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头男·吊死女 诡异危楼怨气重

金宝位于霹雳以南的一个县镇,这里号称大学城。发展中的城镇,每一寸土地皆是宝,可是偏偏这里有一栋组屋,却丢空多年无人居住。
荒废多年的组屋,早已破烂不堪,前方有一棵大树阻挡阳光,令组屋显得格外阴森,墙壁年久失修,油漆已逐渐脱落,被青苔取而代之,偶尔见蝙蝠出没,更添诡异氛围。
曾经有人在组屋前看见白衣女鬼徘徊,不时向路人招手……
更有人说,深夜的组屋会传出阵阵凄厉哭泣声,让人毛骨悚然……
每到傍晚时分夕阳西下,路经此处的人,定必加快脚步,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招进鬼域惹祸上身……

▲残旧的组屋虽然面东,可是阳光完全被大树遮挡,久而久之引来许多阴魂聚集。

▲大楼外观破旧,部分油漆已经掉落,布满青苔,据附近邻居告知,它除了是一栋鬼屋,还是危楼。

记者开始追踪鬼影……

接下此次任务,小记的心中忐忑不安,只因接近人们俗称的“鬼节”(农历七月)。与师父商讨后,我们决定赶在“鬼门开”的前一天,深入鬼屋一探究竟。

出发前,我收集了不少资料,更请身在金宝的友人先去查看。友人前往勘察后,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说:“那边很暗,屋前被大树遮挡,周围的人都劝说不要进去,因为该组屋已经是危楼了。”友人的话,让我心中顿时多添一分忧虑。

在资料中,最印象深刻的,是一段让人惋惜的爱情故事。据闻,当年一女子与男友一同购置了该组屋其中一个单位,作为两人的爱巢,但后来两人发生了一些误会,该女子在组屋内自杀身亡。自此,每到深夜组屋内便会传出阵阵的哀怨声,仿佛哭诉着那悲惨的爱情故事……

入夜时分闯鬼域
探查队一行六人出发,在未抵达金宝前,师父把经过加持的佛牌分发给我们每个人,“你们切记佛牌要随身携带,不要拿下来,不但能保我们一路平安,也能辟邪。”

师父在途中不时告诉我:“希望可以在太阳下山前赶到,要不然会很危险。”我望了望手表,感觉有点不妙,因为距离金宝还有一段路,以交通路况看来,在太阳下山前未必能抵达。

“放心吧,我算过了,只要通过这个路段就不会塞了。”师父似乎看出我的忧虑,安慰说:“你就别担心,我们会在太阳下山前抵达的”。正如师父所言,大约塞了7个小时后,我们总算可以加速往金宝前进。大约傍晚6点45分,我们抵达了金宝,虽然先前已请友人代为确认地点,可是就像鬼遮眼,我们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寻觅。最后在一名路人的协助下,总算找到了该栋组屋,当时已近7点,天色慢慢转暗……

▲组屋前的拿督公地基已裂开,代表神灵已经离去。前方的一堆泥土,便是师父通灵时所见的沙堆之一。

两个坟头对正大门
当我们抵达时,不知道是不是组屋里的“主人”不欢迎我们,原本平静的马路,瞬间刮起了大风……

金口师父轻声对我们说:“刚才一下车,我就看见楼梯口有一个老公公很凶的望着我们。”

未抵达组屋前,师父曾通灵观察组屋,说看见组屋前有两堆泥土,组屋里有很多“东西”。没想到,我竟然真的在组屋前发现了两堆泥土,而且看上去就像一个坟头,师父的通灵再次让我惊叹。

“我刚才看到的就是这两堆泥土,看上去像坟头,两个坟头对正大门,形成双煞,住在这里的人怎么可能会安宁啊!”师父说道。

随后,师父便转身观看组屋,然后摇摇头说:“此组屋虽然位于东方,可是却因为周遭环境及本身的设计而破坏了风水。”师父手指组屋前的一棵大树,说:“这棵树又高又大,挡住了阳光,这样阴魂就可以躲在树下或屋子里,不怕被阳光照到,因此这里的阴气很重。”

师父一边往组屋的楼梯口走去,一边不停地和大队说:“待会你们都要小心,切忌碰任何组屋里的东西,还有不要擅自离队,这里阴气太重,很容易招惹到好兄弟。”

▲组屋的第一个入口处,中间矗立的柱子让进出的人像是经过千刀万剐。

有“人”在等我们
才靠近楼梯口,师父便摇头说:“进入楼梯口就有那么多柱子挡在中间,每次要上楼或进来都要经过千刀万剐,你说能不死吗?”师父也打趣地说,撇开风水不谈,进来时要绕来绕去也很麻烦,这样的设计真的是糟透了!

