手车。”

当时他主要是负责教中小学的课外绘画班,包括一些马来学校。每天风雨不改。最忙碌的时候,早上在会馆,下午去学校,一天教3间学校。连同当地马华幼儿园也有教成人水墨画班,前后教了31年。
现今,家乡已有高速公路,不再是泥泞旧路,一切都改变,家乡人对画家的看法也不同了。

而他,孩子现都已长大,儿子是估价师,女儿是牙医,各有所成,太太和女儿经常有参与义工的工作,一冢人幸福生活一起,回想起可能这一切像是上天给他的回报。

 

自小就鼓励和支持张冠福学画的公公与张冠福的合照。
张冠幅和太太都有美术天分,儿子自小也爱画画,学着妈妈画水彩画。

 

■完整内容:第660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