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于爱,我选择原谅狼父!

被色魔性侵,是女人毕生无法痊愈的伤口,每当忆及即感受撕心裂肺之痛。倘若那名施暴者,是最敬爱的父亲,那么悲痛又得加剧多少?当许爱菱(36岁)的青春肉体映入父亲的淫邪目光中,如同逃不出牢笼的猎物,她懵懵懂懂惨沦为父亲的性猎物,彻底粉碎她对生活的美好幻想,自此万劫不复,坠入无边无尽的暗黑深渊。恐惧与孤独笼罩着她,让她童年活得唯唯诺诺,在每个夜晚里泣不成声。

一头俏丽短发的许爱菱五官端正,个性爽朗,讲起话来铿锵有力,往事对她造成的阴影已随着岁月沉淀下来,化作心底的伤疤,让她变得更加坚毅勇敢,近期更敞开心扉与大众分享她的过往。惟,当谈论起这段无法扭转的往事,仍勾起她压抑在深处的痛,使她禁不住泪流满面……

睡梦中被爸爸摸胸

许爱菱出生于槟城,家境中等,父母为了维持生计终日忙碌,缺乏沟通,自爱菱记事起,父母的关系已长期处于僵持状态,这也让她非常羡慕其他美满家庭。

对年幼的她而言,原以为父母关系破裂已是最难过的事情,岂知在她小学四年级时,是她噩梦的开端。她记得一清二楚,事发当时是1992年,是槟城历年来最严重的水灾,父亲的行为如同将她抛掷至最冰冷刺骨的海水中,让她一次又一次感受到没顶的绝望与无助。

“那年水灾非常严重,我们家进行灾后清洗工作后已是晚上,大家都非常疲惫,昏昏沉沉地睡去了,突然爸爸过来摸我胸部。”许爱菱震惊却不知该如何反应,父亲却仿佛将沉默视为允许,开始不定期在夜晚触碰她的身体。

后至许爱菱升上中学初三,固定在学校假期打工赚取零用钱的她,某天因身体极度不适,只好由爸爸来载送她回家,“我觉得奇怪,为何是由爸爸来照顾我,他替我全身涂粉,抚摸我,但我病得十分严重,只想躺着好好睡一觉,什么都顾及不了。我觉得很疑惑,为什么爸爸会这样摸我,却不敢告诉妈妈。”


▲ 许爱菱因自身的勇敢和坚强,在女人行表扬大会荣获个人奖项,她对于自己的获奖表示感恩,亦谢谢推荐她的好友Sally Wong,让她得以将这段经历分享予大众,藉此鼓励更多人坚毅面对人生。

性情粗暴吵架动刀

在许爱菱的印象中,父亲是名粗暴的人,曾在与妈妈哥哥吵架时挥舞菜刀,在子女犯错时也会用藤条大力鞭打至出血,让她又惊又怕。

许爱菱家中只有三间房,她与父母同房,另间是两位哥哥同睡,最后一间则是储藏室。她的母亲与父亲长年冷战,不愿意与爸爸同房,当爸爸睡在房间,妈妈就会搬出客厅睡,这也为父亲制造了性侵她的机会。

对于年轻的爱菱而言,她觉得这是不妥的行为,却又不知如何抵抗,她只得从中学起默默清理后方的储藏室,夜里就睡在那儿。然而储藏室也是全家人的更衣室,大家进进出出,若锁门会遭受早起出门上班的妈妈责骂,让她有口难言,十分委屈。“我记得有一次,爸爸用口对着我下体,然后进行抚摸等动作,我很想抗拒,却又不知要怎么办,因为他始终是我的爸爸,这个亲子关系仿佛就在告诉我,不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否则爸爸会坐牢。”

忆及父亲曾警告她不许将此事告知别人,加上父母的关系不好,渴望完美家庭的她更加不愿导致现有的家庭关系更加恶劣,否则这等于是她亲手摧毁了自己的家庭,她每晚都在矛盾痛苦中苦苦挣扎,却思索不出一个恰当的解决方案。

▲ 爱菱极具绘画天分,在自家店铺的墙壁上任意挥舞画笔,画出了栩栩如生的壁画。

靠书籍抚平心灵创伤

亲人理应是人们活在这世上最温暖的依靠,更何况是有义务保护家人的父亲,但爱菱的父亲却一次次给予她精神与肉体上的伤害。

许爱菱坦言,当时她痛恨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更是怨恨母亲对父亲的长期冷漠间接引致这起悲剧,“我妈妈在生完孩子后改信天教,天教条规是信徒不得与非信徒发生性关系,妈妈就以这为由拒绝爸爸的求欢,但他们为了孩子选择不离婚。”

经历了不愉快的童年,许爱菱大量阅读心灵方面的书籍,“我常觉得自己有问题,也很想了解该如何增添自信,学会如何爱自己。”

许爱菱也加入了一个互诉心事的面子书小组,向该小组创办人兼心理学家诉说自己遭父亲性侵的经历,让她释放长久以来压抑着的愤怒与难过,尔后她在父亲于四年前离世后也接受心理辅导,重新梳理当时的心境,方能将自己从回忆的囚笼中释放出来。


▲左:Love 18精品手工巧克力工坊是爱菱与丈夫的心血,先前忙碌时,爱菱每日只睡3至4小时,为的是制作有诚意的巧克力献于客人。右:站在辛苦创立的店前,两人心中是满满的幸福,只要有彼此相伴,把握眼下幸福便足矣。


▲ 爱菱与丈夫育有3名孩子,两人在忙碌中不忘陪伴孩子,一家人常出游,珍惜每一相聚时刻。

与男友亲吻无感觉

父亲对她的所作所为可说是影响了她的一生,“我觉得自己不被疼爱,不被看见,这导致我很没有自信,在任何方面都不敢做决定,一旦受到否定就会放弃,包括在男女感情方面。”

许爱菱的爱情观是倘若爱她,理应当接受她的一切,“当男朋友亲吻我时,我不会有任何反应,也不知该如何反应,这时就会向男朋友坦白这件事情。我无法享受性爱之前的亲密行为或者过程。我对男友的态度就是,如果他需要我可以提供。当与现任丈夫在一起初期,我同样不懂享受被爱,直至随着亲密次数增加,生了第三个孩子后,我才慢慢懂得享受性爱。”

父病逝多年积怨终释怀

2014年,许爱菱的父亲因病去世,她对父亲爱恨交缠也画下了句点。

当时许爱菱与丈夫孩子在国外旅行,接获父亲突然昏迷的消息,“我当时刚开始接受辅导,学习释放以往累积已久的愤怒,我对父亲的怨气让我挣扎是否该回家探望爸爸,后来得知爸爸已处于急救阶段,我很懊悔为何如此计较过往,马上飞回国看爸爸。”

说到此处,许爱菱的泪水悄然滑落,她缓缓说道,“当我第一眼见到昏迷躺着的爸爸,本来高高瘦瘦的他水肿严重,我明白他已经到了得离开的时候,无论我到底已经原谅他或否,我叫他放下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让它过去,同时我也告诉他,我原谅他了,也对不起他。我看到昏迷中的爸爸一直掉眼泪……”

那时许爱菱同样泪流满面,长久以来的压抑通过泪水肆意宣泄,心里的沉重也随之减轻。


▲ 爱菱相信她的经历可以激励到某些人,因此才愿意揭开自己的伤疤,说出这段伤痛。

▲ 回忆起往事,爱菱回想起当时的无助与绝望,让她眼泪不禁滑落。
———————————————
■详尽内容:第670期《风采》

想预购↓↓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