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嫂Connie 独家剖白与罗宾的36载情

罗宾走后,留下的所有生前物品、字迹,是宾嫂最珍而惜之的遗物,却每每让她睹物思人,万般思念上心头。宾嫂将此生第一次的专访给了《风采》,娓娓道出她对罗宾深切无私的爱,及两人鹣鲽情深的爱情故事。

 

2017年4月5日,62岁的大马资深艺人罗宾于广州因心肌梗塞逝世,震惊本地娱乐圈,不少圈内人及歌迷皆不愿接受,认为那只不过是假消息,未料这一噩耗证实是真的,令圈中好友及歌迷悲痛难抑。Connie一直在帮他处理身后事;惟奇怪的是,罗宾遗体运返大马后,灵堂一直由原配及子女主导,一直被歌迷及圈内人称为宾嫂的Connie,却没有出现在灵堂上……

“宾嫂”——那是罗宾把Connie介绍每一个人时统一的称呼。歌迷说,罗宾常常告诉他们:“你们有多爱罗宾,就要有多爱宾嫂。”

宾嫂在接受《风采》的专访时说:“我们在一起生活了22年,每天晚上睡前和天亮醒来之后,我们都会彼此拥抱和亲吻,说一些能带给对方正能量的话,这样的画面从未间断过。现在宾哥走了,但在我的心里他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因为我们早就约定下一辈子要再续前缘。这是我们为对方所许下的承诺。”

 

缘起缘灭情系4月 考虑3年才接受他

听宾嫂娓娓道来,两人从相识、相遇、重逢、相爱,甚至是离别,都发生在4月天。“我们这辈子的缘起缘灭,都很神奇地在4月发生,一眨眼,就36年了……”

1981年4月,18岁的Connie在一个聚会上第一次看到罗宾本人。当时的罗宾也只有25岁左右。聚会之后,两人并没有后续发展。隔年,罗宾就低调地结婚去了。

1983年4月,Connie到台湾深造,罗宾到台湾宣传,两人在台北街头相遇,但还是泛泛之交,只是从此保持书信往来,但过后,又因为搬家而失去了联系。

这一别,就是9年!1992年4月,在罗宾的一场演出上,Connie特别前往观看,并到后台找罗宾。这份重逢的感觉,两人开始有聊不完的话题,有心事都会向对方倾诉。从那一刻开始,两人的关系从普通朋友升华到知己好友。

“我们虽然相互欣赏,罗宾从一开始就不曾隐瞒我他已有家室一事,所以即便他对我再好,我还是苦苦挣扎在感情的边缘。我当时真的很痛苦,于是,我让自己冷静下来,理智地分析这段感情如果再走下去的话,我将可能面对的所有状况。”

Connie认真考虑了足足3年,就在1995年4月18日那天,她点头了,两人也正式“走”在了一起。她坦言,当初在她难以作出抉择的时候,一位老人家告诉她:“即使是有名有份的丈夫,也未必会如此疼惜你。”

“就是因为老人家的这一番话,内心多年来的纠结顿时豁然开朗。我找到了接受罗宾最好的理由,我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未来的日子绝对不会是一座玫瑰园。但我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决定要和他在一起,我就要有面对和化解所有困境的勇气和能力。我必须包容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家人,我给他的世界是我的全部,但这个世界还必须留下一角。这一角,就叫——体谅。我知道自己一定能够做到!”

“我的家人一开始就接受了罗宾,因为他们看到他对我关怀备至的爱。他对我的那份贴心,让我们换来了身边所有人的真诚祝福。我们在一起生活了20多年,打从第一天开始至他离世,他对我的爱和体贴始终没有转移过,22年如一日。”

罗宾和宾嫂于36年前相识,经过相遇再重逢,从泛泛之交到暗生情愫,没想到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让他们再次相遇,爱得真挚而深刻。

 

浪漫举动数之不尽

在宾嫂接受访问的1个小时里,她的每一句话都在诉说着罗宾的好,无论做人做事,在她眼里,罗宾都是完美无瑕、无可挑剔的。

“他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男人,无论对那个家,对他的孩子,甚至是对我和我的家人。每年的农历新年,他都一定会回阿罗士打陪孩子过年,每一个春节我都是形单影只。但只要他开心,我就开心。这是打从我接受他的第一天开始,我对自己说的话。”

问宾嫂,罗宾为她所做过的事,哪一件最让她感动?她甜笑说:“每一件都感动。”

她回忆,罗宾在生活细节上是一个会事事为她着想的人,比如,她要出门,罗宾一定事先把车子洗干净,为她准备好一切,在她开车前一定会送上一个吻,叮嘱她路上要小心,抵达目的地后一定要向他报平安。

