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的大马人很好骗?假和尚来马敛财

新闻背景:来马洗碗 流落街头
2017年11月,两名担任拉车夫的中国籍老翁谎称遭一名40岁的中国籍男子欺骗,在大马洗碗可赚取每月4000令吉,于是家庭贫困的他们决定自费买机票远赴大马捞金,怎料却在大马不断遭遇不幸。他们称被房东殴打、被打劫,以及被人逼做假和尚。但是,之后他们遭人踢爆原本已计划来马当假和尚,连和尚服和佛牌都已备好。眼见事迹暴露,他们连忙搭上计程车仓促逃走,自此不见踪影……

两人远道而来,是否真因家中贫瘠才迫使他们走上当假和尚这条路,欺骗大众善心,真相只有他们心知肚明。

 

假扮被中介骗来马

当你遇到和尚前来化缘,你会给钱吗?

大马的“假和尚”风气已存在十余年之久,非但不曾收敛,反而愈加猖獗,使社会大众对佛教产生负面印象,更致使民众对僧人唯恐避之不及,敬心不再,反倒是疑心重重。

据知,假和尚大致分为两派:南传和北传,假南传和尚从泰国来马,假北传和尚则来自中国。大马正是他们眼中的“托钵天堂”,因大马人对于佛教教义一知半解却又迷信,部分假和尚更直言大马人很好骗,这些假和尚利用旅游签证入境,千里迢迢抵达大马,披上劣质袈裟和尚服实现他们的淘金梦。

早前,《风采》接获情报,有两名老翁朱英林(67岁)和雷敬云(75岁)从中国远道而来大马行骗,在柔佛地区落脚,记者南下柔佛新山,期盼能搜出这两名假和尚的下落,调查他们背后是否受到集团操控。岂料这俩老翁早已收好行囊逃之夭夭,自此行踪不明,无人再见过他们。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风采》寻上曾接触两名假和尚的目击者,即是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副主任林道祥和马来西亚道教总会柔佛州分会署理主席吕吉相,讲述这两名老翁的际遇,盼能得到线索寻获他们。

据他们所述,根据朱英林和雷敬云的说辞,两人来自中国苏州,原本在中国火车站拉车,月入仅500令吉的微薄收入让他们不堪负荷沉重生活压力,后在一名40余岁中国籍男子的游说下,决意自费到大马寻求另条财路,转行以每月洗碗赚4000令吉,为的是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据知,朱英林曾因被拖拉机夹压手部造成轻微残疾,家中有两名平均年龄40岁的儿子,却仍需他出外养家糊口。较年长的雷敬云更已抱孙,家庭经济负担日渐沉重。

 

林道祥将朱英林和雷敬云安顿在福乐安老院,岂料他们匆忙逃走,让人不解,不禁让人猜想他们是否心中有鬼。(图右)朱英林和雷敬云是自费购买机票于10月29日从广州来到大马,并定在11月26日返程,因此估计他们两人早已逃回中国。

 

恶行遭揭发立即搬走

今年10月29日,缴交1250令吉中介费后,老态龙钟且步伐蹒跚的两人初次踏上大马国土,在新山士乃机场降落后获得中介男子的接待,方得知他们的新工作竟是假扮和尚骗钱!

不愿接受事实的他们与中介男子僵持不下,该男子假借安排工作之藉口趁机开溜,留下无依无靠的他们俩在街头流浪。两人露宿街头两天后,获得好心本地男子协助,安排他们于11月1日入住新山市区某间位于店屋楼上的老旧旅店。

朱英林和雷敬云声称不断遭房东以言语侮辱,不甘受辱的他们一气之下在居住11日后搬离该处,再次流落街头,更被带往警局盘问。后于11月12日早上,他们获林道祥和吕吉相安排入住福乐安老院。

