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逝女瘫孙失踪 最悲惨的全发生在她身上

▲ 罗梅患有忧郁症,如今她夜不能寐,每当躺下就忆起儿子生前的音容笑貌,不禁潸然泪下,只怨老天为何对她如此残忍。

常言道人生如戏,但现实往往比戏剧更为曲折离谱,人们无力控制命运齿轮的转向,惟任由命运将不幸降临在身上,而往往有些人特别不受命运待见,不幸之事宛如雪球般连续向他们滚来,罗梅(66岁,无业)正是这位被上天特别挑中施予百般折磨的人。

短短数十载人生,她刻骨铭心地体验了悲、离、伤、痛,更经历被奸、坐牢、遭男人欺骗、女儿发高烧成智障、丧子,所有能想象到的至惨之事逐一落在她身上,压得她难以喘息,惟以哭肿的双眼继续泪眼婆娑面向眼前支离破碎的人生。

上天不让她安享晚年含饴弄孙,含辛茹苦养了10年的孙子遭儿媳强行带走。这辈子受过的伤逐渐蚀食了她的心,使她心死如灰,视死如归的她恨不得一把火将自己与女儿送往归天之路,不愿再面对这茍延残喘的人生。

在此生的尾声,她只求与孙子再见上一面,了却人生最后一个心愿!

2018年1月25日下午三时,《风采》记者与罗梅约在其住家进行访问,那是栋4层半的独立式洋房,是罗梅儿子生前购予孝敬她的礼物,惟儿子在两年前已离世,儿媳伺机瓜分家产,这间充满母子回忆的家,在这一天面临拍卖。

初见罗梅,她难掩精神恍惚,多年以来不断纠缠她的忧郁症近来第7度复发,加上今日屋子拍卖不成功,她一个月内需带着瘫痪的女儿搬离此处,令她彷徨无助不已。

回首这66年岁月,五味杂陈在罗梅的心底萦绕,她不愿再继续这苟且的生命,脸上尽是抹不去的凄凉与绝望,哀痛地娓娓道出她跌宕起伏的坎坷一生……

 

▲ 儿子已逝,孙子失踪,罗梅的生命再度陷入灰暗。

 

Part 1  16岁逃婚离家出走

罗梅来自马六甲,出身于贫户人家, 家中重男轻女导致她不获父母疼爱,16岁时就遭逼婚。罗梅并非逆来顺受的温顺个性,她不甘就此嫁给素未谋面的陌生男人,因此决定大胆离家出走,欲出外寻找崭新人生。此后,罗梅的确过上了不一般的人生,用她的话形容,她的人生就是一出“悲情连续剧”,其中戏剧性转折之多让人为之愕然。

她在出走后,先是到新山工厂担任女工存钱,于21岁时到新加坡半工读,学习英文及美容课程,后更成功开始美容生意。正当罗梅日益拓展生意,也认识了许多前来光顾的风尘女子。

认识渣男被迷奸勒索

在她们的介绍下,罗梅认识了一位长相不错,看上去体面的男人,不料他竟是衣冠禽兽,竟下药迷奸了罗梅。更甚的是,那位男人还不断向罗梅索钱,罗梅从事美容业的收入都几乎被他夺去了。

于是罗梅为了逃避这位渣男,到朋友家暂时借住,岂料朋友的男友见罗梅有几分姿色,便逼良为娼,没收了她的护照,并强迫她卖身,从此罗梅踏上了卖身的不归路。后来她偷回护照逃出魔掌,认识了一位新男友,该男人是香港国际通缉犯,罗梅被爱冲昏了头脑,选择继续陪客养男友。后来,罗梅与该男友分手了,也辗转到过泰国和印尼,更在前往印尼时因被人陷害运毒而蒙受数年牢狱之灾。

 

▲ 补习班互殴事件后,儿媳马上去报警,控诉罗梅打她的恶行。右图:罗梅怨恨于儿子女友的无情无义,在儿子死后马上过来搬财物,毫不关心儿子的身后事。

Part 2 欢场卖肉买房

出狱后,罗梅重返新加坡东山再起,继续卖肉生涯,更成为红牌陪客女郎,买了2间房屋,可惜后沾上赌瘾,将屋子全都赔上了。生活一切重新归零,罗梅返回大马,与一位开风月场所的男人相识相恋。罗梅未与他注册,两人生了一个女儿,怎知他也是一个负心汉,做出抛妻弃病女的卑劣恶行。

“我于1981年12月21日诞下女儿,取名为依玲。女儿虽是在不足月的情况下剖腹取出,但出生时很正常。”后来,依玲因抵抗力不足,在医院受到细菌感染导致发高烧,后因医院延误治疗,更导致细菌侵袭大脑,脑部严重发炎,智商相当于1岁婴儿。依玲就此成了罗梅这辈子永远放不下的重担,多年来她曾多次控告医院疏忽,却不了了之,无法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怀抱残障的女儿,罗梅已感十分绝望无力,没想到依玲的爸爸竟嫌弃女儿的瘫痪智障,双方大吵后男方一走了之,遗下罗梅独自照料病女。

这段期间,男方的朋友趁虚而入,时常来纠缠她,终有一日两人酒后乱性,还怀上了孩子,“我很喜欢小孩,便决定生下来。”该男人得知罗梅怀孕后非但不闻不问,更骗了她多达10几万令吉。罗梅拖着疲惫的身躯一人进行产检、进院生子,这期间请私人看护暂时照顾女儿。那是段她不愿回首的难熬岁月,她着实备受身心灵的折磨,“当女人要独自生子,身边无一人安慰时,是非常痛苦的!”