“每天晚上就寝时,他会为我盖好被,赞美我对他的付出。有一次,性格浪漫的他因为知道我喜欢法国,特别买了机票带我去法国庆祝生日!我当时感动得不能自己。还有一次,他在我生日那天买了鲜花送给我,并调皮地唱生日歌惹我发笑……”因为有爱,所以回忆更美。

21年来,两人感情甜蜜,每天如胶似漆出双入对,一起出游享受二人世界。罗宾与宾嫂曾到过不少国家旅游,共同走过的这段记忆深烙宾嫂心坎,此生不会遗忘。

 

欠我的今生还不完

“他曾经对我说过,今生欠我的下辈子都还不了,我是继他母亲之后第二个如此为他奉献付出的女人,他说他能在人海之中遇见我,一定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一一记在脑海中。我很感动,也很珍惜他对我的付出。”

说到甜蜜处,宾嫂的笑容仿佛可以渗出糖来。她笑言,罗宾有时候也会卖萌,故意问她:你爱我有多深?“我就答他:10分。他笑骂我说:你很坏啊,我爱你100分,你怎么才10分?我说:我的意思是我十分地爱你啦!”宾哥就笑成一团。

罗宾最爱吃她拿手的鸡粥和焖猪肉,碰到罗宾有演出,宾嫂一定会炖上补品给罗宾滋补身体,还有把燕窝当早餐的呢!“每次我将煮好的菜端到他的面前时,他都会赞不绝口,都老夫老妻了,他还会跟我说谢谢!”

“你相信吗?在这20多年相处的日子里,我们没有吵过一次架,也没发过对方的脾气。我碰到问题时,他会用心聆听,然后给我提点和建议;只要他想要做的事,我都会拼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帮他达成。我说过,他就是我的神 – 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精神支柱,我的生命重心,就是他的开心。”

“我们互相扶持,相敬如宾,即使对方有不对的地方,也会好声好气去纠正。我们不止彼此欣赏,也互相包容。22年的时光太短暂,但那份恩爱甜蜜已经超越永恒。”

宾嫂直言,她的下半辈子再也容不下其他的男人了。

留言板和墙上挂着两人这些年来种种甜蜜的点滴。

变身商场女强人代他出面

1996年,两人正式走在一起的隔年,两人携手闯服装业和美容业。罗宾是艺人,不便露脸,她就一人带头在商场打拼,为了将来更好的好日子,也为了让她深爱的男人的3个孩子能过更好的生活。

“他是一个好爸爸,我们努力把生意做到最好,好让他能供孩子们念大学,每个月也给孩子的妈妈一笔生活费。”

打拼了近10年,生意上轨道了,淡出歌坛多年的罗宾一句“我想再唱歌”,宾嫂于是摇身一变,成为罗宾的经纪人。甚至帮助他进军中国,为的就是要圆他的一个歌唱梦想。

2009年再度回到马来西亚发展,罗宾说他想开演唱会,宾嫂又再为他四处张罗,并在2015年和2016年这两年,为他举办了3场大型演唱会,并录制新专辑回馈歌迷,让他梦想成真。“我觉得他此生应该无憾了。他希望做到的事,我都帮他顺利完成。”

宾嫂对罗宾的好,也赢得了宾迷们的肯定与爱戴。尤其是在多事之秋,他们对宾嫂不离不弃的支持,让她感动不已。

罗宾贵为大马歌坛一代巨星,为让他保有完美形象,宾嫂宁委屈求全,不求名分地位,甚至不要为罗宾生孩子,只要能在一起就是快乐幸福。

不要名分 不结婚生子不让他内疚

 

我很想知道,宾嫂和宾哥既然真爱无敌,她为什么从不要求名分,也没有动过念头想要跟罗宾拥有他们自己的小孩?

宾嫂想也不想就回答:“我爱他,不在意那一纸婚书,更不需要什么名分。坦白说,我们没有注册结婚,到最后没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其实那都是为了罗宾着想。”

“我们的确有考虑过要生儿育女。我在33岁那年想透后,决定不要孩子。我跟罗宾说,就因为我了解他是个好爸爸,如果我生下了孩子,他一定会因为顾此失彼而一辈子背负着一份愧疚感。我们在一起的初衷是要开心地过日子,我不想看见他左右为难,所以我心下就有了决定。”

她解释,不结婚并非罗宾不负责任,当中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不想罗宾因为3个孩子没有完整的家而感到内疚。

“所以,我跟他说,我不需要婚姻的保障。在法律上,我们虽然不是正式的夫妻关系,但我们却比很多夫妻还要恩爱。一直到今天,我心里还是藏着当年那位老人家跟我说过的话。”

