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首相旺阿兹莎: “其实,我只想在家相夫教子”

“十年”是标志性岁月,十年树木,十年寒窗,十年磨剑,十年人事几番新!
不过,对于安华及其家人而言,“廿年”却是不堪回首、沧海桑田的岁月。
妻子旺阿兹莎,从相夫教子的女人,变成代夫从军的领袖,如今还贵为大马副首相。
长女努鲁依莎,从一个清纯少女,变成“烈火莫熄公主”,还担任第三届国会议员。
次女努鲁努哈,从一个内向寡言的小妞,变成勇敢坚强的女人,在安华被判二度入狱时,发动“迈向自由之路”运动,声援父亲。
因她们的坚持,守住了这个家,也守住了江山,最终迎来了安华的王者回归……

前半生意气风发

自1968年,安华活跃于学运,注定其一生不平凡的机遇。他在1974年,当选大马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主席,并率领一群大专生,抗议乡村贫穷与饥荒,结果在内安法令下,被警方扣留逮捕。

1982年,时任首相马哈迪,邀请安华加入巫统,令其支持者大跌眼镜。同年4月,安华在第六届全国大选,当选峇东埔国会议员,自此政途平步青云,意气风发。

随后,安华曾先后掌管青体部、农业部、教育部与财政部,并于1993年受委为副首相兼财政部长,风头一时无两,这时安华离首相之座,仅有一步之距。

可惜,这一步看似这么近,却是那么远。1998年,安华因涉嫌多项不道德行为,包括贪污、滥权、婚外情、同性恋、出卖国家情报等罪名而被捕,并被时任首相马哈迪罢免官职。

较后,安华又在巫统议决案中,被逐出巫统,以致他也在一夜间,从身居第二要职的副揆,变成阶下囚。

1999年4月14日,安华因渎职之罪,而被判入狱6年,翌年则因肛交罪,而被判入狱9年。悲剧,就从这里开始……

▲左:当年安华入狱,旺阿兹莎母兼父职肩负养育6个嗷嗷待哺儿女的重担。右:四女努鲁依曼订婚时拍下的全家福。后排左起:三女努鲁依尔哈、独子莫哈末依山、幼女努鲁哈娜、次女努鲁努哈、长女努鲁依莎。

锋芒太露身陷囹圄

安华入狱后,其家庭原有的幸福、温馨与天伦之乐,一夜之间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哀愁与泪水,而《风采》曾三度采访其家庭,并见证其家人的心路历程。

当年,安华长女努鲁依莎仅有17岁,次女努鲁努哈中学尚未毕业,儿子依山就读中一,而最小女儿努鲁哈娜只有9岁,他们眼睁睁看着父亲,被两百多名真枪实弹的警员与飞虎队,从家中被押走。

1998年9月20日,安华在住家被警员硬闯而落网,当晚的暴力与枪口,让妻子及6名子女,烙下难以磨灭的伤口。

当晚10时许,安华遭蒙面特警押走,依山欲扑向父亲,却遭警察示枪拦阻;努哈遭特警枪尖顶触,以致身体瘀黑。当时第四名女儿仍在房里睡觉,旺阿兹莎情急之中,带大拖小领着5名孩子,尾随安华乘坐警车,竟把小女儿遗忘而独留在家。

▲左:1998年次女努鲁努哈亲睹父亲被捕,妈妈帶她与姐姐到监狱探访。右:2015年2月10日上午,旺姐带着子女及孙儿,一家人陪安华出庭,为他打气,但最终仍因鸡奸罪成而被判入狱5年。

旺姐一拖六走上街头

原是一位眼科医生的旺阿兹莎为了让安华获释,她不惜抛头露面,从低调走向高调,接受国内外各大媒体专访,炮轰大马司法不公正,企图引起国际关注,并为丈夫平反。辞去眼科医生时,曾经哭足一星期。

旺阿兹莎性格贤惠,原本只是在家相夫教子,自安华被捕后,她由安华背后的女人,走出厨房挺身参政,蜕变为独当一面的反对党领袖,并领导“烈火莫熄”全国政治运动。

当时,其六名儿女尚小,旺阿兹莎总是拖小牵大,为安华获释之事奔波,而且还需照顾儿女幼小心灵,担心他们不晓得如何面对失父之痛,尤其是幼女哈娜。

“当年,安华被警察押走后,哈娜哭着追在警车后,并喊叫安华的画面,我仍历历在目。自此一段期间,哈娜经常躲在被窝,久久不愿出来见人。”

