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废公寓 一层比一层猛鬼

巴生谷地区房价高涨,寸土黄金,想在这地区或周围购置一间寓所,可说千金难求。可是,这栋位于安邦的公寓却无人问津,最终沦为废楼,断水断电,只剩一群为了省房租的外劳在公寓内偷电居住。

据闻,该栋公寓会沦落至今,主要因为公寓内“夜夜笙歌”。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有时更会看见“倩女幽魂”,吓得住户们屁滚尿流。
公寓外观呈八角形,从远处观看,不知情者定必以为是高级公寓,殊不知却是一栋非常猛鬼的公寓,就算地理位置再佳,也只能沦为鬼域。

呜……呜……呜……,每到深夜,公寓内总会传出哭泣声,据说是一名女子因不满被男友抛弃,最终上吊自杀,因此化作厉鬼在此阴魂不散。“她”不时出没,让公寓住客不得安宁,似乎要将整栋公寓占为己有方肯罢休。

▲大楼呈八角形,本是聚财之地,可惜风水败坏形成八煞。

停工后废置传闹鬼
据了解,这栋公寓建于1993年,1997年金融风暴,公寓的发展商遭受打击,致使公寓只完成70%便告停工。同时,因为公寓未达安全标准,因此一直未获得入伙纸。公寓内的电梯、电线、发电房、蓄水池等皆未完工,因此公寓内未有水电供应,相信这栋公寓单位的买主都要自叹倒霉。目前该公寓只有底楼至6楼有人居住,住客疏疏落落,且多数是外劳及大马籍巫裔人士,他们皆是透过友人或公司安排入住公寓,不曾与屋主见过面。

据当地居民指出,此公寓已经荒废多年,一直没人打理,所以环境非常恶劣。同时,此栋公寓闹鬼的传闻更是未曾间断过。曾经有许多“探险家”想要大胆一探究竟,可是最终都失败收场。

从远处观望公寓外观不觉有异,与隔壁另两栋公寓似乎是同一时间建立,但目前那两栋公寓皆已整修,且几乎每一楼层都有住客。反观这一栋猛鬼公寓的窗户铁框早已不翼而飞,楼层只见空荡荡,只有底层稀稀落落的几户挂有衣物。

感觉上,公寓被孤立了起来,隔壁另两栋公寓皆有保安人员驻守,只有此公寓任人进出自如,并未见任何围栏或保安人员。

▲师父透过天眼看见公寓内已有很多阴魂“恭迎”我们。

记者开始追踪鬼影……

鬼魂等探查队到访
在金口师父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五人展开了此次的鬼屋大搜索。当天,我们选择了一个烈日当空的时间前往,金口师父解释这是要借助太阳的阳气,致使屋内的阴魂不敢作恶。除此,师父也告知他感应到公寓非比寻常,如果大众随意进去探险必遭厄运,因此告诫如无必要就尽量避免进入。

师父还在前往公寓的路途中告知:“我已经感应到阴魂在等我们,他们似乎知道我们要去造访。”当我们抵达公寓后,师父形容公寓“乌云盖顶,简直就是极品”,意指公寓非常“凶”。随后,师父打开车厢,把所有必备的法器都带在身上,然后为大家戴上先前准备的“达古”佛牌,并灌顶念经,一切准备就绪,大家开始了这次的鬼屋搜查任务。

▲公寓正面不远处便是这个高压电塔区,一座座电塔宛如大针,压制着公寓住户

面向电房活活电死
公寓的外观呈八角形,一共有22层楼。“此栋大楼面东,可是东边却有一个高压电房,不被电死,都被辐射死!”师父打趣地说,一座座的电塔宛如大针,压住住在公寓内的人。