罗宾与宾嫂在广州旅游的快乐时光成了最后的甜蜜回忆。

缺席葬礼以泪洗脸

今年的4月5日,宾哥宾嫂和歌迷们在广州度假,顺道处理一些事务。大家在早上时仍然开开心心,罗宾那天如常在睡醒后给了宾嫂一个拥抱和亲吻,到了傍晚,大家原本约好晚上到酒店大厅集合去吃晚餐,罗宾却突然表示感到不舒服。

“他想回房休息,我就陪着他,当时我建议他去看医生,但他一直很怕去医院和看医生,坚持自己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于是我就一直陪伴在侧。”

之后虽然他稍有好转,但不久又申诉身体不舒服,他那时候突然跟我说:“如果我有什么事,我们来世再见了。”吓了我一跳。

“不久后,他就在我怀里离世了……我当时整个人的魂魄似乎也跟着他离开了,一直抱着他不放。等到我回过神来,才把他搬到床上,并呼叫大家过来。庆幸的是,他走的时候没有痛苦,他甚至有机会好好地跟我诀别,应该是没有遗憾的了。但是我的心到现在还是在痛,很痛、很痛。”

然后,宾嫂联系了罗宾的大女儿,他的家人因为要从国外赶回马来西亚,加上办理签证需要一周,伤心欲绝的宾嫂,还必须强撑起疲弱的身躯,在广州多逗留7天。

那7天,宾嫂形容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她每天在歌迷的陪伴下,如行尸走肉般来回奔走于公安局、医院、殡仪馆。“我不吃不睡,把这辈子该流的眼泪都一次哭出来了。”

7天之后,罗宾的孩子到了广州,宾嫂和他们一起去了火化场,之后,他们就以罗宾“家人”的身份把罗宾的骨灰领回吉隆坡;而原本同行的宾嫂当下把机票的目的地换成了“沙巴”,独自一人回到老家疗伤。

在宾哥的葬礼仪式上,宾嫂没有出现。这个时候的她,选择在家为罗宾念经拜佛,泪流不止,痛不欲生。

“我一切的出发点都是要为罗宾好,我知道他希望是由我来处理他的葬礼,也希望见到我。但当时的情况不允许,若我出现,一定会被媒体高度关注,到时也只会出现一个吵闹不休的局面。我只要罗宾安息,我知道,爽约的我会得到他的谅解的。”

(左图)罗宾遗体运返大马后,灵堂一直由原配及子女主导,一直被歌迷及圈内人称为宾嫂的Connie,却没有出现在灵堂上。
(右图)罗宾于广州因心肌梗塞逝世,宾嫂待在当地7天,特地等到罗宾的子女赶抵广州才进行火化及哀悼仪式,证明宾嫂并非要独占罗宾。

 

为他圆遗愿 做义工开设餐厅

8个月后,宾嫂平静地接受自己生平的第一个媒体专访,她说,虽然到现在她还是会在睡前哭泣,仍走不出伤痛,但情况已经比事发初期好很多了。

“我之前每晚临睡前都希望自己明天不再醒来,我每天都祈求罗宾带我走,也曾有过寻死的念头。我最近因为心跳不规律而去接受检查,当医生告诉我疑似心脏衰弱时,我竟然开心不已,我想我应该可以很快就能见到Ling了!”Ling,是他们称呼彼此的昵称,意思就是Darling(亲爱的)。

就因为罗宾生前曾说过,希望有朝一日能皈依。宾嫂再回到沙巴后即刻皈依,每天都在家念经和修禅。“我不是为自己,我是为罗宾而念的,无论他此刻身在何处,我都要他开心、宽心。”

感应到他在身边

“很玄的是,我能感应到罗宾其实一直在我身边。每当我的左手莫名地有种触电的感觉,我就知道他回来了。还有,我不时会嗅到他生前洗完澡的香味,甚至是他所习惯搽的风油味,也不时会感觉到有人在厨房和睡房里走动。我不是胡思乱想,更不是幻觉,我知道这是真实的。”

宾嫂最后说,为了罗宾,她会选择好好地活下去。“我还要为他完成他生前两个还未完成的梦想。第一,到中国当义工,为当地贫穷的孩子开拓教育的希望;第二,成立‘宾嫂厨房’,罗宾最爱吃我做的菜,他说,我一辈子为他打造了很多以罗宾为品牌的事业,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可以再开设一家宾嫂厨房,就建在一条美丽的河边,把我的好厨艺和所有的好友们分享。”

“为了罗宾,我一定会快马加鞭,从伤逝中站起来,用爱和微笑重新拥抱这个世界!”

逢初一十五宾嫂必准备好供品拜祭挚爱。

 

■完整内容:第661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