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战士】再痛都要笑 开朗女孩战胜末期癌

▲ 经历3年的抗癌之路,间中还差点没命,如今的陈佳祺“凯旋而归”,带着灿烂的笑容与大众分享她的经历,鼓励癌友要积极面对病情。

 

曾经有专家指出,临床至少有二到三成的病患是死于严重的心理休克和极度恐惧、悲观、绝望等的恶劣情绪;也有很大一部分患者的治疗效果欠佳,主要是因为精神情感不利于肿瘤的治疗与康复。

当然,在获悉癌症找上门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之际,所有的哭泣、哀怨甚至是憎恨命运的不公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但眼泪流干以后,更重要的是重新振作,奋力抗癌,因为癌症并非绝症!

为家人积极展笑颜

陈佳祺长得清秀可人,虽然没有读过大学,但凭着努力依然成功当上室内设计师,身边还有一个拍拖了7年的男朋友,很快就要谈婚论嫁、生儿育女。

原以为幸福人生正要开始,但人生就是这样,想要到达终点就必须先经历重重难关。2014年3月,陈佳祺发现颈部淋巴位置长出了一颗约3公分大的异物,而且久久不能消肿,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于是便去了普通诊所看医生。

“有好几个医生都跟我说没事,只是发热气而已。可是后来我又发现耳朵进水后不能流出来,而且偏头痛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开始觉得不对劲,就去同善医院挂诊,结果化验报告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确诊是鼻咽癌第二期。”被判死刑的这一天,她才25岁。

佳祺坦言:“当被告知患上癌症的时候,说不伤心不害怕一定是骗你的,我当时真的觉得被判了死刑,人生没有希望了。但看着年迈的父母,我知道如果我怨天尤人、自暴自弃,最痛心的一定是他们,所以我选择坚强。”然而,在她被宣判患癌后,受最大打击的并不是她本人,而是她66岁的老母亲林佩霞。

她感慨地说,“我能够理解妈妈的心情,因为她是在38岁高龄很辛苦才怀上我这个小女儿,万一我有什么事,她一定会崩溃,所以我一定不能意志消沉,我必须战胜病魔。”

其实病人面对身体的极度不适和心理负担,任何负面情绪都有足够理由被旁人包容,但佳祺认为,只要她一个人不开心,身边的人也会很压力,所以即使口腔溃疡痛得受不了,她也努力挤出笑容逗大家开心,告诉他们:“我还活着,不要伤心啦,走一步算一步就对了!”

 

▲ 2010年佳祺和Kent正式交往,虽然当时必须分隔两地长达两年半,但两人的感情依然密切。
▲ 佳祺患癌3年,Kent几乎每天下班后都会到她家帮她清洗伤口,记录她每天吃什么,这份坚持及专情令人动容。

 

大胆选择自然疗法

然而确诊病情后,佳祺拒绝接受西医电疗及化疗,甚至连止痛药都不吃,反而选择了通过结合中医、草药、郭林气功、平甩功和原始点等的自然疗法,去搏一个奇迹。这段期间,她和男友梁凯源(29岁,市场行销人员)不停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但还是没能阻止体内癌细胞迅速增长。

在短短6个月内,佳祺的病情从第二期发展至末期,不仅口腔喉咙溃疡出血,她同时也失去了左耳听力和左眼视力、左脸严重肿胀变形、下颌骨被侵蚀无法张嘴咀嚼食物、呼吸道被癌细胞覆盖以致需在颈部开造口帮助呼吸,体重更从55公斤暴跌至32公斤!

“那时候因为听从医师和亲友的建议,我一下子完全改变饮食习惯,吃得非常清淡,到后期只能吃流质食物,所以身体严重营养不良,瘦成皮包骨,不管坐着还是睡觉都很痛,这段时间情绪真的非常低落,而且还晕倒过3次,其中一次直接休克翻白眼,大家其实已经做好我随时会离开的心理准备了。”

▲ 从确诊患癌短短6个月,肿瘤迅速肿大,让佳祺脸部扭曲变形、左眼失明、左耳也失去了听觉,但她仍坚强面对。

 

无悔错过黄金治疗期

对于佳祺选择自然疗法的决定,其实曾遭到许多亲友反对和质疑,认为她这是拖延黄金治疗时期,否则她也不需要受尽煎熬,到头来还眼、耳、口、鼻功能尽失。

对此,她认真地解释说:“我从来没有后悔错过那段最佳治疗期,因为那段时间是我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做选择,我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及各个治疗方案对我的好处及副作用,而不只是被动地听从医生指示,承受电疗和化疗的后遗症,甚至形成对药物的依赖。”

她还打趣地说,很多人突然流鼻血就会很紧张到底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自我了解,她发现流鼻血似乎是肿瘤在“排毒”。“因为每次大量流鼻血后,脸上的肿瘤都会缩小,所以我就心想:那你就多流点吧!”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

丧失视力终接受西疗

然而,当她发现左眼的视力从模糊到彻底一片黑暗,她知道自己是时候需要接受西医治疗了。

“如果再拖下去,癌细胞就会扩散至脑部,我很感谢晨光爱心队长Alex Lee,在我决定接受治疗时介绍了非常好的马大医生Vincent Phua博士给我,也积极帮我向大众筹集医药费,助我度过难关。”佳祺开心地表示,接受化疗后脸上的肿瘤的确迅速缩小,而且情况好转至可以用嘴巴直接进食。

虽然下颌骨被侵蚀导致她张嘴困难,但她仍傻里傻气地笑说,“那时候我因为终于可以用嘴巴进食而太开心,每天狂喝营养奶粉、谷粮饮品、美禄之类的,一个星期体重竟然增加了10公斤,人也精神多了!连护士都很惊讶我是怎么做到的,虽然她们有说体重短时间内暴增也不是太好啦!哈哈!”

