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有伏】私会党出新招 学生哥玩出一身债

▲ 不法之徒透过免费网络游戏为诱饵,诱骗中学生加入并上线玩游戏。不还钱,便会遭到不法之徒威胁,上门追债、锁门、泼红漆、恐吓等等惊动了学生家人。

 

私会党诈财三部曲
1. 送中学生免费分数上网玩赌博游戏,欠下巨债。
2. 学生还不起欠款,威逼学生家人还债。
3. 再还不出欠款便逼迫成为代理,诱騙同学玩赌博游戏扺债。最终受害者如滾雪球,蔓延校园。

随着时代的变迁,网络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然而网络就像个巨人,逐步的“影响”甚至“吞噬”人们的生活,进而成了不法之徒的“帮凶”。

网络其实很可怕!

原本的社交网络只是人类的映射,然而网络传播的速度极为惊人,消除了现实社会信息传体的成本和时间,这使人与人之间有了一种病,叫做网络神经病。

任何一点信息,只要在网络散播开来,就会像蝗虫般侵略每一个角落。那急速的传播及影响,可以让同一批人在同一时间获悉信息,更能让一群人同一时间做同一件事。网络不再是虚拟的力量,而是一股强大且能影响世界的神秘力量。

这股神秘力量,近年来更被不法之徒盯上,成了他们的好帮手。网络赌局、网络贷款甚至网络赌场等层出不穷,让不少人掉落陷阱,悔恨终生。

随着市场的饱和,不法之徒竟胆大包天的将“邪恶之手”伸向了心智未成熟的中学生,企图在他们身上捞上一笔。

 

▲ 小俊和小黄已悔改,再也不接触这网络游戏,如今选择站出来亦是希望可以警惕他人不再上当受骗。

 

不法之徒透过免费网络游戏为诱饵,诱骗中学生加入并上线玩游戏。当原有的分数使用完毕时,歹徒便会露出狐狸尾巴,要求学生还钱,金额介于5000令吉至数万令吉左右。

倘若学生不还钱,便会遭到不法之徒威胁,成为“代理”为他们推销网络赌盘,以此扺债。

这班以“小朱”为龙头的不法之徒,活跃于南马柔佛新山一带的校园,当中就以皇后花园、马星花园及茂奥斯丁一带最为猖狂,估计有超过100人受骗,然而校方及执法单位却浑然不懂,让人无奈。

事件最终在不法之徒上门追债、锁门泼红漆下惊动学生家人,进而引爆隐藏已久的骗局!

《风采》为此驱车南下,决定一探究竟,几经折腾成功找出受害者现身说法…道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 部分受害者碍于小朱的黑势力,不敢出面受访,图为《风采》记者在林道祥的牵线下与受害者进行电访。

 

私会党大佬 威逼利诱 荼毒无知学生

▲ 林道祥呼吁受害者必须挺身而出,将实情告诉家人,并到警局报案,方能使背后的恶势力被逮捕。

 

“不还钱,锁你铁门、泼红漆。”这是不法之徒对中学生的恐吓。被吓坏的孩子却又深怕父母责备,唯有置之不理,躲回家里。万万没想到事态严重,随即而来的便是锁门、泼红漆!

然而这一锁,这一泼却掀开了鲜为人知的诈骗案。“据了解,那个头叫做‘小朱’,很少人见过他,都是在微信或网络上沟通。”马华巴西古当公共服务及投诉局副主任林道祥透露,该名头目非常聪明,透过网路来操控学生,让他们泥足深陷。

林道祥坦言,自己是在接获投报后才知道事态严重,因此决定召开记者会,让大众知道不法之徒已经渗入校园,要校方及执法单位留意,避免更多的学生受害。同时希望揪出幕后的大人物“小朱”。

这群人来自私会党

“我在接获投报后,便于12日召开记者会。但至今已经一个星期了,对方还是没有现身。据了解这些人都是来自私会党,透过网络以免费赌博游戏,利诱男学生,最终学生在被威逼利诱下,成为宣传工具的同时也利滚利,最终欠下巨款。”

私会党看准中学生的心智不成熟加上容易受影响的因素,赠送免费下注分数及开设户头给学生,让他们卸下防备心,尽情“玩游戏”。

学生们万万没想到,在后头等待着的却是一头永远喂不饱的恶魔。一旦他们输完所有分数,便会被私会党告知已经欠下债务,要求他们偿还。若无法偿还,便得成为私会党的“代理”开更多的赌盘给同学或朋友,若自己线下的人输完分数后不认账,“代理”便需要承担债务。