当我正想往前走时,师父突然止住我并说:“你先别上去,让我先去看看,我感觉到有‘人’在等我们。”师父的一句话,瞬间让整个搜查队静了下来,摄影和小记对望了一下,更令人感到鸡皮疙瘩的是随后而来的冷风……

师父拿出一早准备好的红米,往楼梯口大力撒去,并大喝了一声。随后,师父招手示意我们可以继续往前走,可是刚步上梯级,师父又再次挡住了我们,“等一下,有人在看!”

一句简短的话,却拉紧了我们每个人的神经……

这时师父拿起法杖对着楼梯转折处开始念起经文,最后大喝一声“去!”

“我刚才看到三个眼神不友善、穿着背心的uncle。这里真的很肮脏,千万不要乱说话。”

▲上楼前,师父往楼梯口撒红米并念经,驱逐挡着去路的阴魂。

▲师父在墙上印上“南无阿弥陀佛”的字眼,并念经加持,希望可以度化阴魂。

阴魂挡门不给进入
当慢慢往一楼的方向前进时,光线开始转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就如牢房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你看这里的风水,楼梯一上来就直接对着房子的大门,形成直煞。房里有个老太太,她告诉我她生病很久,没人理她,最后病死在这里。”

接着,师父转身往另一单位说:“这个门肯定开不到,里面的‘人’不让我们进去,他们很讨厌我们的到来。我们下去吧,要不然会很麻烦。”

师父语音刚落下,一旁较大胆的友人阿叶竟然大力推了该单位的大门,可是却怎么也推不开。
师父见状,马上阻止阿叶继续推撞该大门,“我都说了这门是开不到的,你就不要打扰它们,要不然得罪它们就不好了。”说完便迅速拉着大队往下走,前往另一个入口。

▲整栋大楼漆黑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从一楼望向楼梯口,只能看见微微的光线。

▲师父看见有几个“ 小孩” 在楼梯口嬉戏。

每个门口对楼梯 不得安宁
步入第二个入口,此入口与第一入口设计完全不一样。第二入口必须先走一小段斜坡才能到楼梯口,斜坡两侧可以看到地下室的小窗口。窗口是由铁支所组成,往里面看是漆黑一片……

“你看这个设计,一进来就走下坡,运气怎么会好呢?出去的人也必须费力气才可以走出去,而且楼梯口对正大路,这样形成一个直煞,钱财易散,住在这里的人赚钱难,守财更难。”师父摇摇头感叹道。

▲第二路口的设计极为诡异,必须先走下坡再上楼,师父说这种设计让住客的生活一直走下坡。

当我们抵达一楼时,师父突然停下了脚步,“这间房里面有人,进去吧!”

师父此次竟然叫我们进去!!!

“这里有一个年轻人,他告诉我他是因为车祸死亡的,头也断了,可是因为他很想家,就一直待着这里守护着这个家。”

师父的话让我瞬间鸡皮疙瘩,“不用怕,他只是要告诉我这件事,不会对大家怎样的。”师父在该处念了几段经文后才离去,说是希望可以超度那位年轻人,希望他早日放下执着离去。

“我们继续往上吧,楼上会有更多‘人’,待会记得不要骂粗口和乱说话。”

师父边走边说:“你看,这里的大门都是对着楼梯口的,直冲直撞,里面的人争执都会特别多,不得安宁。”

“这里真的太猛了,不适合住人,除非办一场大法事超度阴魂,或者改建成庙宇或许还有点帮助。”师父告知记者,这里由于常年没人居住,早已被阴魂占据,如果没办法事就拆建,以后肯定会有很多问题发生。

