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三女 痴缠变难缠 渣男喊冤自爆3孽缘


黄小强控诉被两位前女友A女和B女于网上诋毁他。A女说她才是受害者,B女则怀疑是黄先生的前妻出手同时诬蔑她和黄先生,真是剪不断,好混乱。

当有妇之夫恋上有夫之妇,注定是一场孽缘的开端。
也许是与元配已情淡易冷,深夜里寂寞悄然作祟,黄小强(41岁,五金店推销员)与B女士(35岁)于面子书相遇,继而被浓情蜜意蒙蔽了双眼,抛开道德约束,开始了这段难以启齿的禁忌之恋,双方更许下互定终身的承诺,男方更毅然正式办理离婚手续。得知女方珠胎暗结后,即准备盛重迎娶女方,将这段地下情转正。

原以为这是迟来的真爱,然而摊在阳光下的恋情逐渐浮现了重重疑点,最终被男方揭穿女方根本没怀孕,一切都是一场戏,爱的结晶是虚、情是假,男方更愤慨指责B女士联合他的前女友,在面子书使用假账号处处诋毁他,欲毁掉他的人生,称她为“蛇蝎心肠的女人”,逼迫女方出面对峙;反之女方则指男方利用情欲裸照威胁她。

当曾经的激情不在,男女双方各执一词,互相谩骂,这段露水情缘落得狼狈难堪的下场,至今仍未落幕。

孽缘注定无法善终,既然错误已酿成,彼此也曾相拥缠绵互取所需,为何如今不洒脱放手,让对方获得解脱?

前妻篇:12年婚姻步入坟土

日前,《风采》接获黄小强控诉被两位前女友分别是A女士和B女士于网上诋毁他的消息,更爆出B女士疑似欺骗黄小强已生下他的骨肉,逼迫他到马六甲替孩子办报生纸,因此《风采》便于10月25日找上男事主黄小强,希望他能出面解释这起感情混战的来胧去脉。

来自新山的黄小强年届41岁,却仍然潇洒帅气,散发着一股熟男魅力,足以吸引女性靠近。他也坦言,他从年轻起就爱享受夜生活,直至结婚后才收敛玩性。

这段长达十余年的婚姻生活中,小强自言对不起前妻,他诉说自身因工作因素需长期在外交际应酬,难免得出入烟酒之地喝花酒,让妻子无法接受,“但我当时每晚都有回家睡觉的!”基于聚少离多,夫妻间的误解日益加深,关系却相对的越来越淡漠,最终他们达成协议决定分居,孩子则交由妻子照顾,但未立即办离婚手续。

于2015年11月,小强透过面子书认识A女士(34岁),聊得热络后便转以微信进行深入交流,接着顺水推舟交往了3个月,“A女外表斯文,思想却比较开放,我们在一起时每星期会进行5至6次性行为。”隔年2月份,女方以移情一位新加坡工程师为由提出分手,既然心已不在挽留也没有意义,小强只得忍痛分手,这段恋情就此结束。

据小强所述,在2016年5月,小强同样于面子书结识了来自马六甲的B女士,彼此觉得很投缘,小强坦言已与妻子分居但未正式离婚,B女士也声称已离婚,于是他们大约于8月份开始了网恋,亲密地以“老公”、“老婆”互称,并于去年12月25日圣诞节应女方邀约前往马六甲,他们也于当天在酒店首次发生了性关系。

自此他们感情进展一日千里,又与女方在今年1月在新山再享鱼水之欢,甚至还将B女士带到公司收工宴和亲戚婚礼,将她介绍给亲朋戚友、老板以及同事,“我很重视她!”为了讨取B女欢心,小强在1月底办理离婚手续,与前妻划清界限。


黄小强和B女被人以假帐号在面子书社交群组“JB吹水站”贴出针对性诽谤内容,还公开私人资料;黄小强怀疑是A女所为,B女却怀疑是黄的前妻才是元凶;当情已逝,当初的“抱紧处理”,终闹至真正的报警处理。

