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斯里廖顺喜:叛逆不代表我是黑社会!

新闻背景:拿督斯里殴打警卫
2017年10月27日早上6時30分,于安邦南天宫九皇爷诞庆典时,一名29岁的华裔商人拿督斯里廖顺喜因不满志愿警卫局队员劝说他移开阻碍交通的车子,与3名志愿警卫局队员发生冲突,指3人不尊重他。他不仅掌掴、飞踢、挥拳该3名队员,也扬言要志愿警卫局队长出面交代,否则将再对志愿警卫局见一个打一个,引起全国关注。事后他被控蓄意致伤、严重伤人、以暴行恐吓公务员办公、毒品控状,惟他否认有罪……

拿督斯里廖顺喜在拍照时比出“好”的手势,跟时下一般年轻人没两样。

因涉嫌殴打3名志愿警卫成员,廖顺喜在上个月3日,正式被控4项控状,当中包括2项蓄意伤人罪、1项严重致伤他人罪及1项使用刑事武力阻止一名公务员执行任务的罪名。

在他否认所有控罪后,案件订于12月14日过堂。

过去的一个多月,“拿督斯里打人事件”闹得满城风雨,甚至还在短短几天令到警队和副首相兼内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高度关注全城通缉,最后,还得使出扣押24岁亲弟,才逼得打人拿督斯里廖顺喜现身警局,一到警局不久即被逮捕,较后还扯出一连串吸毒与贿赂等罪,整起事件的演进犹如电视剧般高潮迭起。

网络与传媒都流传着廖顺喜的“身世背景大起底”,有者说他就是私会党的小混混,也有人称他是曾经的“未来世界首富”张健的左右手,更甚的还有言之凿凿他曾经绑架过香港富商,但在张健“运作”下,不止不用被判刑,还买了拿督斯里的头衔回来。

一时间,有关廖顺喜的种种“坏”事,纷纷浮出台面,他是否真如传闻中这般不堪呢?在这般风口浪尖的情形下,《风采》几经艰辛,终于成功联系上廖顺喜的私人助理,安排在12月6日下午进行独家访问。

廖顺喜本着助人为乐的一颗善心,身体力行,带领云尊集团上下员工积极参与各种慈善活动。

拍照比手势犹如邻家男孩

访问当天,廖顺喜一身轻便的T-Shirt、长裤及黑皮鞋,戴着一副“黑超”,不笑的时候予人一种穷凶恶极的感觉,但在打完招呼脱下“黑超”后马上大变样,记者要求他先拍几张照片,没想到廖顺喜就大方的配合要求,摆好姿势供摄影取镜。

纵然戴上“黑超”的样子显得气势凌人,给人一种黑帮老大的气息,还被助理多次提醒要求换一幅比较温和派的文人型眼镜,他仍旧我行我素,更不忘在拍照时比出“好”的手势,完全没有拿督斯里的架子,与身为老板的气势,反而还有一种邻家大男孩的感觉。

这样的廖顺喜,与在安邦推事庭时神情淡定眼露凶光说出“正义必胜”时的廖顺喜,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2年捐百万不张扬

可能是第一次接受媒体专访,他在回应提问前总是习惯性先露出腼腆的笑容,在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时,会显得稍微不知所措,但还是尽力向记者讲解与解释,务必确保能完整的表达自己。

“有关打人事件或是其他控诉,目前已在司法程序中,我也不便回应太多,马来西亚是有法治的国家,所有的一切就交给法庭(裁定)。”

廖顺喜的拿督斯里头衔是在勇于承担且负责任信念,及秉持信誉有功于社会的原则下受封,但网络中却充斥着许多关于他的拿督斯里头衔是用钱买回来的言论。

事实上,他这两年间为本地华小、关怀中心、各种疾病基金会、孤儿院、残障中心等等的捐款,就已超过100万令吉,但廖顺喜总认为,做善事贵在真心,没有必要弄得人尽皆知,最重要是要能帮助有需要的人才是关键。

廖顺喜偶会放下忙碌事务享受休闲时光。

获膺最年轻慈善家

“云尊集团(Winner Dynasty Group)本身就是一个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 ; 简称社企),公司从事的都是公益性事业,并不止为了股东与企业谋取最大利润,公司的存在主要是为了尽可能帮助弱势团体及有需要的人。”

社企是自英国兴起的企业型态,目前并无统一的定义,但概括而言,社企是将商业策略最大程度运用在改善人类和环境生存条件,而非为利益相关者谋取最大利益。

廖顺喜是在2015年7月创建云尊集团,并担任集团董事长,他这两年间一直都在默默推动慈善事业,同时还在隔年3月10日荣获世界品牌桂冠大奖社会企业家大奖,成为该奖项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慈善家得主。

家境贫困 各行业打混累积人脉

因家境贫穷,廖顺喜中学毕业后就踏入社会工作以帮补家用,年纪轻轻的他学历不高,曾从事过各种各样的行业,包括数码相机销售员、拖车、酒吧、财务公司、服装店等,早已在各行各业历尽磨练。

不过,就是因为穿梭在形形色色不同阶层中,无形中让他累积了广大人脉,小小年纪就深谙待人接物之道,终在24岁创业,开设自己的服装店。

早在他踏入社会时,就看清了未来的商道将是以电子商务为首,所以在当数码相机销售员时,廖顺喜也善用网络,在e-Bay当起了电商,售卖数码产品。

“当起电商后,我得到一个最大的体悟,就是潮流才是引领商机的关键,每个新面市的东西都是一个机会,而你能不能成功,都仰赖于你会否妥善把握这个机会。”

自己也是电商的廖顺喜,本身的偶像自然非电商始祖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莫属,并将后者视为自己努力的标杆,并且尽最大努力在能力范围内,实现更多人的梦想。

“我觉得作为一个电商,必须要有良好的商人心态与道义,电商是一门买卖成交,在这个过程中必须抱持最诚恳的心、绝佳的服务与良好的态度,才能达致成功。”

 

4大事件 他有话说~

 
 

廖顺喜澄清自己也和每一个人一样曾经年少狂妄,但却未曾与私会党挂钩。

事件1:张健左右手
澄清:我只是投资者!

