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管学生闲事 鸡婆老师 降级也无所谓

   

 

 

 

 

柯世力老师Profile:
年龄:48岁
学历:STPM/槟岛马师范学院毕业
资历:25年教书经验,期间为报章和杂志写过不少专栏
荣誉:2005年卓越服务奖

问:身为一名老师,对你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答:我比较注重育人,但校方却比较注重成绩,而教育局除了注重成绩,更注重大大小小的报告和数据。我即使无法升级,也坚持用90%的时间与精力来育人。我常说的一句别人不敢说的话:对学生要真,对报告要假。(有人统计过,目前教师必须上网填写大大小小80余项报告,如对报告认真了,老师已没有多余的精力育人。)

问:面对你曾帮过的学生,包括一家四口都听障的一年级女学生;爸爸意外溺毙,越南妈妈因非法工作而被遣返回国的学生,你是怎样发现而又怎样帮助他们?

答:刚开始调来农村微型华小,遇到一家四口都听障,而小女孩江玟慧原本并不在我任教的班级中,但我知道她是听障的;一开始我是尽量避开玟慧,因为我怕我会心软,怕我的“鸡婆老师”本性就会再现,又再“多做一点点”。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她哭了,因为政府提供的单边助听器坏了送修,两个月还没修好,她听不到体育老师的指示,不会玩团队游戏,心一急就哭了。而我刚好走过,放学后,我拦下前来载她的爸爸,然后比手画脚跟他爸爸江玉辉(41岁,割胶工人,也是个听障人士)说,我想替他的女儿在面子书展开众筹,以配置全新优质助听器。得到她的父亲的同意后,当晚我就在面子书发帖众筹,10天内共筹获逾3万令吉(一对优质儿童助听器需1万2000令吉左右)。这笔钱足够让玟慧升上中学乃至大学时更换成人助听器。

怡保一家助听器公司的老板林俊彦先生得知江玟慧的情况后,答应无条件赞助玟慧一对优质进口助听器,而那笔善款就由家教协会代为保管,供玟慧日后维修及更换成人助听器之用。

现在我每个星期都必须戴上特制降音听筒,替玟慧检查助听器是否出现噪音等问题,遇到学校假期,我就必须去她的家检查助听器兼教她说话和读书。

而爸爸意外溺毙,越南妈妈因非法工作而遭遣返回国的两姐弟,我是有一次代课时,发现她的脚患上皮肤病,我问她为何没人理会,才知道她现在由年老的外婆照顾。而这次我没有公开众筹,只在朋友圈发私信为她两姐弟筹款买文具和营养早餐。至于原因,因为之前的公开众筹已经被警告,所以我只能以不公开的方式在朋友之间寻求众筹。

代课变魔术时,柯世力喜欢叫玟慧当助手,上天少了给她的东西,柯老师能补,就补一点。

 

校方发3封警告信

问:担不担心外界的闲言闲语?面对时你怎样应对?

答:我是通过面子书在网上众筹,这过程无法低调,必须高调扬善;不能理解的人好多,他们觉得我张扬、高调、沽名钓誉,想成为“网红”。对此,我不加解释,做就是了!每一次众筹,身边都会出现小人搞破坏。我是能做到“横眉冷对小人指”,结果是“俯首甘为降级牛”。我当了8年副校长,其中两年是当行政第一副校,因为发生太多不愉快事件,面对小人中伤和孤立,在心灰意冷之下申请降级转校,因为只有降级才能尽快转校,我申请降级转校当第二、第三副校长,等了3个月也没有空缺,最后干脆申请降级当回普通老师。

问:从开始教书,到现在为止,有什么学生让你印象深刻,请举出2个例子,包括好的和坏的。

答:印象最深刻的是带有(我一直不肯用“患有”)兔唇的小女孩小晴;至于最坏的学生,其实我不喜欢用“坏”来形容学生,因为打从心里认为:没有一个学生是真的坏,我只能说坏的背后一定有原因。教书25年,我遇过最顽固的是一名叛逆的10岁女生,家庭有点问题,我用了5年时间才感化了她,她现在是我的干女儿,目前定居新加坡,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和可爱的女儿(我也顺理成章当了外公),也有很不错的职业。

问:如何看待现在的老师和教学方式?

答:首先,我不可以一竹竿打翻整船人。和我那个年代比较,新一代的老师对不合理的待遇是比较敢怒敢言,比较敢跟行政人员争取、对抗,那是好事。比较负面的是,他们比较不懂谦虚,对年长的老师(甚至教过他的老师)缺乏尊重。我亲眼看过一位30来岁的男老师,回到母校执教,却鼓动老师们一起杯葛曾经教过他的副校长。我觉得感性的人比较适合当老师,可惜的是新一代的老师大都比较理性,只做分内事。

问:在面子书上,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放大,对于这点,你是怎么看?

答:虽然我偶尔会在面子书发发牢骚,但我还是很乐观地看待它。毕竟,我努力这么多年,认同我的脸友占95%。他们除了热血,还完全信任我,只要我一呼吁,他们都会二话不说的伸出援手。例如我被小人中伤是常有的事。记得有一次,我放学后载一名吃不饱的小女孩(她的妈妈因迷信是她的出生导致家道中落进而破产而不疼她)去买新书包代替破烂不堪的旧书包,虽然事先经过她家人同意,还是被“有心人”套上莫须有的罪名:男老师和女学生孤男寡女,单独外出。老实说,为了帮学生筹款、买校鞋、书包及帮学校筹书,我已收到3封警告信。有时会感到气馁,不过最多一两天,我就又正能量满满。

每次载玟慧到怡保维修助听器时,她的父亲都会陪同,但第四次她的父亲必须工作无法陪同。而在吃午餐时很自然地喂了柯世力一口,旁人满满感动,柯老师倒是愣了一下。
玟慧吃东西时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吃几口就不忘喂爸爸吃。

 

 

■详尽内容:第661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