师父也解释,大楼本身是八角形状,本应可以聚财,可惜遭到电房及公寓右侧的三角建筑破局,让原本聚财八角形成八煞,住在里面的人不得安宁。

站在大门前,师父的手突然在空中比划起来,口中念念有词,而住在这里的外劳看见我们则都快步离开,不敢多望。

步入公寓,一阵难闻的屎尿味扑鼻而来,极致难闻。由于没有电源,显得额外阴森,甚至有点可怕,到处皆是凌乱废弃的桌椅,头上的天花板也摇摇欲坠。这时,突然吹来一阵冷风,让小记瞬间鸡皮疙瘩。

师父告知,大门进来所看见的水池,是一个聚阴池。师父说罢便叫我们往后退,他说池里有阴魂,随即拿起经过加持的朱砂米洒向水池,口中念咒驱赶阴魂。

这头刚解决,师父随即又抛出一句“有东西!”,探查队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师父说他看见有好几个“人”往电梯口的方向跑去,我与摄记对望了一眼,跟紧师父脚步,不敢擅自离队。

正当我们要再往公寓内前进时,看见一名妇人从楼梯口走了出来,师父望了望妇人,转头轻声告诉我们说:“她身后有一个女生跟着她,而且还跟了很久。”师父解释,这里的住户大部分都已经被阴魂缠身,目前虽无大碍,可是逐渐会影响他们的运势,最终招来杀身之祸。

“我告诉你们,这里已经不是人住了,而是‘好兄弟’在住。”师父说这里不好惹,毕竟已经被鬼魂霸占多时,它们不欢迎外人来打扰。

▲刚踏入公寓底层,师父就念起经来, 他解释主要是因为这里阴气重,阴魂会不断骚扰,所以他必须念咒驱赶。

▲师父说大堂内的这个水池是一个聚阴池,有很多阴气聚集在此。

相机突然失灵
随后,我们一行人继续往公寓内走,发现公寓左右两侧皆有楼梯,而楼梯口则对正电梯。师父解释,这样的设计无风水可言,电梯口本来就聚阴,加上两个楼梯口直接将煞气聚在电梯口中央,让电梯口成为极阴之地。

“你们可以感觉一下这里是不是特别阴凉?一直会有阵阵凉风。”师父表示,这是邪风,居住在这里的人长时间被邪风吹,久了阳气就会越来越弱,最后导致生病及霉气缠身。

这时候,我相信除了师父,大伙儿依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深陷聚阴地,随后而来就是一场惊魂事件的发生……

我们在电梯口发现该公寓电梯早已损坏不堪,电梯内皆是垃圾。大胆的往电梯内一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师父不停在电梯口徘徊,转了一圈又一圈,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劲……

接着,师父拿起法杖及朱砂米,嘴里开始念起咒语。

正当摄记拿起相机想要捕捉师父念咒撒米的画面时,相机突然失灵,任凭他如何重新开机,甚至将镜头拆开再装上依旧无效。

由于相机失灵,让大伙儿开始有点紧张。就在此刻,师父抓起一把又一把的朱砂米,往大队周围不断用力撒去,口中还不停地念咒。

▲在底楼转角处,师父看见有几个阴魂怒视着大家, 于是他立即念经驱魂。

每上一层鬼魂更凶
不知是凑巧还是真有蹊跷,当师父的朱砂米撒完后,相机瞬间恢复功能,一闪一闪的闪光灯再次亮起,大伙儿心里才松了口气。

师父解释,刚才大队遭到许多阴魂包围,让我们处在一个阴气集中的地方,就是希望困着大队,不让我们继续往上搜索。

“你们别怕,刚才我已经用朱砂米及法杖念咒将他们都驱赶了,可是每上一层楼风险就会更高……”师父说越高的楼层,就有越凶猛的阴魂,因此他告诫我们绝对不能擅自离队。

随后,大队开始往一楼前进,步入楼梯口又是一阵冷风吹来。眼见师父没有多说话,嘴里只是不断念诵经文,便知道此栋公寓有多猛了。师父也坦言,和探查队合作那么多次,从未遇见“被鬼围”的情况,所幸大家身上皆戴上“达古”佛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师父透过灵通看见过往有很多年轻男女在此偷情,最终都招来厄运。