 

▲ 这网络赌博骗局通过微信诱骗更多无知少年加入,令人担心往后是否还会出现下一个受害者。

 

校门外等放学追债

“这些人简直无法无天,他们在学生欠下债务后,就开始叫人去追债。甚至以锁篱笆门的方式,威胁学生还债。有些更为猖狂,甚至到校门外等待学生放学,威胁学生还钱,不还钱就打人。除此还开出各种介绍其他同学玩网络游戏的条件,导致更多的中学生掉入这个陷阱,非常可恶。”

林道祥也透露,此次涉及的中学生年龄介于14岁至17岁,以在籍学生居多。“他们几乎都是在去年接触到网络赌博游戏,最后欠下巨款,遭私会党追债威胁下,有些甚至害怕到不敢去学校或直接逃学,情况严重。

除此,林道祥也坦言目前已接获部分受害者的投诉,矛头直指名为“小朱”男子。所有受害者受骗的经过大同小异,皆是以免费网络赌博游戏作为圈套,最终欠下巨款。林道祥要告知记者,目前他所掌握的5名学生当中款项最高的达2万5000令吉,数目惊人。

“目前有一名欠下2万令吉的学生已经逃走,而另一名欠债的学生则被父母送往感化院。”林道祥表示由于大部分的学生在遇到威胁后,都保持沉默,甚至担心父母责备而选择避而不谈,最终私会党找上门才揭露此事。

 

▲ (左)一旦欠下债务,便无法逃出他们的魔爪,幕后推手通过在微信发布欠债者的照片和个人资料,威胁欠债者快速还钱,以免名誉扫地。
▲ (右)作为赌盘代理的小乐曾经在微信威胁他人还钱。

 

校方不曾接获学生投报

2018年4月16日,在林道祥的带领下,我们前往了位于新山的一间中学。在与校长及训导主任交谈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校方对于此事竟然是截然不知。校方也表示,因为没有接获任何投报,因此没有进行调查及监督。

除此,校方也坦言由于学生在校外所参与的事情,他们难以掌控,因此家长理应与校方一起合作,才能有效打击类似事件。校方负责人透露,校方也是因为我们的到访才知道有此事发生,感到非常惊讶。在林道祥的协调下,校方也表示会尽力维护校园安全,但并无任何正确的证据证明该校学生涉案,因此只能在进行调查后才能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林道祥坦言,目前的情况有点无奈,毕竟背后掌控的人士,由始至终都没有现身。就算他本人多次联系,要求其现身进行洽谈时,对方仍然无动于衷,不肯出来。“目前他在暗,我们在明,我们担心他继续荼毒这些善良的学生。”

 

▲ 据情报,藏在这网络骗局背后的正是这名称为“小朱”的男子。小朱的身份扑朔迷离,极少有人见过小朱的真面目,然而监控摄像头还是录下了他的模样。

 

百人涉及赌博游戏

“这些私会党都是一伙,以‘小朱’为头,在新山一带的中学活动,当中约100人涉及协助‘小朱’代理网络赌博游戏,当中大部分都是学生,男女都有。”林道祥坦言,他对此感到忧心,毕竟有女学生也涉及在此案中。

“我们很难确保他们会不会把事情告诉家人,如果这些不法之徒提出一些不道德的要求时,不管男女学生都好,就会因此而毁掉一生。因此我呼吁校方及执法单位务必正视这个问题,立即采取行动,不再让这些恶徒继续横行。”

林道祥举例,目前手上接获的投报中,就有2-3名学生的住家受到骚扰。“他们的手段很可怕,当学生没钱还债时,他们就会找上门,然后用铁链将门锁起,威胁家人帮孩子还钱。”

在苦无办法之下,部分的家长会选择还钱,然而这些私会党就像豺狼一样,永远不知足,不断地索取。就算家长将大笔金钱汇款后,依旧遭到锁门及恐吓,无法无天的程度,让人生畏。

林道祥呼吁受害者,必须挺身而出,告诉家人,并报警处理。不然不法之徒只会越发猖狂,继续骚扰。“我们目前已经报警,接下来我也会要求校方多留意学生在校的情况,若发现异常,理应通知家长,甚至执法单位。”林道祥也怀疑,“小朱”一路人马所涉及的网络赌博游戏不单是在新山,或许全马各地也有类似案件,因此家长必须多留意孩子,以免孩子误入歧途。

“我们也接到消息,说小朱及同伙已经逃到雪隆一带,我们会继续追踪,将此人找出,不再让他危害学生及社会。”