B女篇:假怀孕骗离婚

小强也说,他原本在面子书加了许多女网友,但为了顾及B女士的感受,让她感受到安全感,他将这600位女性从面子书的朋友列表中删除,只留下200位男网友与熟人。

尽管小强和B女士因为异地恋无法每日相见,他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就此冷却,小强更动了要和B女成家的念头。今年3月,B女声称怀孕了,并将超声波图像发给小强。喜爱小孩的小强闻言即刻表明将与她注册结婚,并衷心期待小生命的诞生。

原以为幸福日子就在眼前,小强却逐渐发现B女士的可疑之处;首先,B女士阻止小强到马六甲找她,且常发生爽约情况,久久无法见面让小强深感不满。

小强也开始怀疑B女其实还没离婚,“每当我要求看她的离婚证明文件,她都拿不出来。而且B女也不断回避我问任何关于产科检查的事情,让我怀疑她是否有去妇产科进行产检。”这让小强开始起疑B女究竟有否怀孕。

今年7月,当B女理应怀孕7个月时,小强要求B女约见马六甲的妇产科医生,B女随后却爽约了,说以为他开玩笑。他愤恨说道,那时B女的肚子并未明显隆起,因此小强已确定B女根本没怀孕,这一切都是B女自导自演的骗局。

8月6日,B女通知他自己在怡保班台医院早产,同时把一张婴儿照片发给我;之后B女屡次发送多张婴儿照片给他,且要求他到马六甲为孩子办报生纸,但他已对B女起了疑心,因此不愿就范,就此暂断联络。

A女篇:要他付2.3万上床费

小强诉苦道,自他与B女开始交往后,前女友A女便不断尝试联络他,向他求救。“她说自己骗了一个男人的10万令吉,需要我帮忙谈判,在我拒绝后便对我说‘我不会给你有好日子过!’。”

应验了A女的话,去年9月开始,小强和B女不断遭受陌生面子书账号的骚扰及恶意诽谤,甚至盗用B女的照片作账号头像,冒充她对其他网友恶言相向,造成B女形象严重受损,也令他们不胜其扰。

由于事情发生的时期非常巧合,令他不得不怀疑到A女身上,然而随着对B女愈发不信任,又怀疑她们早已认识,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可能性:A女和B女联合起来玩弄他。然而这只是推论,黄小强并没有确切证据,能证明A女和B女真的相识,因此他只能按捺不动,没有与B女翻脸。

今年4月,小强也接获疑似A女的威胁短讯,要他汇款2万3000令吉给她,并抛下一句“以前那3个月不是免费给你的!”小强不加理会。

5月份,小强和B女的面子书账号被不知名人士盗用,好不容易才在B女的朋友协助下取回账号。然而情况没有好转,今年9月时也有两个假帐号不断在网上诋毁黄小强,让他极为困扰。

今年9月24日,黄小强在马华议员丘子明的安排下与B女碰面协议和解,他观察到B女四肢与臀部完全没有增肥痕迹,“不觉得她有生过孩子!”


黄小强与B女曾经亲密无间、出双入对,小强甚至带B女出席亲戚喜宴,将这段恋情宣告众人。B女年届35,皮肤白皙,眉目清秀,身材窈窕。

B女:面书风波是他前妻搞鬼

尽管黄小强坚决认定A女和B女串通在面子书诋毁他声誉,惟《风采》始终坚守公正的平衡报道守则,几经波折找上B女士,给予她解释辩解的机会。

初时,B女士以自己有家庭为由不愿露面接受访问,然而在记者的劝说下,B女顿悟到逃避并不能解决眼前的难堪局面,这才终于敞开心扉向记者吐露她与黄小强在过去一年中的爱恨情仇纠葛

访谈过程中,B女情绪激动,更不时带有哭腔,对于曾与小强交往的悔恨表露无遗。

她说,去年5月一位女网友向她求助,诉说被黄小强强奸后始乱终弃,看不过眼的B女便私讯小强责问这件事情。然而经过小强一番哄骗,B女相信了小强是无辜的,反是该女网友品行不端。经这件事作为两人相识的开端,小强不断私讯B女,对她嘘寒问暖,两人渐渐熟络。

“当时我与丈夫的关系出现问题,吵到很够力,小强一直调戏我,还唆使我和老公离婚,女人的心总是软,看他一直来哄我开心,人在低潮时容易做错事,我一下子给他诱惑了。”B女就这样敞开心扉接受了小强,没想到后续竟滋生了这么多麻烦,这段偷情成了她人生中的最大污点。

B女懊悔哭诉,“我坦白承认我有错,错就错在不该和他在一起!我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复杂,我第一次在外玩男人就搞到我这样了!”

