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娜劏尸屋 血光笼罩

还记得25年前举国轰动的巫师碎尸案吗?劳勿峇都达南区前州议员拿督马芝兰被一对巫师夫妇阿芬迪和摩娜,以及他们的义子朱莱尼碎尸肢解的命案。

这宗被形容为大马史上最恶心又残忍的碎尸案,共经历69天的审讯日,并揭发了许多不为人知且诡异的事物,一度成为国内外热烈讨论的话题。

1993年7月22日凌晨4时30分,警方在彭亨州劳勿甘榜柏鲁亚士一间没有门牌的屋子内,一个深6尺的深穴里,找到劳勿峇都达南区州议员拿督马芝兰的遗体。当时,遗体已被肢解成18块,头颅被砍断,内脏还被挖出。

摩娜与丈夫阿芬迪自称拥有已故印尼总统苏卡诺的权杖和宋谷,这两件含有神奇力量的物品,再加上他们的法术,即可协助拿督马芝兰政途更上一层楼。

马芝兰自幼相信巫术的神奇力量,为了打退对手政坛路更好走,他聘请了摩娜夫妇为私用巫师,甚至将摩娜夫妇安置在位于劳勿的甘榜柏鲁亚土果园的小砖屋内安心修炼。

果园四周环境隐秘,与城市喧嚣的环境有着天渊之别。难怪,阿芬迪夫妇会选择在这个远离人烟的地方把马芝兰肢解碎尸。

这宗被形容为大马史上最恶心又残忍的碎尸案,共经历69天的审讯日,并揭发了许多不为人知且诡异的事物,一度成为国内外热烈讨论的话题。

虽然事隔25年,但只要大家一提及摩娜,这个犹如谜一样的女人,大家肯定不会忘记她每次上庭时的灿烂微笑、出庭供证总爱做黑色打扮,甚至真空上阵, 哪怕是沦为阶下囚,摩娜依然爱骚首弄姿,陶醉在众人目光下。

1993年,小记才14岁,印象中听过报界老前辈如此说过:“只要有摩娜在的地方,你很难将焦点从她身上转移。”、“摩娜曾在印尼的一个山洞内向高深巫师修法,据说,摩娜被师父斩成18段,但却没有死去,在师父为她施法后的第14天,摩娜重生了。重生后的摩娜,法力更高强,变得更年轻。简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甚至可以凭空变出数之不尽的财富。”、“ 摩娜以一亿元买下一个小岛,而那一亿元就是摩娜使用她钱生钱的巫术变出来的!”

而这间用来干案的神秘小屋可能已被世人渐渐遗忘,但却成了一间不折不扣的凶宅,除了因为它曾是马芝兰被肢解碎尸和埋尸的凶案现场,也因为阿芬迪和摩娜生前懂得巫术,再加上两人心有不甘被问吊,久而久之形成一股怨气,徘徊在生前故居。

曾经,有人在入夜时分“看见”摩娜打扮得花枝招展,像是在等待某人;而劳勿警区的扣留室,每到深夜就会出现呻吟声和呼吸声,值勤警员更感觉一双眼睛在监视他们……

对于阿芬迪和摩娜,总让人感觉神秘,尤其是那间隐藏在果园的砖屋凶宅,是否真如传言般令人毛骨悚然,还是只是一间荒废的小房子呢?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本期《探凶宅》在尊寺玄家金口师父的陪同下, 踏入阿芬迪和摩娜的故居, 亦是拿督马芝兰被埋尸的凶处。结果,却是一场出人意料的探索……

▲摩娜的故居,也就是拿督马芝兰被分尸成18段的命案现场,如今已成为废墟,隐没在丛林里。

记者开始追踪鬼影……

师父感应·
“摩娜在等我们”
关于摩娜生前的事迹,我们听得很多,对巫术始终是一知半解,深怕到摩娜故居采访,会惹来不必要“麻烦”。所以,未到摩娜故居前,我们已和金口师父不断沟通,希望此次采访顺利。

事实上,金口师父早己准备妥当,还带了龙婆托佛牌、十二支他古符童、龙婆托大师的法杖、太上老君画像法器防身。其中,十二支他古符童是由高僧在符童里画下108尊佛像和刻下经文,能在12尺内不动到“对方”的情况下,将“对方”击倒。

金口师父解释说:“十二支他古符童犹如一条藤鞭,如我在一个空间画符咒,即能隔空打到对方(意指鬼魂)。龙婆托大师的法杖则代表了权威,象征了我们是带着权威而来。至于太上老君画像,是什么鬼都很忌讳的。”