*受害者现身诉说(个案1):  私会党追债追上门 铁链锁家门

小俊(16岁)
总共欠额:8000令吉
债务状况:未偿还
小黄(17岁)
总共欠额:7000令吉
债务状况:未偿还
小乐(15岁)
总共欠额:1640令吉
债务状况:余下500令吉未还清

在林道祥的协调下,我们与数位当事者及家属见面,听他们道出受骗的经过……有者天真,有者一时鬼迷心窍,最终掉入“小朱”所设下的陷阱,万劫不覆。起初的处处隐瞒,随着私会党追债追上门,惊动家人下,受害学生才惊觉事情的严重性,终于全盘托出。私会党的行径让人摇头。

玩3天 欠数千

去年年底,小俊和小黄在朋友的介绍下接触了一个名为“Play Boy”的网络游戏平台,里头有多款游戏,他们仅玩了不到3天,即欠下数千令吉巨额,让他们大为震惊,也不再碰该游戏,然而赌债已欠下,即使懊悔也无济于事。

小俊说,“他们说游戏里有3000免费分数,哪知道之后他们却说我已经欠债,必须还债。如果不想还债就成为代理,介绍别人加入以抵债。”据了解,只要赌脚输钱,代理就可赚取40%佣金。

8000令吉对16岁的少年而言,实在是天文数字,小俊不知该如何偿还,只好介绍两名朋友加入游戏,一位朋友欠下了5000令吉却因被父母发现,而送进感化院,债务无人偿还,身为代理的小俊只能背负起这责任;另名朋友则在玩游戏欠下1000令吉后,以没钱为由逃避小俊。小俊在成为代理招揽赌脚后反而债额越滚越大,使他心焦不已。

这段期间小俊心里无比煎熬,他因担心父母责备,仍未曾想告知父母实情,直至私会党找上门以铁链锁家门,小俊知道纸终包不住火,这才将事情经过和盘托出。小俊的父亲不愿支付这笔债务,他并非舍不得这笔钱,而是因为这是一个无底洞,欠额无凭无据,全凭私会党信口开河。

小黄则早就将此事告诉父母,爱子心切的黄父马上答应替儿子还债,但私会党方面却坚决不肯出面收钱,只肯接受汇款,让本想与他们面对面谈判的黄父一怒之下不愿还钱了。

小黄亦说,他们不曾与小朱会面,但小朱曾派手下到校门口等待他们,害他们落荒而逃,他们饱受惊吓后决定自此结伴下课,至少可以互相照应。

对于是否知道这是骗局,他们异口同声表示懊悔,“我们当时完全没想到是骗局,是过后才发现。”

如今他们选择勇敢站出来揭发小朱的恶行,亦是希望阻止私会党继续在校园施展魔爪,不再逼迫学生。

 

▲ 找上门:为了追债,私会党无所不用其极,锁铁门和泼红漆样样齐,目的在于逼家长替孩子还清债务。

 

自愿做代理 仍不足抵债

另一方面,小俊和小黄也带领记者寻找一位自愿成为代理的男同学小乐(15岁),几番波折下终于在桌球场寻到旷课的小乐。初见面,小乐一口否认目前仍在担任网络赌博游戏的代理,然而当记者拿出他今年4月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赌博游戏网址链接的证据,小乐仅沉着脸沉默不语。

在马华巴西古当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林道祥的询问下,小乐一五一十招认他担任代理的实情。据小乐所述,他不曾开赌盘给同学,仅开给学校以外的人。出乎意料的是,外人皆认为开赌盘必能赚取高笔佣金,然而小乐透露每月只可赚到100至200令吉,根本不足以抵消债务。

小乐之前曾欠下1640令吉债务,父亲替他偿还了640令吉,他趁放假打工也还了500令吉,目前仍欠下500令吉款项。

*受害者现身诉说(个案2):  被殴打拍裸照 囚禁3个月

小黄(23岁)
总共欠额:4万多令吉
债务状况:尚欠3万6000令吉未偿还

 

▲ 小黄欠债后被私会党缠身,在经历长达3个月的囚禁惊魂后,小黄的妻子不断被私会党的女友以恶言粗语骚扰,威胁说若不乖乖还钱,就会公开小黄的裸照。

 

私会党的追债手段越发逼人,为了得到钱,他们不惜伤害他人,狂妄行径让人心寒。对待欠债3万令吉的小黄,他们对其施以拳打脚踢,以暴力威迫他屈服,更拍下他的裸照,长期威胁小黄乖乖缴钱,否则将他的裸照在网络上传播,让他及家人蒙羞。

