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庄鬼魂满屋 入夜阵阵哀怨声……

每当夜幕低垂,在寸土皆黄金的孟沙区,从一栋双层独立式洋房内,会隐隐约约传出女人正在低泣的声音,像是在述说着自己悲惨的命运。然而,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栋传出哭声的洋房早已被废弃多年,屋子残破不堪,四周被野草围绕,早已经没有人住了!

相传在几十年前,这栋洋房住着一对外国夫妻。某天,为人夫者不知何故将妻子杀死,更残忍地肢解后埋尸花园,后来被人揭发。

据闻命案之后,每逢夜里总会听到阵阵女人的哀嚎声。后来,有人买下房子,但是装修的时候却频频发生意外,更有装修工人在晚上被凌空飞过、染满鲜血的人头吓得魂不附体……

连串的灵异事件发生后,曾有高人指点,把屋顶和窗口掀开,让太阳曝晒进屋劈邪,但是始终于事无补。

从此,这栋房子闹鬼的故事不胫而走,而且闹得“超级凶”……

多年过去,房子没人打理,情况相当恶劣,别说常人不敢踏进一步,就连野狗都选择不到这个鬼地方来……

▲嫩叶枯藤错乱爬满整栋洋房,更添阴森诡异感。

▲这间屋子的风水很坏,屋子抬头可见电缆线,电是火,等于头顶着火,住户的磁场会被"火"烧掉。

记者开始追踪鬼影……

小记接获“探凶宅”的指派任务后,我不得不打破多年来河水不犯井水的原则。这一次,我必须主动踩入它们的世界,跟它们做最近距离的“接触”。

进行“探凶宅”的两天前,我约了一位好朋友壮胆,陪我一起去找这间猛鬼洋房。朋友的公司就在附近,她偶尔会开车经过此路,她说夜色下的这间洋房,总是流露出阴森恐怖的感觉,每当经过此路,她都会不自觉地踩油门加速,一刻都不想多作停留。

这栋殖民风格的白色双层独立式洋房,位于BangsarPertama的住宅区里,与周边高级独立式洋房的格调相比,显得格格不入。洋房的外观只能用残垣断壁来形容,屋顶和窗口被掀开,乱七八糟的青绿和枯树错综交叠一起,看起来有如老妖的利爪,紧紧地攀扯着油漆斑驳的外墙,屋外的围篱也已经不翼而飞,情况看起来非常可怕吓人。

▲屋子被枯藤树枝缠绕,像老妖的利爪覆盖一样,感觉恐怖。

惊悚鬼古·
入内探险一疯一失踪
久没住人的洋房,因为长时间疏于打理,早已经长满野草。虽然生锈的大门没有上锁,恣意大开,不过大门口的砂石和杂草已堆成一座小山,阻挡进屋的路,总之就像是主人家暗示不欢迎所有的“不速之客”造访。

我向同行打听,其中不少人都听说过洋房的闹鬼事件,和网上论坛的故事版本亦相去不远,但是更具体的闹鬼细节,却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传言如滚雪球般越说越凶猛,这种说不出来的恐怖,更让大家有无限的想像空间,顿时头皮发麻、手上起满鸡皮疙瘩,惶恐不安的感觉更是放大十倍。

曾经,本地电视台的一档灵异节目来过这间房子探险,嘉宾在屋内逗留十几分钟后,居然惊惶失措的逃出屋外,歇斯底里地嚷嚷“被双恐怖的红眼睛盯着不放”!