 

(左)▲ 3年前,由于家庭经济状况欠佳,当时瘦得只剩下32公斤,非常虚弱的佳琪必须透过媒体向外界筹款,因此她非常感激义工Alex Lee的帮助。左1为其父亲陈瑞兴,左3起为义工Alex Lee和母亲林佩霞。
(右)▲ 经历过生死边缘的佳祺和Kent,更笃定彼此就是对的人,因此有了结婚的计划;佳祺的爸爸(左)也对这个未来女婿赞不绝口,右1为佳祺的恩人Alex Lee。

 

坚强意志源于中风父

我猜想,佳祺乐观坚强的个性应该是遗传自父亲陈瑞兴(71岁)。眼看他老人家双脚不太方便,一问之下原来他在5年前曾中风瘫痪在床,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无限期躺床”,所以尽管非常吃力和疼痛,他也要用爬的,或拿椅子借力挪到铁门边,拉住铁杆做运动复建。结果不到三个月,他竟然完全恢复了活动能力,连医生都叫他不用复诊了。

就是父亲这样一个无所畏惧,勇敢面对病魔的态度,让原本被医生放弃治疗的末期癌症少女,抗战3年后终于成功打败病魔活了下来!

“那段时间我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还能吃东西、还有胃血和知觉就是最大的福气。所以我想告诉其他癌症病患,不管治疗期间多么辛苦和沮丧,能吃什么尽量吃,那体力自然而然就会恢复,抗癌成功的几率也会大大提升。”

专情男友陪伴抗癌

这三年的抗癌之路布满荆棘和挑战,佳祺和家人也都想过,万一时间到了需要离开,她也不会心生怨言,因为她除了有挚爱的父母陪在身边,还有一个对她不离不弃的专情男友——Kent梁凯源。

Kent比佳祺年长一岁,曾经在澳洲念营养学,因此他们有两年半的时间是在谈远距离恋爱。问起两人的相识经过,Kent显得有些别扭,倒是身旁的佳祺看不下去抢着说:“哎呀,我承认是我先追他的啦!”说完即惹来哄堂大笑。

原来他们是透过工作认识,当时佳祺20岁,是一名全职销售员,而21岁的Kent就趁大学假期兼职赚外快。佳祺笑说:“当年很流行用MSN,我加了他做朋友后就经常聊天,后来就很简单啊,我直接开门见山跟他说:我喜欢你!”有趣的是,Kent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吓着,他只是告知对方自己即将出国留学,如果能够接受长时间不见面,大家就在一起。当然,佳祺最后也同意发展这段恋情。两人手一牵,竟共同走了7年的岁月。

对于当时还那么年轻的两个人,能够维持这段远距离恋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殊不知Kent回国后第二年,佳祺就被诊断出患上末期癌症,幸福梦碎。但Kent并没有轻易放弃女友,相反地,他以自己念营养学的知识,向佳祺分析每一种药物和治疗手法的利弊,让她自由选择治疗方案,而他就负责全力支持和陪着她跨越重重障碍。

 

(左)▲ 2013年Kent从澳洲学成归来后,两人一起去攀爬神山,更成功攻顶。
(右)▲ 2016年,抗癌成功的佳琪,终于可以和男友到处游玩,共同创造美好回忆。

 

学以致用拟定营养餐

Kent解释:“人之所以害怕黑暗,是因为对未知事物的恐惧,病人也一样。佳祺属于可以坦然面对病情的人,所以她会乐意听取我的分析和建议,更深一层地掌握身体状况和应对方式后,她自然不会感到那么害怕,也不会引发更多负面情绪,这对病情绝对有好的影响。”

不过他也提到说,“我曾经很懊恼为什么花那么多金钱和时间去读回来的学位,那套知识居然无法套用在最亲的人身上,所以我才决定De-learn and Re-learn,通过各种管道重新学习,从中寻找最有效,而她又感觉最舒服的治疗方案。”患癌这3年,Kent几乎每天下班后都会到佳祺的家里帮她清洗伤口,记录她每天吃了什么,这份坚持及专情实在令人动容。

虽然患病后的佳祺不及当年貌美,左眼还失明,但Kent仍非常珍惜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还直言有结婚的打算!

“我还不想放弃她的眼睛,我们都期盼着奇迹出现。待她的身体再健壮一些的时候,我们就会考虑结婚。”

无论如何,我们希望这位抗癌勇士能够一直健健康康,也祝福小俩口可以组织一个圆满的幸福家庭。

 

想预购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 ⇊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