原以为这是一则老人被欺骗的可怜事件,怎料剧情反转直下,看似无辜的两人却被发现行李藏有穿过的和尚服及佛牌,让林道祥和吕吉相怀疑他们早已预谋来马伪装和尚行骗。

面对林和吕的质问,他们闪烁其词、支吾以对,更令林和吕深觉这两名老翁有可疑之处。朱英林和雷敬云仿佛做贼心虚般,于当天下午立刻搭德士仓促离开,从此不见人影。

之后,林道祥说,经他查证后发现,两名老翁早在来马前就已支付2000令吉以加入“假和尚协会”,因此他相信他们早已准备来马当假和尚,趁机大捞一笔。

 

褪色的旅店招牌显出年代感,里头更是残旧不已,让人猜不到此处竟是许多假和尚的居住地。
“假和尚宿舍”管理人郑文祥嫌恶地说,这数大包佛珠佛牌是之前假和尚遗留下来的,让他不知如何处置,如今吕吉相已以郑文祥名义捐出,为他积福。

 

捣入假和尚落脚处

《风采》记者经过一番寻踪追迹,抵达了这两名假和尚曾经的暂居地,该老旧房屋前身是旅馆,后改为公寓,长期租借给他人。

据了解,该建筑分为3层楼,第一层的住户是印尼籍妓女,中间层住着变性人及孤苦老人,顶楼则是该两名假和尚的暂住之地。

经过一番叫唤,有位赤裸上身的视障男人应门,他得知记者的来意后,便大声说:“他们早已经不在了!”。这名为郑文祥(54岁)的视障男人是该单位的管理员,负责替房东收租金及监管租户行为。在两名假和尚朱英林和雷敬云暂住时期,正是由郑文祥接待他们。

虽然他无法看见他们,却清晰回忆起他们的言行举动,“他们口操中国腔,讲话异常大声,就像吵架似的,每天回到房子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很健忘,常自己忘东忘西却诬赖其他住户。”

 

接待假和尚入宿近17年

接着,郑文祥透露出惊人情报,原来这17年来不断有假和尚在此租借房间!他回忆道,于2000年双眼已全盲的他透过旁人描述,首次发现部分租户的可疑之处,“当时有位女性长辈常来照顾我,某天她就紧张地告诉我,这里的住户光头、穿着和尚服回家,而且以大量零钱缴交房租。我在疑惑之下拨电给房东欲问个究竟,他仅说有钱收就好,别管这么多!”房东的含糊其词让郑文祥起了疑心,虽不再多问,却悄悄留意之后是否仍有其他假和尚前来租房。

他也说,“自2000年起,这单位曾经有固定的5至6帮假和尚每月轮流居住,每帮人约2至4名,男女皆有,都是年迈者。一帮人每次仅停留一个月,接着便换下批人进来住,以此类推。我的手提号码已经出名了,他们一传十、十传百,只要找我就有房子住。”

他透露,这些和尚在清晨7时出门,约傍晚7时归来,此外他朋友也曾目睹他的3位假和尚住户联手在外贩卖佛牌及佛珠。此外,郑文祥与其中一位名为“老李”的假和尚聊得特别投缘,郑文祥从中获知对方是持旅游签证前来,“他们也会告诉我最近生意比较难,但不透露具体金额。”

 

朱英林和雷敬云声称中介“要他们假扮和尚但他们拒绝了”,却被林道祥和吕吉相发现朱英林和雷敬云的行李藏有和尚服后,指示雷敬云穿上。他们指该和尚服已有味道,不似新的。
在入夜的小贩中心,一名泰国僧人主动向《风采》记者一行人寻求布施,有违出家人应遵从的教义,让人质疑他出家人身份的真实性。

 

向假和尚探口风

据马来西亚道教总会柔佛州分会署理主席吕吉相所述,新山有数个地点是假和尚最常出现的旺区,而每晚人潮汹涌时,他们必定会现身化缘,因此《风采》记者便决定到其中一间小贩中心进行蹲点,等待假僧人的出现。

待晚上8时余,夜幕垂落,小贩中心愈发热闹拥挤,食客挤满了座位。就在此时,一名身穿桔黄色袈裟的泰国僧人出现在这间小贩中心,他托钵走到每桌前化缘,每到一桌便将钵呈到他人面前,等待善心人士的善款。