为了养活孩子,罗梅重操旧业,从事陪客和按摩女郎赚钱糊口,每日约有千令吉进账,足以支付女儿庞大的医药费,亦累积了微薄财富。

 

▲ 罗梅每日悉心替女儿抹身、洗澡、喂三餐,支撑她持之以恒的是对女儿的耐心与爱。照顾女儿依玲长达37年,依玲是她至死都无法放下的牵挂。她多次起诉院方疏忽导致女儿瘫痪智障,却不受理,无法为女儿取回一个公道,令她心灰意冷,无力再翻案。

Part 3 女儿残障中心被鸡奸

为了专注事业,罗梅聘请女佣照顾女儿依玲,前后换了300个女佣都不如意,后来她决定亲力亲为照顾她,毕竟母亲照顾女儿的细心与耐心是无人能及的。罗梅形容,依玲很迟才学会走和坐,非常难照顾,发脾气时还会乱丢东西。

于2006年,将依玲送往安邦某间残障中心是罗梅最后悔的决定,导致依玲不幸被外劳鸡奸。“我女儿原本被我照顾得能起床、爬行、走路,送到安邦的私人残障中心后,她发高烧至差点没命,我把她送去医院治疗,待我帮她清理大便时才发现她被奸到屁股洞松弛,很大个洞,但没证据所以没办法,而且她可能是被压到骨头受伤,从此不能再走路了,她好惨啊!”此事令她发誓要永远亲自照料女儿,不忍再把女儿交给外人。

 

▲ (左)儿子事业有成后不忘孝顺罗梅,购买4层半独立式洋房予她安享晚年。
▲ (右)拥着儿孙,罗梅十分快乐,只可惜这份幸福如今无法延续。

安逸晚年儿心脏病骤逝

若说女儿是罗梅心中的痛,儿子于逝世前便是她人生的希望,罗梅对儿子赞不绝口,“我儿子中学辍学后便出外打工赚钱,补贴家里生计。他与别人不一样,他很聪明,思想很早熟,16岁开始在茨厂街卖盗版光碟,18岁就买屋子了。”

罗梅滔滔不绝说道,儿子十分争气,后来更凭本事开设了船厂与油厂,过上了优裕的生活,买下这栋独立式洋房,让她安享晚年。“我儿子给我家用,每当我说没钱了他就会给我钱,我很安慰。”其实罗梅在乎的并不是儿子有能力以钱财供养她,而是儿子前途光明,无需她再担忧。

正当儿子生意上了轨道,也于2005年与一名中国籍女子相爱结婚并诞下一子,初抱孙的罗梅欣喜不已,怎料儿媳生下孩子后一走了之,不愿承担作母亲的责任,却又为拥有大马永久居留证而不肯签离婚合同,罗梅只好担起照顾孙子的责任,后来儿子也另寻了一位新女友。

与儿女孙子同住的生活平实温馨,正当罗梅以为幸福会持续下去,生命又给了她一记重击:儿子心脏病突发身亡。

 

▲ 儿媳擅自到补习中心接孩子下课,遭罗梅发现制止后,心有不服便以手袋掷向罗梅,并高声咒骂罗梅-“是你克死自己的儿子,天报应!”,激得罗梅按捺不住怒火,当众与儿媳扯打在一起。

冷血媳妇硬抢孙子

儿子去世后,罗梅心里仿佛破了一个大洞,一切快乐感受从破洞处流逝,生命从此失去光彩,日复一日地照顾瘫痪女儿更是磨灭了她对生活的希望,她埋怨命运的极度不公。

最叫罗梅痛心的,是儿媳的冷血无情,儿子一死,儿媳立刻冻结这栋房屋强制进行拍卖,“他们还未离婚,她便企图把房子改去她名下,不肯放手这间屋子!”罗梅并非执着于荣华富贵,只是这栋房子充满了她与儿子的同一屋檐的回忆,处处都有儿子的身影,令她不舍搬离此处。

她更心寒于儿媳多年来对孙子不闻不问,一年半载才回来探访一次孩子,待儿子离世后即要带走苏家唯一血脉,无疑是切割罗梅的心头肉。罗梅不答应,媳妇唯有采取强硬手段,双方对薄公堂,2017年8月3日法庭判罗梅胜诉夺得抚养权。

心有不甘的中国媳妇眼见无法通过正当手段取得孩子抚养权,便到学校和补习中心接近孩子,最后索性将儿子悄悄带走,至今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