难产孕妇怨气聚满屋
我们一层一层往上爬,每到一层,师父总会停下脚步念经超度。师父说希望借助经文的力量,将鬼魂的怨气及阴气降低,不要再让这里发生命案。

师父告知,每到一层他都看见不同的“人”,它们不是枉死便是被人害死,死后怨气难消,最终沦为孤魂野鬼,无法投胎。

当我们到达三楼时,师父告知三楼有一小孩不断地在楼梯口徘徊,似乎在等待亲人归来。“很多人死后都会回到自己以前生活的地方,因为放不下,所以就重复做着生前做的事。”

突然,师父大喝了一声,并拿起法杖摆出架势然后不断念咒,接着再大喝了几声。师父表示,来到阴气聚集的地方,必须要够凶,才能驱赶阴魂,要不然阴魂就会对我们不利。

▲师父带领大伙走进四楼的一个单位。

▲师父透露,此房里住着一个难产而死的女鬼,加上丈夫有外遇,所以怨气很重。

不同怪声频传吓人
我们随后继续向四楼前进,步入四楼,依旧是漆黑一片,走在前方的师父走到一户屋子大门前,大胆地用力推开大门,我们就徐徐进入屋内。

刚进入大门,师父便开始念起经文来,此刻四周更突然传出可怕的怪声,实习记者告知她不断听见有鸡啼声,而我则是不断听见有人在呐喊。

师父解释,会听见怪声,皆因为他念咒驱赶阴魂,阴魂心有不甘,因此发出怪声希望可以吓退大队,让我们知难而退。

随后,师父步入屋内一间房间,“我看见有一个孕妇在这里难产了,一尸两命。”师父说,她看见妇人手里抱着婴儿。“她告诉我,因为老公有外遇,她唯有一人独自居住,在某日不小心碰撞下,造成难产,最终与孩子双双赴黄泉。”

接着,大队继续往五楼前进,在往上爬的当儿,不时传来拍门声,冷风也未间断过……

而五楼的冷风特别强,吹得我们每个人都起鸡皮疙瘩。师父告知这股阴风来自电梯口,更把我拉到电梯口前,吩咐我站在电梯口前约五分钟,说也奇怪,那时候我的脑袋变得特别沉重,甚至觉得有点晕眩。

师父解释,由于邪风本来就对人体不好,加上电梯口的阴气,会让人瞬间感到头晕,严重的话会遭阴魂附体。

▲整栋公寓已经没有电流供应,因此非常阴暗。

▲五楼的阴风特别强,师父要记者站在电梯口前, 约五分钟后,记者便开始觉得晕眩,师父解释这是因为邪风所致。

阴魂藏身“棺材”
由于时间有限,师父几经考量后,决定离开前再闯一闯六楼,毕竟公寓的阴气极重,呆在这里太久,对大家都无益。

到达六楼后,我们进到六楼的其中一间单位。走进屋内,只见遍地是垃圾及废弃的座椅。

师父拿起“南无阿弥陀佛”牌子,在此屋子的四周印上并念经加持。“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阴魂住在这里,而它藏身的地方就在这个‘棺材’里……”

师父手指一个看起来像棺材又像柜子的壁橱,壁橱上有一段回教经文。师父告知这是之前居住在这里的人贴上的,为的就是压制里面的阴魂。

“由于冤魂的怨气极重,普通的经文无法将它驱赶,最终祸延屋主,导致屋主家财散尽,重病去世。”

随后,师父再次手指阳台前方的高压电房,告知我们电房的电塔对正此屋的阳台,形成严重的煞气,让住在此公寓的人鸡犬不宁。

▲这个壁橱形似棺材,师父说有一只猛鬼藏在里面,虽然橱上贴着一段回教经文,但仍无法压制住阴魂。

鬼魂拍门下逐客令
师父在离开前,拿起108尊菩萨像及法杖念咒经文,希望降低鬼魂怨气,让这里少一些意外发生。

正当师父念咒之际,突然传来一阵拍门声,把大队吓了一跳,师父见大家都很紧张,安慰道:“只是风吹罢了,没事的……”

