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老师 漫话校园喜乐与哀愁

罗盛威老师Profile:

七字辈。砂拉越人。
华小教师,曾于雪兰莪州蒲种益智国民型华文学校执教15年(2000-2015),现于家乡古晋甲港中华公学执教。
曾获新闻奖、散文奖、儿童小说奖。
曾出版儿童故事读本。
于3年前开始投入漫画创作,迄今已完成200多幅漫画作品,漫画多以教育及师生互动为主。
更多校园漫画浏览lohshinwee.wordpress.com

 

他,一名七字辈的华小老师,于华小执教已有17年的经验,于3年前开始投入漫画创作,他的漫画灵感很多是来自他在华小这十年多来所经历的趣事及经验,将教学的趣事投射在漫画里,让他与学生多了沟通管道,更促进孩子们的学习乐趣。

他就是来自砂拉越古晋甲港中华公学的罗盛威老师,曾于雪兰莪州蒲种益智国民型华文学校执教15年(2000-2015),才华横艺,曾获新闻奖丶散文奖丶儿童小说奖,同时也出版过儿童故事读本。

罗老师之所以开始画漫画,始于2014年批改学生的日记。 “当年批改学生日记的时候,偶尔童心一起,就会在学生的簿子上,画一个笑脸,或一只狗,或一只鸟,或一只乌龟。我相信学生会喜欢,所以就画了。”

 

 

学生看到可爱的漫画,偶尔也会学着画,久了,学生一直叫他画漫画给他们看,不过,基于时间关系,他一天只是画一格。等学生第二天再把日记交上来的时候,再画第二格。

“后来,叫我画漫画的学生越来越多,一般上,我都来者不拒。除非他们随便画格子,又或者平常功课都不做,不然我都会答应他们画漫画。”后来,叫他画漫画的学生达到十多个。他画了一个故事结束后,他们又会再画新的格子,又再画。

“可以说,是学生使我开始画漫画的。没有他们的要求,没有他们的鼓励,我不会开始画,也不会一直画下去。”

 

 

罗老师喜欢画漫画,学生似乎也喜欢他画的漫画。每次把日记派回去,看着他们抢着要把日记打开看漫画的样子,他就很开心。“画漫画,我开心,学生也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罗老师画的主要都是校园故事——学生与学生之间发生的故事,又或者学生与家人,学生与动物,此外也有动物与动物之间发生的故事。迄今,他已完成了200多幅的漫画。

他总认为,教导小孩子是最快乐的事,小学老师应该是最快乐的一批人。“我只想透过漫画,把我所感受到的快乐与大家分享。”

 

 

不是所有家长懂教育

在执教17年的教学生涯里,遇到许许多多教育的难题,但最让他印象深刻及难于忘怀,是一件关于学生集体逃课的事。

他回忆,当时有10位学生参与校后外语补习,那天却有7位学生逃课,其中两位身体抱恙,而另外5个则因为其中两个同学感到疲倦不想再上补班,故一起缺课,去学校其他地方做功课,直到补习时间完毕。

后来,他了解后,知道这两个孩子太累是因为平日一星期五天不是上课就是补习,学生们说,“补习太多了,感到很累。”

“学生在校外,每天晚上补一个半钟头,从八点半补到十点;另一位则补三个钟头,从七点补到十点。偶尔星期六也不例外。回到家,累了,合起眼睛,又是一天。第二天,张开眼刷牙洗脸背起书包,到校上课,放学补习。”

 

 

于是他向家长说明孩子们逃课是因为补习太多太累,希望家长关注这情况,怎知一个学生回家后却遭家长鞭打,另一个则是被拘束行动以后不得打电话给朋友。

他感叹,他会认为如果孩子补习过多太累,当妈妈的,一定会跟女儿好好谈谈。既然女儿太多补习感到疲倦,那就减少补习吧,把问题解决,但原来不是。

这件事后,让他发现原来有问题的,不一定是孩子,有时候是父母。 “我突然发觉,当纪律问题发生的时候,做老师的,不一定要联络父母,因为并不是每个做父母的都懂教育。”

教育一条长远的路,罗盛威表示,在教育这条路上,是需要老师与家长配合一起合作,努力建立孩子正面价值观,“教育最重要是塑造正确及正面的价值观及人格,而家长则需要多陪伴孩子,孩子与家长的关系是建立幼儿时期,这时候大量的陪伴及与他们阅读将让他们在往后的人生观及社交起着正面的效果。

 

■详尽内容:第661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