我视察过环境之后,不知道能否顺利的进入洋房,心里害怕又忐忑。传闻,曾经一对友人打赌入内探险,结果一个人疯了,另一人下落不明……

▲师父指,大门入口处的小山丘,其实是洋房里的冤鬼堆积出来的,除了是它们的坟墓,也用来阻吓外来者进入,师父奉劝大家千万不能踩上这座小山丘,不然会招来噩运。

▲金口师父解释,屋子左边正对着一条斜弯道,风水学上称“弯刀煞”,夹带很大的杀气,住在这里易发生谋杀案或是蚊症。

电缆线·
屋子磁场被火烧
“屋顶跟电缆过于接近,磁场被火烧掉了。屋子左边正对着一条斜弯道,像是一把弯刀架在脖子上,杀气大。”

烈日当空的正午,“探凶宅”一行5人在传闻的猛鬼洋房大门外集合。这一次,碰上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因为我们被屋内的“障碍物”阻挡,除了门前堆得有半个人高,形同坟墓的小山丘之外,四周的洋灰地板被倒下来的枯草和新生的野草覆盖,分分钟还可能踩到生锈铁钉,让我们根本“无路可走”。

不仅如此,房子外墙还架着摇摇欲坠的木条,看起来像是未完成的装修施工留下的。附近的邻居好心提醒我们,由于洋房已荒废很长一段时间,杂草里可能藏有蛇,所以进去后一定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我们在门口徘徊约莫半个小时,苦苦找路尝试进入屋内,正当打算放弃之际,我们的“领头羊”金口师父不死心,随地拾起废弃的水管探路,确定没有毒蛇和铁钉以后,挥手向摄影师大喊一声:“开机拍摄”。

站在洋房的大门口,金口师傅直说,“这间屋子的风水基本上已经完蛋了,屋子抬头可见电缆线,电是火,等于头顶着火,由于屋顶跟电缆过于接近,磁场被火烧掉了。”

金口师父继续说,“屋子处处不利风水,屋子左边正对着一条斜弯道,风水学上称‘弯刀煞’,像是一把弯刀架在脖子上,从屋内大门望出去,车子从陡斜的弯道又急又快的冲下来,这样的情况杀气更大,住在房子里面的人,随时可能发生谋杀命案。”

在金口师父带头之下,我们一行人小心翼翼绕过门口的“小山丘”,或许是太久没有人惊动这片地方,沿途许多毒蚊飞出来攻击我们,好不容易才进到最靠近大门口的车库。沿着车库的楼梯拾阶而上,才顺利进入屋里。

在车库前,金口师父分派高僧的护身佛牌给我们,并叮咛我们挂在脖子上,这个佛牌就像是金钟罩一样,保护我们避免被“肮脏东西”靠近,可以保平安。

▲屋里多处堆放着长形木箱子, 看起来像是多副棺材,金口师父直说这里像极“死人庄”。

死人庄·
长柜堆积像棺材
走过满是黑泥和青苔的楼梯,我们进入车库楼上的偏厅。上楼入屋后,金口师父警告说,“这里很阴,随时可能遇到肮脏东西,因为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到过了。”

师父的话刚传到耳边,映入眼帘的景象,看得我们心惊胆跳。偏厅的楼梯口处横堆放长形木柜,活像是多副棺材摆放在门口一样,看起来像是阴森的“死人庄”,非常不吉利,也非常不利风水。

坏风水再加上太久没有人居住,金口师父说这间屋子很容易招惹“肮脏”,“因为屋内实在太阴沉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看见“有东西”正往我的方向飞来,那一刻我的脑袋被掏空了,摄影师也清楚感觉到“有东西”擦过头顶……

▲久无住人的房子内部凌乱不堪。

藏阴海报·
唯独完好无缺
洋房有两层楼,从车库通上一楼,可见两厅四房,还有一间浴室和一个厨房。偏厅原本有条楼梯通往二楼,可是楼梯被凌乱的杂物堵死,所以我们无法走上楼视察二楼的情形。

屋内四处凌乱无比,地上散满木板、木条和玻璃碎,情况骇人,走起路来要格外留心。
穿过偏厅,师父先走到采光充足的客厅。客厅的玻璃大门早已不知所踪,从客厅望出去,昔日整齐的花园已一去不复返,剩下的只是一片杂乱无章的草丛。

金口师父分析,“屋子面向东南,可惜的是,这间居高临下的屋子大门正对着邻家的屋顶,尖尖的屋顶对着正门,像是一把箭头射向自己,再一次犯下风水的忌讳,损伤主人家的风水,很不理想。”

“基本上,房子四个角已无风水可言,我可以告诉你,这间房子的主人完全不懂风水,住在这样的房子,轻则破财,重则可能丢命!”

