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别看】有点甜,好怕怕!恐怖甜点吃不下!

   
这一粉红系列的“甜品”是琪璇在荷兰举办首个个人展览“SweetTooth”的作品,它们乍看之下细腻甜美,但细看之后可能会令某些人惴惴不安。
这一粉红系列的“甜品”是琪璇在荷兰举办首个个人展览“SweetTooth”的作品,它们乍看之下细腻甜美,但细看之后可能会令某些人惴惴不安。
这一粉红系列的“甜品”是琪璇在荷兰举办首个个人展览“SweetTooth”的作品,它们乍看之下细腻甜美,但细看之后可能会令某些人惴惴不安。
这一粉红系列的“甜品”是琪璇在荷兰举办首个个人展览“SweetTooth”的作品,它们乍看之下细腻甜美,但细看之后可能会令某些人惴惴不安。
这一粉红系列的“甜品”是琪璇在荷兰举办首个个人展览“SweetTooth”的作品,它们乍看之下细腻甜美,但细看之后可能会令某些人惴惴不安。
这一粉红系列的“甜品”是琪璇在荷兰举办首个个人展览“SweetTooth”的作品,它们乍看之下细腻甜美,但细看之后可能会令某些人惴惴不安。
胎儿头棒棒糖和心脏馅苹果派做得维妙维肖。
恐怖爱的宣言!
甜得来有点恶,还是恶得来有点甜?你自己好好感受一下吧!

 

【女大学生 情迷恐怖甜点】视频

 

说到雕塑,很多人应该第一时间想到博物馆或旅游景点的历史伟人雕像,再不然就是摆在房内做装饰的抽像艺术品,但其实这些既定印象都局限了“雕塑”的可能性。

新加坡一名26岁的年轻女子林琪璇,她和许多女孩儿一样喜欢大眼可爱的洋娃娃,但与此同时,她对黑暗系列情有独钟。这名狮城美女以“恐怖”雕模在国际上闯出名堂,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她的作品,那“每个人心里都有黑暗面”应该很贴切,因为她做的“蛋糕”乍看之下甜美细腻,但一刀切开,里面竟是血淋淋的内脏,甚至是未发育完成的胎儿标本。

 

琪璇从小喜欢诡异又可爱的风格,她的说法是:口味天生的,没有为什么。
 

或许很多人都认为手作、画像等等的艺术作品在某程度上是在表达它的主人,所以当身边人得知琪璇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怎么就爱做这些恐怖又恶心的雕模时,甚至会为她贴上“怪胎”或“心理变态”的标签。

但种种的批评和质疑声浪都没有打击她的自信心,无论是褒或贬,琪璇都照单全收,把一切视为让作品精益求精的建议。

琪璇毕业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艺术设计及媒体学院,主修视觉传播专业。她的正职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兼画家,雕塑艺术家只是她从兴趣爱好演变而来的一个额外身份。

由于鲜少接触这行业,加上琪璇的作品太惟妙惟肖,访问一开始记者还闹出了一个笑话。记者在浏览琪璇Instagram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以小心脏做馅料的苹果派, 它无论是色泽或质感都做得和真的没有两样,因此记者竟傻乎乎地问道:“这甜品用什么材料制作?味道如何?”
 

鲜花美酒变调版,眼珠玫瑰+心脏红酒,敢不敢要?
 

纯粹好玩只供欣赏

 

结果琪璇忍不住啧笑说,“这是一个很常见的误解,很多人都以为我做的是有趣好玩、可以整人的甜点,但我的作品是不能吃的!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可以吃的东西,哈哈!”

好吧,这个笑话打开了话匣子。

谈起为何会制作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雕模,琪璇坦言自己从小就很喜欢既诡异又可爱的风格。

“其实这就跟喜欢什么颜色、口味一样是天生的,没有为什么,而我小时候也一直对艺术创作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即使最后我选择了主修设计,我也没有放弃过钻研艺术。”

集可爱及诡异于一身的东西,在市面上基本是没什么市场的,既然喜欢的东西买不到,那就自己学着做吧!