接着,B女语出惊人曝出小强以裸照要挟她乖乖就范,遵从他的任何摆布,就连怀孕之说也是因小强威胁才逼不得已的,她澄清自身从未怀过小强的孩子。“今年一月多,他在新山的家拍了我的裸照,然后他拿着我的裸照,威胁我定期找婴儿照片和发给他,并且配合他的计划,说我认识A女!”

B女补充,黄小强曾向她提出合伙开设五金店的要求,希望B女能投资10万令吉,因此若推断黄小强的最终目的是钱。

针对黄小强怀疑她发布面子书诋毁言论的事情,B女强烈否认并表达对小强的嫌恶之意,“我样子很好,身材也美很窈窕,我何必为了这样的男人去玩弄他?他又不是身价千万百万的男人,他人又不好看!”B女说,幕后黑手利用她的照片开设多达数十个面子书账号并到处骂人惹事,令她深陷误会之中,甚至影响她的工作。

B女声音中稍带哽咽说道,她认为是黄小强的前妻在搞鬼,捏造多个假面子书账号公开发布侮辱他们是狗男女的言论。

“我很生气这个男人,他明知道是他前妻做的,为什么要这样诬蔑我呢?从去年小强带我出席他亲戚的喜宴后,他跟前妻就吵到乱了,之后就离婚,我知道他前妻根本就不想和他离婚。”据B女所述,小强也知道是他前妻制造了这一切混乱。

此外,B女也推翻小强的推测,否认她与A女相识,并澄清是小强提供A女的联络电话,托她帮忙摆平A女勒索他的事件。她也坚定相信这些混事并非A女所为,因她与A女互不认识,构不成A女陷害她的动机。

B女语带欣慰地说,近期她与丈夫的关系已好转,大家决定重新开始,好好经营这个家。对于以上所有事情,B女的丈夫至今仍一无所知。她绝望说道,倘若黄小强将她逼到无路可走,她只能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丈夫,“我的老公是我最爱的男人,到时我会跪下来求他原谅。”


 2015年11月至2016年2月,黄小强曾与A女交往,小强称他真心爱过她。

A女讨清白:我没跟阿窿借钱

向黄小强以及B女了解这起纷乱事件后,记者多次尝试联络A女,以求证A女是否真如黄小强所说的,欠了一大笔债并不断恐吓骚扰小强。然而黄小强所提供的A女联络号码无法拨通,A女也曾搬家,新住址不明,寻找A女的线索已断。

截至出版前一天,B女突然找上记者,称A女与她一样盼能厘清真相,不再承受误解。由于A女与B女在这起混乱事件后,皆有保持联络以互相通知事情的发展动向,因此A女得知B女接受了《风采》采访后,请求她协助联络记者,希望《风采》能藉由这篇报道助她们郑重澄清,她们根本不曾联合陷害黄小强,而且她们是在今年6月才知道彼此的联络方式,之前根本不认识。

据A女所述,她现已离婚并育有一女,且向来努力工作养家,与女儿的二人生活平静快乐,“我很清白,我不曾向大耳窿借钱,也与小强没有任何关系!”

问及小强是否曾与她有过一段情,A女不正面回应,“我不想承认与他有任何关系,你(指记者)明白我的痛苦吗?”

A女愤怒说道,她不曾制造假面子书帐号在网上诽谤王小强,反倒是黄小强不断在面子书曝光她的个人隐私,还污蔑她是他人的情妇,让她难堪不已,“我根本不想去找他,我对他避而远之好吗?”

人做事情必有其动机,问及为何小强要如此对她,A女仅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可能他精神上有问题!”

 

■完整报道:第659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