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63个国家队,10岁的他们…

10岁世界冠军 颜熙恺 余曹健
2018年,我国增添了一队世界冠军,他们年仅10岁。
世界冠军这个名堂已是殿堂级之荣耀,但若加上机械人世界冠军,更是让人匪夷所思。10岁的孩子如何造出机械,更从63个国家队伍中脱颖而出,这一切都让人无法想象。
《风采》决定走入他们的校园,一探究竟,看看世界冠军之旅是如何造成,一探他们的成功之路。

▲这两位10岁的小男生,战胜了63个国家的队伍,成为了世界冠军,为国争光。两个小伙伴,一动一静,是最佳拍档。

走入莎亚南滨华一校
雪兰莪州莎亚南的滨华一校,堪称该区域极具代表的华小之一,更是高门槛小学。每年有许多家长为了要进入该校,都会透过各个管道尝试,期许可以顺利进入该小学,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名校学生。

在学校师长的努力下,该校的办学成绩更是卓越,在国内无数的赛事中都取得不错的成绩,能文亦能武,可谓文武双全。但2018年,滨华一校迎来了另一个里程碑,那就是世界冠军的诞生。

没错,世界冠军便是滨华一校的学生,两名年仅10岁的孩子。时隔多年,再次踏足小学,就像在回味那些年的自己。

走入办公室,玲琅满目的奖杯,让人有点眼花缭乱。师长的栽培固然重要,但是学生的努力也不可抹杀。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走入校长室,是一位女校长,她的名字叫做冯瑞雯。

冯校长:“对于学生摘下世界冠军,我觉得是一份肯定,肯定本校的教学理念,肯定教练与老师的用心,因此我倍感光荣,有这样的学生与师长,绝对是我的荣幸。期许他们可以再接再厉,做得更好。” 坐在校长陈应陞老师则是陪同孩子成长的陈应陞老师,陈老师坦言,本身是从第一届开始变已是带队老师,协助教练做辅导工作,同时陪同学生一起训练。“从来没想过会拿世界冠军,但是既然代表学校出赛,我们都会希望获得佳绩,所以想拿冠军的想法是有的,但没想到会成真。”

“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其实总有别扭的时候,而我们身为师长,则是不断鼓励,甚至协助他们渡过难关。而在这过程中,我们就像孩子的保姆,他们的身心灵,我们都必须照顾。”

孩子除了课业上的压力,还要面对赛事训练的压力。“孩子其实是有压力的,但是我们可以清楚的看见孩子不断的在改变,每次对于我们的要求,孩子都会尽力达到,这让我们很感动。”

▲滨华一校在莎亚南一带,可说是名校,许多父母都希望将孩子送入就读。

教练林可欣坦言,在学艺班中挑选学生不容易,毕竟大部分的学生都拥有稳定的技术部分,而真正需要挑选的是学习的态度与表达能力。“这一项比赛是需要完成一个机械人的创造,并需要学生自己去报告,因此我们挑选了这两位学生,他们都具备了技术与报告能力。”
“我们非常注重孩子的态度,同时孩子需要付出自己的时间。当然机械人的技术依旧是我们的考量的其中一个点,但一般上大部分的学生的技术几乎平均。而我们所挑选的学生都来自机械人学艺班,也意味着他们都已经具备基本的机械人基础功。”

从遴选到出队,足足历时一年,这一年里的血泪,也只有身处其中,方能理解。“被选中成为校队后,仍需要经过2个月的评估。在两个月的评估后,只有表现较佳者,才会被选中出校竞赛。”

“这两个月是评估期,而不是训练。真正的训练是在选定人选后,大约在4月份开始,便会不断的训练,直到7月份从国内的州际赛事开始,再到9月的全国赛,然后到11月世界赛。”

林可欣透露,这是一整年的训练,不间断的训练及不间断的教育,这样才培训出世界冠军。“我们共有两次的遴选,11月一次,隔年2-3月一次,这样的遴选为的就是让更多的学生有机会参与。” “获得世界冠军,对我们而言始终肯定。第一年参赛我们拿了全国赛第七名,到如今的世界冠军真的不容易。除了学校的支持,还有家长的支持,让我们可以不断往前走,成就今日的冠军。”