安华入狱后,旺阿兹莎代夫从军,她曾上阵1999年、2004年及2008年全国大选,连任三届峇东埔国会议员,成为大马首位女性国会反对党领袖,以及大马首位女性政党党魁。在2018年全国大选后,旺阿兹莎不但担任班登国会议员,还出任大马副首相,或许这是她始料未及之光荣。

▲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曾于2013年接受本刊专访,话题围绕国外念书时期、家庭生活,还大展厨艺自制芝士蛋糕飨本刊记者。

坚信司法不死誓还夫清白

然而,旺阿兹莎是安华背后的女人,又怎会追求这些荣耀呢?她最大的心愿,实是希望司法还安华一个公正,让安华尽快返回其身边,恢复昔日的家庭天伦。

她的心愿终于获得实现。2004年9月2日,安华上诉得直,大马联邦法院推翻其鸡奸罪名,安华终能重获自由,两人分离5年后,相拥而泣,一家人再次团聚,可惜另一劫还在后头。

2008年7月31日,旺阿兹莎辞去峇东埔国会议员,制造补选让安华重返国会,然而安华上阵补选前,其前助理赛夫向警方报案,自称曾被安华鸡奸,让安华再度惹上肛交罪,而《风采》也在同一年,第二次专访安华与旺阿兹莎,当时她已受勋拿督斯里,并笑言与丈夫“平起平坐”。

2013年全国大选,安华当选峇东埔国会议员,直至2015年,他因第二次肛交罪成立,而被联邦法院判入狱五年,在双溪毛糯监狱里服刑,峇东埔国席也随之悬空,旺阿兹莎再次代夫出征,第四度当选峇东埔国会议员。

在第三次的专访,同样的人物,同样的地方,截然不同的心情,一切仿佛又回到原点,安华又因鸡奸案入狱。唯一庆幸的是,当年6名子女都已长大,并继承夫妻俩优秀基因。

▲2015年,安华3个女儿陪母亲第三次接受《风采》访问。安华背后的女人,为他撑起了半边天,如今终盼得王者归来。

长女为父出征捍卫正义

安华夫妇育有5女1男,但众人都将焦点放在长女努鲁依莎身上,并为她取名为“烈火莫熄公主”。2003年5月9日,她大学还未毕业,就与柔州皇室成员阿末沙里尔结婚,两人育有一男一女,随后努鲁依莎当选班底谷国会议员,2015年两人离婚。

努鲁依莎的清纯形象,俘虏许多年轻人,安华在1998年入狱后,努鲁依莎崛起成为政坛新星,她在2008年正式踏入政坛,连续两届成为班底谷国会议员,并担任人民公正党副主席。

除了努鲁依莎,其他5名子女为努鲁努哈、依山、依涵、依曼与哈娜,他们原本过着低调生活,自父亲第二度入狱后,他们挺身而出,发动“迈向自由之路” (March to Freedom)运动,声援父亲。

▲左:安华于今年5月16日重获自由后,他说现阶段最想做的就是陪伴家人,他在第一场记者会上情不自禁亲吻妻子旺阿兹莎的额头。右:在1998年安华入狱时,长女努鲁依莎开始走上街头,20年来挑起改革使命,捍卫父亲,被称为“烈火莫熄公主”。

次女忘不了父亲被捕之痛

安华入狱,次女努鲁努哈领导“迈向自由之行”运动,争取释放安华。努鲁努哈没有姐姐的高调,不常曝光。

努哈毕业于美国乔治梅森大学,修读艺术及视觉工艺系,职业为3D及视觉设计师。她毫无政治经验,既没有大姐的稳健台风,也不及母亲的淡定从容,她在群众面前演讲时,甚至一直吃“螺丝”。不过,努哈不但遗传母亲柔美的外表,她还像其父亲般,拥有坚定的内心,积极的思维,以及不屈服的个性。

父亲首次入狱时,她看着母亲一人咬紧牙关,熬过各种困难与压力。那种痛苦,她认为一次就够了,未料相隔17年后,父亲又因同样指控而入狱,这教她与姐弟妹如何接受?

努哈表示,家庭失去父亲的依赖后,她只能跟随妈妈与姐姐,南下北上奔波,向各方争取释放父亲。“我永远无法忘记父亲被捕的那刻……”眼看父亲被警员押走,那是撕心裂肺的痛,她担心父亲不会永远回不了家。

     ▲左:时任首先马哈迪与安华情同父子,摄于1997年。右:面对曾经监禁他入狱,又赦免他的首相马哈迪,安华可说是百般滋味,但他说为了国家,他原谅了马哈迪。
———————————————
■详尽内容:第669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