▲师父告知这间单位里住着一位因车祸去世的青年,因为眷恋凡尘不肯离去。

▲刚上一楼,师父即见有阴魂凶神恶煞望着我们,于是师父马上撒红米驱赶。

自杀女鬼发难
再往上走,不时传出蝙蝠声,可以清楚看到地上有很多蝙蝠粪便,还有一些破烂旧衣。这里与隔壁入口皆是黑暗至极,幸亏有手电筒照明,不然连步行都有困难。

“我的灵通告诉我,在这间屋内,曾有一位女生因为一些纠纷而在房间内上吊自杀。她自杀时充满怨恨,现在在这里不肯离去。”

这不就和小记之前查到的资料不谋而合吗?由于先前不曾和师父提起这个传闻,因此当师父说出他在现场的所见所闻时,不免让我感到毛骨悚然。师父带着大队步入屋内,我们发现屋子里的家私大部分还保留着,有一些衣物掉落满地。

▲我们进入有女鬼的单位,屋内部分家私依旧保存良好,地上更布满了衣物等垃圾。

“这间屋子很少人敢进来,那个女鬼很凶。”师父才刚说完,便急忙拿起带来的佛像,对着屋内一间关着的房间,念起了经文。师父的举动让在场的每一位都拉紧了神经,好像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师父念完经文后,便大力踢开房门,然后从袋子里抓出一把红米往房间里撒开,同时吆喝了好几声。接下来是数秒的寂静,屋里的紧张气氛让人几乎要停止呼吸。师父这时才徐徐转过身来,告诉我们:“那个女鬼突然发难,要对我们不利,我只好念经压制她。”

▲通往地下室的入口看起来极为阴森。

突然满地诡异冥钱
我们下去吧,不可以再往上走,时间快到了。”师父的话提醒了我们,看看手表,已经7点45分,我们于是放快脚步加速往下走。

一边往下走,师父一边说:“这里到处都是‘人’,我们要赶快走,到了深夜是他们的时间,我们不好打扰。”秉持着不打扰‘好兄弟’的原则,我们唯有赶紧收队。

就在大伙儿往下走的当儿,我们见到地上有很多冥钱,大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都默不作声很有默契地连走带跑下楼,大家之所以会这样,全因在上楼时,我们完全就没见到有冥钱洒在地上……

而且,此入口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闻上去犹如屎尿,可是却掺杂着一股异味,让人无法大口呼吸。

▲在楼梯的梯阶上布满冥钱,让人看了鸡皮疙瘩。

步出组屋的那一刻,我犹如重获新生,比起组屋内的黑漆漆,屋外夕阳好多了。刚步出组屋入口,师父便把我拉到组屋的正前方,手指对面一所大楼说道:“那个大楼看起来像不像个墓碑对着组屋?”“墓碑对正组屋,这样是风水大忌,住在里面的人就好像天天给人拜,运气都被‘败’完了。”

师父继续说:“还有,组屋的前方就是大马路,虽然有一面围墙挡住了,但围墙是倾斜的,这一来不但没有把大马路的杀气挡住,反之把煞气引了进来。”

回程前,恰巧有附近的居民经过,记者赶紧向前询问,希望可以得知更多组屋的故事。该居民表示:“这里没有人住很久了,他们都搬走了,是危楼。我不清楚这里有什么事发生过,可是的确听说过有人在这里自杀,从此以后每个晚上就有怪声……”该居民说完后似乎有点害怕,不时往组屋望去,最后快步离开。
在我们开车离开前,遇见一名老人,老人不停地望着我们,最后冷冷地抛出一句话:“不知死,还不快点走!天黑了……”老人的这句话,似乎告诫着我们别再进去,天黑了,“好兄弟”要出来了。此刻我们才想起,隔天便是鬼门大开之日……

▲倾斜的围墙不但没有把马路挡住,反之招来更多煞气。

拿督斯里金口师父总结:
“组屋前的两堆泥土,加上一个墓碑,再加上煞气,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风水可言。”师父说完,便往大树的方向走去,似乎发现了什么事。“你看这里的拿督公,已经没有神在里面了,神像的地基已经裂开,意味着已经破功,而且长期被大树挡住阳光,神灵不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报道:郑智良
摄影:周亿程
特别鸣谢:四面金刚风水坛金口师父

 

订购杂志 http://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