人不犯鬼,鬼不犯人。虽然无法确定鬼魂的存在,但为了安全起见,金口师父要每人戴上龙婆托佛牌防身。毕竟,阿芬迪和摩娜生前曾修过巫术。

我们四男一女充满阳气的采访团队出发。金口师父具有通灵的本事,由吉隆坡往劳勿途中,他已“感应”到摩娜身穿黄色波点上衣,坐在家中等我们到来……

师父还透露:“要到摩娜家,一定会经过一条河和必须过桥。”

藏尸凶宅位于甘榜柏鲁亚土,距离乌鲁洞大约20公里,从劳勿大街前往乌鲁洞约16公里车程。

沿着大路而行,先抵达乌鲁洞才到甘榜柏鲁亚土。乌鲁洞是一个很传统的马来甘榜,居民都过着简朴的生活。当我们驱车进入甘榜时,车子的引擎惊动甘榜的村民纷纷引颈张望,纷纷投以好奇的目光。

或许,除了25年前法庭推事率领警方与报界媒体到来外,事隔多年甘榜已无“外人”出入。如今,看着一班陌生人犹如无头苍蝇在村内乱窜,村民自然很热心给予协助。四个土生土长的马来村民获悉我们要到摩娜的故居,马上二话不说放下手上的工作,领着我们直捣目的地。

如此一来,整个采访团队人数共有9人,除了小记外全都是男士,果真阳气十足!

不久,沿着村民指引的小路,我们一共过了两座桥。此时,大家都难以置信地望着金口师父,更坚信他的通灵本事。桥后就是一座斜坡,路边全长满了竹林和橡胶树,车子越驶靠近摩娜故居,路面越显潮湿阴凉,予人不寒而栗……

▲摩娜故居隐没在这片丛林里,如果没有当地人带路,想必鬼屋搜查队很难到达。

屋外遇见她·
她跟我笑……
村民指示我们将车子停在一间洗车中心,然后领着大伙儿往丛林里走去。大家心里疑惑,丛林外是洗车中心,而且沿着达拉加隆瀑布的岸边,还摆放着休闲桌椅,证明常有人在此出入。凶宅就在附近,难道村民们不怕撞到“肮脏东西”?

“ 唉哟,日子久了或是不刻意提起,有谁还记得那个怕人的女巫摩娜?”村民说。“我的菜园和拿督的果园相连,摩娜的故居就在果园的外围呢!”摩娜故居的土地,属于拿督马芝兰所有,据悉共占地2英亩。

“照风水角度,人烟稀少,树木多,夜晚空气会很稀薄,因为树和人争呼吸!”金口师父说。

其中一位村民Thur说,除了他外其余三人并未见过摩娜。“有次我在务农时,恰好她走出屋外,还和我微笑。表面上她与常人无异,怎么看也不像是碎尸案的主谋。但人心隔肚皮,骨子里她卖什么药就不知了……”

拨开草丛,眼前俨然是片茂密的丛林,茅草至少有8尺高,根本无法望清草丛后的景象,这让大家的心情更紧张……

“这些树木都是摩娜种的,案发前没有这么高,现在都高过人了。”

越靠近摩娜故居,金口师父脸色开始转变,像似发现新大陆。“这里和我之前通灵过的情景是一样的。”

就在距离摩娜故居约有五步距离时,Thur一鼓作气冲入砖屋的右侧,指着一个洞穴大叫……原来,那就是当年拿督马芝兰被埋尸的地点!

“这里变了很多,几乎都成废虚了!”由于仅有Thur一人看过砖屋未被废弃前的模样,所以他会如此感慨也不足为奇。

▲当年摩娜和丈夫阿芬迪及义子朱莱尼,将拿督马芝兰肢解成18块埋在这个深5尺的洞穴,迄今仍清晰可见。

人血滋养·
摩娜魂附连体鬼树
“摩娜可能算到自己早有一劫,所以准备死后附在树上;她生前供奉了几个婴灵,她走了,这些婴灵留在这里变成孤魂野鬼。”

放慢脚步静下心来,大家发现刚才走来的路线,其实是摩娜故居的后门方向,而正门方向则几乎淹没在杂草中了。因此,我们只好由后门入屋内。所谓“进门叫人,入庙拜神”,金口师父口念经文,在空中画了道符咒,就领着大家入屋。

由后门踏入屋内,即感觉一阵寒流由脚底窜流全身。由于砖屋荒废有段日子,不仅屋外野草丛生,就连屋内也长满茅草,简直让人寸步难行。

基本上,整间房子因杂草丛生,已无任何格局可言,充其量只能以木桩推测位置所在。整间房子都铺满厚厚的枯叶,坦白说,听着踩着枯叶上发出的“沙沙”声,心里很怕,不是怕摩娜突然现身,而是怕在这么茂密的茅草堆里,万一打草惊蛇被毒蛇攻击该如何是好?还有,空置已久的房子会不会隐藏不法份子呢?