▲他们的冠军作品“Project Z”。

▲校长冯瑞雯表示感谢家协及各单位的协助,才有了今日的世界冠军。

▲带队老师陈应陞就像孩子的保姆,照顾他们的一切。

腼腆小男生 :我想再拿一次冠军
其实成为冠军的路,不容易。多少的泪水,多少的汗水,才造就了今日的冠军。陈应陞透露,由于自己带队多年,看见了无数的团队,更清楚知道要拿奖不是一件易事,因此对学生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

“我们就像他们的家人,都希望他们成才,所以有时候对他们很严厉,回过头望时,会质疑自己是否需要这么严厉。”陈应陞坦言,这样的事情经常出现,责备了学生,自己的内心却纠结。

每日放学后,学生除了吃饭、补习、睡觉外,其他时间几乎都放在进行机械人训练。而陪伴在他们身边的除了家长,就是这群老师与教练。陈应陞透露,有些时候甚至需要训练到晚上9点左右,大人都已经疲惫,更何况是10岁的孩子,因此他对父母的体谅及孩子的毅力,感动万分。

林可欣教练则坦言,家长载送及支持是他们动力的来源。“这两位同学的家长,真的很支持我们,除了协助我们找原材料,他们更是载进载出,让学生可以安心训练,而我们也可以安心教导。”

透过一年的准备,总算摘下世界冠军。“摘下世界冠军,的确是一份最佳的回报,不管学校、师长甚至家人,都感觉很荣幸,感谢他们给予我们那么大的支持。”

为了与他们相见,我们一直逗留到下课时间,总算看见了两名孩子与他们的家长。在他们的身上看不见太多的枷锁,只有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更丝毫没有冠军的架子,或许这就是青春无欲的表现。

颜熙恺,一个腼腆的小男孩 ,他很爱笑,但每一次的笑容都是轻轻的,嘴角微微上扬,然后在含蓄地收起。若别人不提,根本不知道他便是其中一位冠军得主。

余曹健,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相似箭一样的跑了进来,然后快速的整理自己的容颜,然后走了过来“嗨..”的一声,有点害羞。或许第一次见面,他隐藏了自己的好动。

一动一静的组合,创造出了世界冠军。在我们的要求下,他们从新演绎了当时后比赛的报告。一开口,便让人感受到冠军的气势。洪亮的嗓音,标准的英文咬字,娓娓道出他们的机械人计划。

在开始报告前,两名孩子早已在机械人前不断检查,为报告做好准备,而这当中全由两人处理,教练只在一旁观看。在完成检查后,两人便开始报告。或许你无法想象,乐高积木竟可以成为机械,甚至运作起来。

看着机械开始启动,缓缓的完成每一个步骤,除了不可思议,我想不到另一个形容词。两名孩子在我们面前,从新演绎了当时后的报告,那自信满满的面容,让人不禁想为他们大声叫好。

报告结束,拉了张椅子坐下,与他们聊天。两个小男生瞬间似乎打回原形,变得含蓄,与刚刚在报告时判若两人。

▲教练林可欣协助滨华一校校队夺下世界冠军。

▲孩子取得世界冠军的成绩,母亲倍感欣慰。

记者与孩子的对话节录:
记者:你们喜欢机械人吗?
颜:喜欢…从小就喜欢…
余:我啊… 喜欢吧…以前没有那么喜欢,现在更喜欢了!
记者:训练辛苦吗?(此时两人不约而同的望了对方,然后望望教练,似乎担心讲真心话会被责备。后来在师长的鼓励下,他们说出了自己内心话。)
颜:很累,很辛苦。可是很好玩…
余:辛苦啊… 我踢球的时间少了.
记者:拿了冠军,开心吗?还希望再次参赛?
颜:开心,没想到可以拿冠军,谢谢老师和教练…还有爸妈…
余:想…当然想!再拿一次冠军,谢谢教练老师和爸妈…
记者:在训练过程中,最难的是什么?
颜:难的是…不知道,就老师有时候有要求,自己会很担心做不到,所以很努力。
余:难…刚开始觉得难,后来就不难了。
在短短的访谈中,可以看得出孩子对于机械人有着热忱与热爱,他们不管多难,多累,都希望把机械人完成,因此获得冠军可谓实至名归,也让他们的小学生涯中留下一笔辉煌的记录。

▲在开始报告前,两人重复检查机械。

记者 : 智良 • 摄影 : Calvin @ Tag Studio •

 

■详尽内容:第681期《风采》
订购杂志 http://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