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毒贩 悲戚情路毁一生

 

行刑假视频流传

你是否曾在WhatsApp上,收到一个“女性被注射死刑”的视频,然后转发给其他友人?

在此视频中,一名身穿白衣的女犯,被捆绑在床上,略微挣扎,另一名身穿白袍的女人,则在狱警陪同下,为女犯注射液体。

初时,女犯表情痛苦,肢体抽搐,然后逐渐失去气息,白袍者检验女犯身体后,宣布女犯死亡,整个视频长达1分41秒。

实际上,该视频也曾流传于中国网络,其名称为《广东女毒贩方晓红被执行注射死刑》。然而有的网友表示,该视频漏洞百出,纯属伪造。

不过,该视频名称中的“方晓红”,倒是确有其人,她确是中国女毒贩,而且已被注射死刑。方晓红离开人世已逾十年,然而由于此视频广为流传,令销声匿迹的名字,突然“红”遍网络。

由于遇人不淑,她被人骗婚、被迫解婚、被人包养、被夫抛弃。

由于误入歧途,她吸食白粉,运毒贩毒,最终酿成大错,被判死刑。

然而,即使命运玩弄她,男人亏待她,毒品腐化她,监狱关锁她,死神逼近她,也无法影响她对女儿的爱。

这个卑微又伟大的女人,就是被称为“中国美女毒贩”的方晓红。


之前网路上流传方晓红被注射死刑的视频,后来证实是假的。

 

忏悔书爆坎坷情路

在狱中,方晓红每天抄写歌词,经常唱歌给狱友听,当她获知被判死刑后,还曾写下一份《忏悔书》,回忆自身短暂人生。其内容被刊登在《人民法院报》后,许多人才晓得,原来方晓红的命运如此坎坷!

那个少女不怀春,方晓红也不例外,然而从少女至少妇,其坎坷的感情经历,实在不堪回首:

·她中学未毕业,就与小混混交往;
·她曾被骗婚,被迫成为别人“妻子”;
·她曾与大专毕业生情定终身,却被迫解除婚约;
·她曾被3名老板包养,但可能只是逢场作兴,谈不上感情;
·她曾与一名帅哥结婚,婚后才发现对方是地痞,还被对方殴打;
·她曾与年长10岁的男人结婚,以为能够苦尽甘来,最终却被丈夫抛弃。

天啊,到底她前世犯了什么错,今生竟遭遇如此命运?接二连三遇人不淑,三番四次被人辜负,感情不顺也就算了,如今还因贩毒而被判死刑,到底她是什么命运呢?

然而,无论一个女人如何堕落,命运如何不济,母爱天性依然令人动容!方晓红拥有一颗慈母心,为了给予女儿幸福,她不惜作奸犯科,以致沦落死囚。直至临刑前,她依然心系其女儿,还通过《忏悔书》,依依不舍叮嘱女儿:“一定要学好!”

在临刑前3小时,一名记者曾进入监狱,与方晓红进行“最后人生”的采访。根据记者形容,当时其脸上“隐含焦虑与忧郁”,并自称为“国家与家庭的罪人!”

此外,在临刑的前一晚,方晓红还为狱友歌唱《同一首歌》,但愿她来生做人时,别再成为同一个人……


据称,药物注射死刑必须在注射执行室及需要具备专门设备器材,执行工作由法医负责监督、指导死刑药物的使用。

 

舞厅打工遇坏男人

方晓红出生于贵州一个落后小县城,初中还没毕业,她就辍学出外打工,并在歌舞厅认识一名姓周的小混混,还获得对方资助生活。

有一次,方晓红在舞厅与别人跳舞时,周氏醋意大发,竟将对方打残,结果被判无期徒刑。周氏入狱后,她失去生活依靠,唯有到省城自谋生路。

16岁之际,方晓红在贵阳认识数名青年朋友,由于大家都很缺钱,众人合谋骗婚诈财,她被同伙以5000元价格,卖给安徽省五河县偏僻山村一名男人,却不见同伙回头接应她。

结果,她从“骗婚”变成“被骗婚”,被迫成为该男人的“妻子”,并痛苦熬了3年。随后,她在一名好心人的帮助下,几经辗转才返回老家,并与家乡一名刚大学毕业的工商干部订婚。

有一天,方晓红探望正在服刑的周氏小混混,对方却警告她说:“你马上跟这个大学生退婚,否则我不会给你好下场,将你卖到广州去做‘鸡’,也总好过你嫁人……”她唯有忍痛与未婚夫解除婚约,再次离家赴浙江打工。

1995年,方晓红在浙江慈溪的一间夜总会当歌手。或许是有音乐天赋,加上努力苦练,她很快成为夜总会的台柱,并同时被两名老板包养,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其存款从5位数上升至6位数。

不晓得从何时开始,住在她隔壁的一对夫妇租户,开始盯上其钱包,该两夫妇是来自四川的毒贩,她被引诱吸毒,染上了毒瘾,花光了储蓄。

为了填补精神上的空虚,方晓红草草找个男人嫁了,嫁人后才发现,老公叶氏又是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为了钱,方晓红跑到福州一间夜总会去上班,还被一名台湾老板包养。但很快叶氏就找来向她讨钱,讨不到钱就拳打脚踢……

为了逃离叶氏的魔掌,方晓红又结识了另一个男人,明知对方有案底,仍相信对方的真心,跟他结婚,两人还生了一个女儿。没想到没多久,丈夫就变心了,还抛弃了她和女儿!

方晓红不但再次心碎,但她知道就算日子还苦,她还是必须找钱填饱自己和女儿的肚子。她想让女儿有个幸福的未来。为了钱,她狠下心来,走上了贩毒的不归路……

 


方晓红是采用药物注射执行死刑,成为福建省福州市中院第一个被药物注射执行死刑的女犯人。


方晓红死刑倒数24小时

6月24日
8.05am 方晓红将3张明信片组成的遗书,交给监狱管教干部刘卫平。在过去两年,方晓红一直接受对方教导。
9.30am 刘卫平巡查监房时,方晓红很高兴对她说:“女儿在儿童节时的相片太可爱了,看到女儿又长高了,我非常开心!”
11.30am 刘卫平点了6道菜,送进方晓红的女监房,为全体女囚犯加餐,还煮了水饺。饭后,方晓红为狱友歌唱《同一首歌》。
3.05pm 刘卫平巡查监房时,获悉方晓红的左脚被脚镣磨损,遂为她涂抹药膏。
7.30pm 晚餐后,方晓红与十多名女狱友一起看电视。随后,大家围着方晓红,要求她唱歌,不过她一直提不起劲,无法满足众人要求,较后她在大伙帮助下,开始整理衣物。
10.10pm 监房熄灯后,周遭一片漆黑,方晓红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6月25日
6.30am 方晓红起床洗漱后,要求监房女狱友帮她净身。吃早餐时,其份量明显减少。
7.45am 法官、检察官与武警人员陆续抵达监狱。刘卫平进入监房说:“上路吧!”方晓红点点头说:“我还有一包东西,请你帮我带上。”这些物件都是方晓红与家人联系的信件,还有她的遗书及女儿照片。
8.00am 刘卫平解除方晓红的手铐与脚镣,并带她到更衣室,为她梳理头发。方晓红选了一套白色上衣与及膝裤,她说:“穿上它,我要清清白白地走。”
8.15am 警员准备带走方晓红,刘卫平耳语对她说:“我只能送到这里,你走好。”方晓红笑说:“谢谢!”
8.18am 警笛响了,方晓红突然转过身,向刘卫平深深鞠躬……

 

■完整内容:第659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