师父话刚落地,又传来了多阵拍门声,再次把搜索队的神经拉得紧紧,此刻师父不再隐瞒,“你们不要怕,没事的,我刚才不说,是担心你们会害怕。其实这些声音都是鬼魂制造的,因为我拿出了108尊菩萨来诵经,他们很辛苦,所以不断制造声音要吓跑我们。”

说完,师父要我们尽快离开,因为天色渐暗,阴魂的势力会变得更大,大伙儿加快脚步往底楼走去。

▲此单位的阳台正对着高压电房,形成严重煞气,让住在此屋的人鸡犬不宁。

▲离开前,师父拿出108尊菩萨像及法杖念诵经文,就在此时,四周突然传来连续的拍门声,现场气氛陷入紧张状态。

住客1:茜蒂(印尼籍)
女鬼做客司空见惯
茜蒂住在这里已有几年,每个月必须缴付500令吉的租金及大约100令吉水电费。屋主是一名华人,他们不常见面,缴付租金皆是通过银行转账。
有关大楼闹鬼的事件,茜蒂坦言自己曾经看见过。“我那时看见的是一名‘女子’,很美丽的,她突然开了我家的门,走了进来。”
茜蒂说,刚开始时也很害怕,可是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她也未曾担心会遭到骚扰,因为“她”就如家中客人,自己来自己走,从来不会骚扰她与丈夫。

住客2 :阿里(大马籍巫裔)
常常听见女鬼哭声
阿里住在这里有7年了,每个月的租金是700令吉,水电另计,屋主是一名马来人。
他坦言,这里卫生极差,可是因为家境清寒,唯有勉强居住在此。虽然未曾亲眼见证,可是却经常听见怪声。“我不敢说这里一定有,可是的确常会听见女人的哭泣声……”

住客3:顿恩(大马籍巫裔)
计划尽快搬离公寓
顿恩居住在这里超过7年,屋主是一名华裔男子。对于公寓闹鬼事件,顿恩说只是听过邻居诉说,自己不曾遇见或听过怪声。他说,以前公寓很多住客,可是因为没人打理,久了卫生问题一堆,又没有电梯,大家就开始搬离公寓。
顿恩坦言,自己未来也会搬离公寓,目前为了方便子女上学,所以才会继续居住在此。

住客4:希希(印尼籍)
行得正不怕遇到鬼
希希住进公寓几年,该屋子属于一名华裔男子,屋子是由希希的大马籍丈夫所租。每个月大约400至500令吉,水电费大约100令吉。
“我算是很新的住客,没听说过什么古怪的声响。”她说自己早出晚归,回家便不会再出门。“我回来洗澡后,多数就与丈夫在家里看电视,大约10点左右就会休息。”
希希坦言,她以宁可信其有的心态去看待灵异事件,如果真的有鬼,那就是一个人的心肠不好,才会遇见不好的东西。最后,她更打趣地说“可能我一整天不在家,所以没遇到那些‘人’吧!”

拿督斯里金口师父总结:
到达底楼,师父告知此栋大楼无法再住人,就算拆掉重建也于事无补,当务之急是将屋子隔离起来,不要再让人进入。
就在大家准备离去时,一名相信是居住在这里的印尼籍老太太突然对我们喊道,“你们快走,不要再来了……”老太太的这句话,似乎也在暗示着,公寓内的阴魂已经对我们发出警告,宣示着它们的“主权”!

报导:郑智良
摄影:李志利
特别鸣谢:拿督斯里金口师父

各位“探凶宅”的拥趸,我们的“星期五凶猛之约”在此暂告一段落。
可是,《风采》欢迎大家提供线索,金口师父会继续带领我们展开另一段“探凶宅”惊心拜访……

 

 

订购杂志 http://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