就记者所见,大部分民众都乐意布施,连店家也捐出5至10令吉不等。待这名泰国僧人走到我们这桌时,我们便与他展开一番对话,以试探其真伪。他口操流利华语,稍微带有泰语腔调,偶尔也出现听不懂华语词汇的情况。

记:你是哪间庙的?
答:泰国庙。
记:你做和尚多少年了?
答:15年了。
记:你是哪里人?
答:泰国人。
记:多久回泰国一次?
答:每个月回一次。
记:我们想过去施善,带着食物过去,你的庙靠近哪里?
答:啊……(迟疑数秒)Bukit Indah。
记:每天晚上都会出来?
答:可以可以,马来西亚可以,泰国不可以。
记:几点出来?
答:早上11点到现在。
记:一天可以筹多少钱?
答:有时100令吉,有时80令吉。
记:每次单独出或一起出?
答:都是一个人。
记:住泰国还是马来西亚比较多?
答:泰国。
记:你是念什么经?
答:吉玛拖艾未经(译音)(说着便将手上大捆手链拿给我们看,并反问“要随缘吗?”)
记:有看过其他中国和尚一起化缘吗?
答:有,最近有两个尼姑。
记:很好哦?出来卖这些东西,钱又拿回去庙。
答:对对对对对。

与该泰国僧人交谈后,吕吉相断定他肯定是假僧人,因为钵用以装食物,并非金钱,加上僧人过午不食,晚上也不能出外,此外僧人不会主动兜售物品。

另外,吕吉相曾在新山一带遇过数位假僧人,包括新山咖啡店一个一口中国腔调的尼姑,以及一名多次在士姑来皇后花园出没、身穿黄色和尚服的“和尚”,以警惕市民。

 

马来西亚道教总会柔佛州分会署理主席吕吉相说,他对朱英林和雷敬云的说辞一直有所保留,不曾全盘相信他们,如今他们仓促逃走更验证了他的怀疑。
马来西亚佛教总会副总务吕吉生居士说,假和尚不难辨别,前提是民众对佛法有基本认知,因此佛总致力于提升人民对僧人或佛学的了解。

 

如何辨别假和尚?

僧人(泛指和尚与出家人)出外化缘本是一件庄严之事,除了是僧人修行功课之一,让他们亲身体验众生苦难,其意义也在于令众生种福田,为他人提供行善的机会。惟普遍民众无法辨别前来化缘的僧人究竟是真或假,便怀着一颗善心布施钱财或购买佛牌佛珠,殊不知根本是好心做坏事,让假和尚愈加猖狂。有鉴于此,《风采》从各宗教网站与书籍中整理了真正出家人在出外化缘时应有的德行,供民众参考,避免再受骗。

1. 佛教戒律十诫提及“不捉金银宝物”,出家人仅能化缘食品,不能向外界索要钱财。
2. “托钵乞食”属于佛家修行方式之一,有着严格的规范限制,出家人必定集体出行、不追讨、不多言,更别说是发出声响吸引注意力。
3. 出家人托钵时仅注重行仪,垂目低视,注视着自己的钵,不东张西望。
4. 出家人仅能依次化缘,不分富贵,且不能随意挑选对象。
5. 出家人仅在午前化缘,恪守十戒之一“不非时食(过午不食)”,因此下午和晚上不能出外化缘。

 

未违法无权逮捕

马来西亚佛教总会副总务吕吉生居士说,假和尚现象在大马各城镇已存在多年,加上无权限采取取缔行动,佛总只能致力提升民众对于真正出家人的认识。

“假和尚仅托钵讨钱,没有违反法律,佛总无法采取行动。佛总曾跟槟岛市政局合作,分别在北海和槟城举办了两次活动,也曾邀请法师开办讲座,让他们了解真正的托钵形式。”

他也说,供养“三宝”是大福田,造成民众乐意奉养,使有心人士趁机行骗。他劝导,民众若真要出一份力,可捐钱至寺庙,以防善款落入不法人士的口袋里。
此外,吕吉生说,佛总也曾推行“僧伽证”,呼吁全国正统出家人申请以证明出家人身份,然而终究不受官方承认,因此若政府能够推行官方僧伽证,便能有效制止假和尚的诈骗行为。

 

■详尽内容:第662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