屋内的东西不是破的就是烂的,然而正对门口的墙上贴着一张女人的海报,却异常地保存完好。海报中的女人一手叉着腰,一副“你进来做什么”的姿态,令屋子里的诡异气氛迅速升温。金口师父手指着海报,“别小看这张海报,这里面藏阴,一点都不简单。”

▲客厅出现一张耐人寻味的女人海报,保存得很完整,师父说这张海报一点都不简单, 鬼魂可能附身在内,不可多看。 

怪东西·
飞冲向小记
巡视客厅之后,金口师父转头走向漆黑的偏厅,大撒加持过的红米,忽然金口师父大声吆喝念咒,像是正在驱赶什么东西似的。空气瞬间凝结,面对突如其来的气氛转变,大家的脸上不敢表露太多的情绪,但是内心却好像坐过山车一样,七上八下摇荡不停。

金口师父严肃地警告,屋内的偏厅藏着许多阴神(意即鬼),平日没事真的不要进来。“我刚刚看见一只很凶猛的印度鬼,年纪约莫50岁,没有穿上衣,只穿了一条短裤,胸前有毛以及有些秃头,体形相当大只,对于我们的出现,他感到非常不高兴,也不欢迎我们。”

忽然,金口师父指着楼梯口的一个角落,嘴上不断重复说“非常肮脏,非常肮脏”,除了摄影师必须硬着头皮跟上前拍照,我们一干人的脚像是钉在地上,完全不敢移动半步,紧张又害怕的指数快要爆表。

金口师父一直提醒我们要小心,他走进楼梯口旁边的房间,对着房内的厕所大力的撒米,更非常大声的驱赶“脏东西”。
小记跟在摄影师身后,双脚才刚踏进房间里,说时迟那时快,我看见“有东西”正往我的方向飞来,那一刻我的脑袋被掏空了,只能反射性的快蹲下来躲避。

▲金口师父在偏厅处发现一只印度鬼魂,个头非常高大,看到我们进屋非常不高兴。

阴气重·
婴灵呼朋唤友
金口师父见状走向我问,“你刚刚看到什么?”

“刚刚太突然了,我看到了,不过看不清楚,我不确定是什么。”小记如是回答。小记转头问身后的摄影师是否看见了,他摇摇头表示没有看见,不过清楚感觉到“有东西”擦过头顶飞出去了。

金口师父皱一皱眉头说,“刚刚是一只鬼魂飞出去了。”这一次,我们的害怕藏不住,全写在了脸上,金口师父开口安慰我们“不怕不怕,有师父在”。他的手指在小记的额头中心点了一下,帮我关上“第三只眼睛”,确保我不会再看见不应该看见的东西。

之后,金口师父当场口念《金刚经》,渡鬼魂之余,同时亦可以镇定人心。

“这间房间的阴气很重,房间的窗口被山边倒下来的树木和泥土遮掩住,阳光射不进来。我看到这里面有几个有色人种的小孩子逗留,可能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主人曾经流产或堕胎,小孩子便逗留这里,然后再招几个朋友回来。”