琪璇在4年前参与《闹吧!新加坡》的创意学习计划,开始进行一项有关基因专殖动物的科幻项目。原本只是想制作一本绘本的她,在著名艺术家林抒翩的指导下,改用聚合物粘土雕塑3D立体模型,以加强科幻主题的完整性。她最终的成品是把6个动物胚胎雕塑浸泡在油内,就像恐怖电影里的婴灵降头术,而这也开启了她的诡异艺术家之路。
 

这组则是用人头设计各种雕模如酒杯、包装糖果和破壳鸡蛋。
 

习惯被骂无聊、变态

 

琪璇分享制作过程时透露,她一般是购买透明及白色的聚合物粘土自行调色,之后再利用化妆粉来打造阴影,营造立体效果。除了参展的作品之外,她平日偏爱做一些精致小巧的雕模,比如人头扭蛋、眼珠饼干、婴儿马卡龙等等。

“聚合物粘土其实蛮容易使用的,不过由于作品相对比较小,所以我会用放大镜和针来雕刻细节,选择化妆品而不是油漆来实现肤色,也会显得更加自然和柔和。”

尽管在社交平台Instagram累积6万多名仰慕其作品的追随者,但琪璇仍谦虚地表示,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人的天赋,她只是靠着一股热忱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尽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雕塑训练,所以不会像其他专业雕塑家那样,凡事小心谨慎,或严厉规定自己必须达到某项标准。我都是属于比较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也不会因为作品非主流而感到压力,更不会因为压力而动了想要放弃这门艺术的念头。”
 

(左)手臂造型戒指,很精致特别;(右) 1:1 的手指原子笔就……要不要这么太逼真!
 

独一无二手作雕模

 

琪璇透露,虽然很常被陌生人骂神经病,但很庆幸大部分人还是会给予支持和鼓励,家人也没有因为怕耽误学业或浪费钱,阻止她去做这些看起来吃力不讨好的事,反而无条件成为她最坚强的后盾。

她说,“每个人对艺术的定义都不同,有人能完全理解及欣赏我的作品,但也有人觉得我无聊、变态,但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有一个人懂得欣赏,我就已经很满足,然后就会有更大的动力去研究更多与众不同的作品。”

当然,还是会有长辈会担心劝说,新加坡还是个比较现实,不太能靠艺术赚钱的国家,做这些雕模,还要是非主流的惊栗雕模,根本就赚不了钱,何必呢?

但琪璇坚定地表示,“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卖我的宝贝,因为我的收入来源是设计师,只是今年开始遇到几位有缘人,说想要收藏我的作品或送礼,看得出来他们是真心喜欢,我才会割爱出售,因为我的所有作品都是独一无二,卖了就没了。”
 

琪璇毕业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艺术设计及媒体学院,主修视觉传播专业。她的正职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兼画家,雕塑艺术家只是她从兴趣爱好演变而来的一个额外身份。
 

荷兰攻读硕士学位

 

此外,她也从不会为了钱而刻意去制作同样的作品售卖,因为她认为,如果大家能买到一模一样的作品,那就失去了手作的独特性,沦为一种可以轻易在网上购买、可大量生产的商业产品。

“我很高兴有粉丝想要收藏我的作品,因为这就好比一支强心针,而且我的作品说实话不便宜,介于800到1200欧元之间,邮费还需由买家另外支付,因为我目前在荷兰攻读信息设计硕士学位,而向我购买的粉丝一般都在国外。但有些易碎的作品我只允许买家亲自上门领取,如果我在近期内会出游买家的所在地,那我可以安排时间面交,以确保作品抵达粉丝手上时完好无损。”

最后,琪璇透露当前最紧要的任务是完成硕士学位,毕业回到新加坡后,她才会考虑开班授课、策划展览,或探索其他的可能性。
 

人像素描同样难不倒琪璇,画里的慈祥老奶奶正是琪璇的婆婆。
 

受访者提供照片

 

■详尽内容:第662期《风采》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