被外界视为是张健的左右手,但其实自己却是受害者。

廖顺喜曾经和张健有过几面之缘,都是饭局时碰上的,那时也和对方有过几张合影。

“初次与张健见面时,他给我的感觉是,这个人是个有勇有谋勇敢又大胆的人,我自然当他是兄弟。但后来发现他的一些所作所为,和我经商的理念有差异,我无法认同他的作为,因为我觉得拿着别人的钱责任很重大,不能轻易动用,一定得用来做对的事。”

但他从来没想过会因为几张合照,就被说成是张健的左右手。“事实上我只是云数贸的投资者之一,有和他投资过几个理财方案,到现在也是没有任何消息。”

虽然如此,廖顺喜表明,他不曾后悔向他做过的投资,只是不断告诫自己,这次事件就当作是买一个教训,以后自然会更懂得如何看人。

事件2:绑架香港富商疑云
澄清:完全没这件事!

《中国报》2014年2月4日曾有一则独家报导,是华裔年轻拿督冒充警察,与逾10名同党当街包抄掳绑1名来我国谈生意的香港商人及2名本地伙伴,3名肉票也遭劫走总值超过5万令吉财物。

不过,新闻中并未列出涉案拿督名字,仅提及涉案的拿督自称是拥有博士头衔的警官。

这则新闻后来被“原来是这样”脸书专页引用,指明报导在刊登时是有注明廖顺喜就是涉案人,但较后通过张健的运作,致使报导不再出现廖顺喜的名字。

“完全没有这件事,马来西亚是个法治国家,绑架罪名若是成立,在我国最高刑罚是死刑,现在针对我的控诉,我也不会再说什么,一切都交由法庭决定。”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 “中国网中国开发区”网站整理资料显示,廖顺喜是在2016年8月20日获得马来西亚彭亨苏丹赐封拿督斯里勋衔,而上述绑架案则发生在2014年,涉案人是拿督而非拿督斯里。

事件3:假拿督斯里
澄清:“不是来自吉打皇室!”

自廖顺喜获赐封拿督斯里勋衔,坊间谣传有关他是假拿督一事更是尘嚣甚上,有传闻更指他的拿督斯里勋衔是来自吉打王室,也有传闻称,廖顺喜获得的是不受我国政府承认的印尼勋衔。

他否认勋衔是来自吉打王室,而是彭亨Sri Sultan Ahmad Shah Pahang (SSAP)拿督斯里勋衔:“还有,我从来都没有获得来自印尼的勋衔。”

事件4:黑社会混混
澄清:“未曾加入黑社会!”

网络传闻层出不穷,这两年间除了绑匪,还传出廖顺喜乃洪门帮派“内八堂”的成员。

廖顺喜坦言,自己的确是非常欣赏全球洪门联盟总会长刘会进的作风,包括推出洪门维新倡议,让洪门得以登上台面,一改过去神秘色彩浓厚、给予人们许多想像空间的组织面貌,但不代表本身就一定得是洪门中人。

“刘会长坚持正直正义,网上也有许多关于他的负面传闻,但我在和他接触后,从他倡导企业化、国际化、社团化及公益化的举动,觉得他是个很有担当的人,他绝对是我的学习榜样。”

洪门维新的种种倡议,一改过去秘密组织的习气,故今年7月底的洪门忠义文化高峰论坛,还邀得官方、陆军及安全部门等贵宾出席。

廖顺喜侃侃而谈,本身相当欣赏洪门文化,同时已经在计划投资开拍与洪门文化有关的电影《洪门盛道》。

“洪门已经有343年的历史,必须得详细了解所有洪门的文化和礼仪,目前电影已在筹备开拍的过程中,近千万人民币的制作,会先在中国上映,从筹备开拍到正式上映,估计最快也是明年的事。”

询及坊间传闻还指称,他是安邦一带的黑社会与流氓,廖顺喜仍旧无奈摇头,再次重申自己并非流氓与混混,更不曾参与私会党。“谁不曾有过年少轻狂的叛逆时期呢?我也是人,自然免不了有过叛逆期,但叛逆不代表就得加入黑社会或私会党吧。”

廖顺喜露出腼腆的笑容,缓缓说出自己其实只是样子看起来凶狠,但事实上却是个极为容易相处的人,纵然他一直坚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愿为自己澄清,但坊间的传闻难道不会令家人或父母难过吗?

“我的父母自小就教导我做人的道理,待人处事一定得问心无愧,他们相信我,并且知道自己的孩子并不坏,而我也一直坚信,谣言是会止于智者的,但有关我的传闻及抹黑的情况却越来越离谱,有必要适当的澄清。”

 

■详尽内容:第661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