▲在偏厅的小房间里,窗口被绿荫遮蔽,金口师父指这里住了几个洋小鬼,很有可能是以前的主人曾经流产,小孩便逗留在房子里不肯离去。

▲屋内最尾端的厨房,是整间房子最阴森凶猛之地,因为长年没有阳光可以照射进来,金口师父“看见”里面藏了很多只鬼。

地狱厨房·
猛鬼聚集
原以为逃离出的房间,是最阴森的房间。殊不知,没有最阴森,只有更阴森。踩着凌乱的木板和玻璃碎,我们移步走向厨房。

厨房里面的情况更糟糕,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金口师父急忙打开手机照明,才得以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不知怎么地,我有种不祥的感觉,小记半步都不愿意踏进厨房。厨房的修装工程没有完成,砖块明显没有堆砌完,而且工程物品凌乱的散落地上,估计是发生了不吉利的事情,导致进行一半的工程仓促停顿下来。

厨房的位置在屋子的最尾段,原本就是背阳,是阳光照不进来的地方。房子闲置以后,厨房的窗口更被倒下来的枯枝末叶完全遮盖,以致这个空间更加“阴凉”……

稍微靠近都会起鸡皮疙瘩,一阵寒气从脚板底传递全身,小记原本还流着汗,顿时觉得有点冷……

金口师父形容,厨房是阳光照不进来的“地狱之房”。“我看到厨房里面藏了很多只鬼,而且住了很长时间,我们的到访打扰了它们,所以它们很不高兴,你们还是别进去为妙。”

师父继续说:“这里的杀气和冤气很重,要住人十分不容易。”金口师父补充,这里住了几个上了年纪的阴神,他大胆的推断,因为受风水的影响,导致主人家的生活不顺,住在里面的人也很大可能曾经发生金钱和感情的纠葛。

▲师父手指小房间的厕所非常阴,记者还看到有“东西” 从厕所里飞出去。

金口师父再三叮咛,“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再来了。”他劝戒爱到鬼屋探险的人,不要冒冒然闯入屋内,除非是“有份量”的师父跟随一起,也许可以镇得住,不然很容易“中招上身”,而且也会影响运势。

语毕,他嘴巴念念有词,似乎是跟房子内的“好兄弟”说声抱歉打扰了,便速速带领我们离开这处不宜久留之地。

事后,我向附近的邻里打听,有位印裔老太太以为我来看房子,大方地向我透露,这一区的房价粗估200万左右,这么多年来曾有不少人打听这栋独立洋房,有意思买下来的人更不在少数,但是每次的交易都以失败收场。老太太感叹,住家附近有一栋卖不出去的荒废房子,实在令人扼腕,多少也造成她的内心不舒坦。

年纪约莫70岁的老太太指出,她在40年前搬来附近居住的时候,这栋白色的独立洋房已是人去楼空,情况跟现在差不多,不过她表示不清楚屋里发生的事情。进一步询问老太太屋子是否闹鬼,老太太只是轻轻摇头,就不肯再开口多说什么了。

▲客厅的正门口正对着邻居的屋顶,尖尖的屋顶像是一把箭射入屋内, 损伤屋子的风水,让住的人不安宁。

拿督斯里金口师父总结:
弯刀煞 ·金字角煞 适合建诊所

金口师父断言,从风水格局分析,这里应该会出现“生意谈失败”的困境,就算之后有人买下来,打算搬进来住的话也并非易事。他进一步说明,“因为住在里面的鬼魂不欢迎,它们已经‘先入为主’,不舍得离开,所以每次有人要来看房子的时候,它们都会出来作弄或捣乱。”
小记问金口师父,这间房子还适不适合住人,金口师父遥遥头,语气坚定地回答“不可以!”根据他的看法,大门左处有弯刀煞,屋内的正门口有“金字角煞”,站在风水的角度来看,这间屋子不适合住人了,勉强入住必会遇到很多问题。
“这间屋子比较适合改建成神庙或是小型诊所。”金口师父解释,庙有神明可以挡煞,而诊所是医治救人的地方,所以可以“救”这里的形象,也可以“医”这里的风水。

报导:谢秀婷
摄影:Calvin@Tag Studio
特别鸣谢:四面金刚风水坛金口师父

 

订购杂志 http://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