免费分数 怂恿他继续玩

小黄于去年11月因朋友介绍开始接触这个网络游戏,输了后便愿赌服输准备还债,岂料私会党却阻止他还清债务,并给予他更多免费分数,怂恿他继续玩,并说:“你玩着先,钱的事情我们迟点再说”。小黄也曾在微信朋友圈分享此赌博游戏的连接,呼吁朋友来参与。

后来,当小黄输得一塌糊涂,共欠债1万3500令吉。小黄几经艰难变卖摩哆车筹足9500令吉还债,余下的债务实在无能为力,这群不满足的私会党便喝令小黄出面解释该如何是好,接着便在见面之际把他拐往新山福林园的一栋组屋第4层。说起此事,小黄的语气仍十分激动,“他们共有5个男人,3名华人及2名马来人。”其中就包括了这场骗局的幕后推手小朱,他是极少数见过小朱的人,小黄形容道小朱是微胖的华裔男子。

回忆起当时情况,他愤愤不平地说,“他们几个用木棍打我,然后就逼我打给家人索钱!”他更说,这群私会党变本加厉,在见面后狮子开大口,说他共欠债3万令吉未还清,先前偿还的仅是利息。小黄也爆料,这群私会党来自新山五福城,当地人都认识他们,他们常在当地为非作歹。

 

(左)追债者 1 ➤➤ 据小黄所述,这是向他追债的私会党之一,另一边厢他也派出女友干扰小黄的妻子,让小黄和他妻子不堪干扰。
(中)追债者 2 ➤➤ 小黄指出,这是当时夺取他护照和身份证等资料的其中一位华裔男子,该男子称要以小黄身份开设瑞士户口以存放他人还的债务。
(右)追债者 3 ➤➤ 小黄指出,这也是其中一位囚禁他的华裔男子,该男子有黑社会背景,小黄形容若逃他们的债,真的可能会被他们打死。

 

拍下裸照 囚禁3个月

无反抗能力的小黄默默承受他们5人的暴力,原以为挨揍后便没事,岂料他们还喝令小黄脱光衣服,拍下他的裸照!小黄无力抵抗,在屈辱下乖乖就范。

对于小黄而言,这是一场不愿再回忆的噩梦,他被囚禁了长达3个月,在这期间他们并未再施虐于他,每天固定给他面包和水。他们更强行夺取小黄的身份证和护照,用以在瑞士银行开户口,以作他人偿还债务的户头。

后来,小黄趁他们不留意时逃跑,方能摆脱魔爪。纵然他不再被囚禁,但他并未获得心灵上的自由,私会党多次利用小黄的裸照威胁他妻子交钱,“我曾数次交了200至300令吉。”他的债额也不断上升,最后达4万多令吉。面对这群吸血鬼,他无奈说道:“他们说多少便是多少咯。”

*受害者现身诉说(个案3): 贪玩加入私会党 一年欠2万多

小吴(16岁)
(受害者母亲L女士代述)
总共欠额:2万5000令吉
债务状况:已全数还清

 

▲ (左)小吴的母亲L女士出面诉说儿子如何掉入网上免费赌博的圈套。
▲ (右)小朱通过微信逼迫欠债者的家长还钱,而且还不断狮子开大口要求更多钱,将欠债者当作提款机。

 

曾加入私会党2个月

L女士形容,她儿子非常聪明伶俐,英语能力佳,可惜生性贪玩,为私会党所诱骗。“两年前,我儿子曾进入私会党,仅短短2个月,后来林道祥协助我儿子脱离了,最近又发生这件事。”

小吴自去年1月起开始接触网络赌博游戏,至今年1月才停止,短短一年时间里欠债高达2万5000令吉,令人咋舌!L女士说,这2万5000令吉仅是她知道的债务数额,尚不包括小吴私底下解决的其他债务。

小吴初参与时已把事情告知母亲,但他否认自己有参与赌博。据L女士所述,私会党极有手段,利用年轻人的好奇心理,以免费的下注分数诱惑他们踏入网络赌博游戏的世界,就宛如步上不归路,再也没有中途反悔的机会。L女士形容道,这网络赌博游戏宛如直销公司,成为会员后就要积极寻找下线。输光分数后,私会党便会恐吓他们已经欠债,若无能力偿还则可协商成为代理,寻找新目标并开赌盘给他们。

不可能赢钱的游戏

小吴正是如此一步步被私会党的诱饵勾上,更惨遇赌脚在赌输后狼狈跑路,小吴需背负下他们的债务,导致他越欠越多。对口袋没钱却一心想着赚钱还债的小吴来说,赌是他翻身的机会,他期盼可以籍由网络赌博游戏赚快钱,好还清所有债务,然而十赌九输,小吴反而欠下了更大笔账,叫他懊悔不已。

小吴原本打算瞒着父母偷偷解决,没想到事态越发严重,在事发半年后,他唯有开口向家人求救。L女士得知后震惊不已,质问儿子为何会欠下如此大笔钱。

“儿子告诉我说小朱被警察逮捕了,但没有证据显示他被捕,相信这也是他们设下的圈套之一。在中学生赢钱后,小朱就谎称自己被捕,藉此逃避给钱,因此这是一个不可能赢钱的游戏,只是骗小朋友的圈套。”

她说,儿子哭哭啼啼要求她帮忙还债,加上私会党找上门让她不堪胜扰,她各别两次使用现金支付1600令吉和3000令吉,以及两次汇款各5000令吉及1万3000令吉予小朱。“我们约小朱出来,他不敢露面,汇款对象也是小朱的手下。”L女士偿还完儿子的债务后,劝诫儿子别再担任代理,L女士一家的风波已雨过天晴,惟她希望警方可以逮捕到小朱,使这件事情正式落幕。

*受害者现身诉说(个案4):  大学生掉入欠债无底洞

小林(受害者表哥D先生代述)
总共欠额:5万令吉
债务状况:已全数还清

 

▲ (左)这群私会党曾将许多欠债者加入同个微信群组,催促各人还钱。
▲ (中)小朱已删除微信,相信他正潜伏着寻找机会再行动。
▲ (右)尽管身份证上有小朱的地址,但他目前已潜逃至吉隆坡,行踪成谜,不知是否又在无人知晓他恶行的地方,再次撒下他的诱饵。

 

D先生表示,他的表弟小林于去年掉入免费赌博的圈套,目前是位大学生,学校地点在新山,岂料接触到私会党,犹如掉入一个染缸,开始玩网络赌博游戏。“初时他向家人索钱偿还了小笔债务,然而小朱不断给予他免费分数,让他不知不觉欠下了大笔债务。”与其他受害者一样,小林也成为代理,开盘给其他人,并在赌脚欠债逃跑后承担他们的债务,欠额每天都在增加。

锁铁门泼红漆

由于小林和表哥D先生同住,让D先生也受牵连遭到私会党的骚扰,泼红漆及锁铁门都曾发生,尤其都选在半夜三点多行动,令他们防不胜防。“去年年底,他们锁我家铁门,但我们都不理会,隔了两、三个星期后,他们就换方式往家里丢红漆,让车子也染上了红漆。”

所幸D先生所安装的闭路电视记录下了这一切事发经过,证据充足的他们前去报警,警方却未采取行动,也尝试通过黑道人士联络这群私会党却谈不妥。这期间,私会党也将小林的照片发布在面子书上,在网上唱衰他欠债不还,严重诋毁小林的个人形象。

由于D先生的家人也住在同一屋檐下,他不敢拿家人的安危来冒险,只得妥协缴还5万令吉的欠款,“原本债务是6万令吉,后来因他们曾泼红漆破坏了我家,我们谈判后获得折扣1万令吉,缴付5万令吉的欠额。”

D先生曾托人调查幕后首脑小朱的背景资料,也尝试约小朱出面谈话,惟小朱坚决不肯,双方陷入僵局。“我曾跟小朱通话,他的语气很拽,他说其他什么都不理,只一味要求我们汇钱入户口,我每次汇款3千至5千令吉进不同的户头,但每个户口都并非他本人的。”

还债太爽快惹麻烦

然而还债后噩梦并未结束,或许是因为D先生还债还得太爽快,让这群私会党觉得有机可趁,他们不断骚扰小林,并再次利用免费分数怂恿他再玩网络游戏,企图诱他再往坑里跳,即使小林换了微信名称也无法逃离他们的魔掌。

“他们这一帮人很猖狂,而且人数很多,每次联络我的人都不一样,至少都有十多个人在替小朱做事,行事很猖狂。”他说,这群私会党曾将许多欠债者加入同个微信群组,催促各人还钱。

临别前,林道祥也指出目前这只是小部分的受害者现身说法,当中或许有更多的学生涉及并遭到恐吓,不敢出来面对。因此他呼吁家长及学生必须勇敢站出來,若遭受到威胁及恐吓时,随时可以与他联系,他将协助他们报案并解决问题。

 

文/图:郑智良、赖咏嘉、部分照片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