▲由于房子四周已杂草丛生,大门也不得其门而入,大家唯有从房子后门入屋一探究竟。

徒手将茅草拨开,穿过后门的走廊,我们转左进入客厅,客厅是个长长的正方形。客厅的正中央被三棵互相依畏的大树占据,还有两根完好无损的石灰柱。三棵大树在猛烈的阳光照耀下显得更雄壮,随风飘落的绿叶,更是片片鲜嫩。不知何故,总觉得这三棵大树很怪,它们就像共同拥有一个心脏的连体婴,若硬将它们分开或许一个也活不了。

“这间房子有很多血光之灾,当念过咒的血滴到树木,这些树就会生长起来。换句话说,这三棵树是鬼树,大家千万别乱踩,尤其是树与树之间的茎, 否则会得罪这三棵树。”

接着,金口师父屈指一算说,“由于摩娜生前行巫术,她很有可能算到自己早有一劫,所以早有安排死后附在树上。”

▲摩娜的故居成为凶宅后,客厅内长出三棵大树,金口师父说这三棵相畏相依的大树是摩娜生前将巫术埋在地下才长出树来,而摩娜的灵魂就附在这三棵树上。

养来练术·
大蛇还在附近
抬头望去,这三棵树确实比屋外的树木长得茂盛,树木和树茎也很粗, 除了部份树茎缠在一起外,其中一棵树的树茎还延伸到靠近厨房的墙壁。在甘榜,摩娜的故居可说是数一数二的“豪宅”,Thur说当年马芝兰的碎尸被发现后,摩娜三人就被扣留,这间砖屋便一直空置。

“初时,村民都很害怕摩娜的巫术,所以没有人敢靠近砖屋一步。可是,日子一久村民又不当一回事了,直到摩娜三人被问吊,一些胆大的村民开始肆无忌弹闯入屋内光明正大取走家具、屋瓦……总之,就是什么可用就拿什么!”

“我想这三棵树应该是在几年前长出来的吧?我很肯定,之前这三棵树并不存在。”

难道这么多年,没有人想过要砍掉屋内的树?Thur面有难色摇头说不知道。“村民虽然很爱就地取材盖房子, 但我从来没听过村民要将这三棵树砍掉。”

指着三棵大树,金口师父缓缓说,“要砍掉这树不是没办法。只要用红布将树干包着,然后拿樽菩萨面向大树念经,附在树内的灵受不了就会离开。但切记,要砍这树必需找道行高深的师父,否则砍树不成反会惹祸上身。”

“我还算到摩娜曾经养了条很大的蛇,本来是想用来行巫术,但因为她的法力不深,后来不了了之。那条蛇在她死后还在附近……”

听金口师父这么一说,每个人的脚底都一阵凉,担心不小心踩着藏在枯叶底下的大蛇那该如何是好?

▲房子的正门口非常狭窄,印证只有小人入屋的道理。

婴灵徘徊·
无处投胎
谁知,心尚未定下,金口师父又指着窗说,“看,那里至少有6个小孩徘徊在屋外,这间屋子真的很邪!”可是,当大家的目光随着金口师父所指的方向望去时,又什么也看不到,只听到树叶被风吹得“沙沙”声。

顿时,大家默不作声。“摩娜生前应该有从医院买回夭折的婴儿或胎盘,尝试做法供奉他们,可惜供奉了一段日子后不成功。她走了,这些婴儿也变成孤魂野鬼,因为真身被埋在房子周围, 永远没法超渡只好一直逗留在此。”

语毕,金口师父开始拿出罗盘对准正门说,“房子正门朝向西南方,本来是没有问题,但正门很窄小,意味着只有‘小人’才能入屋,而且‘单单打打’,间接破坏了风水。”

“另外,房子的格局是四方形,四方形等于空,做什么都是空。换言之, 屋主造这间房子只是想用来睡觉而已,根本不想劳作。”

“照这两个石灰柱的位置看来,摩娜有意扩建房子。后来因命案被揭发,唯有搁置计划。摩娜还听老人家的话,将棺材钉钉在桩头上呢!”我转向Thur求证,他不断点头,似乎对金口师父准确无误的推算感到不可思议。

Thur说,虽然他并不清楚棺材钉的事,但可以肯定摩娜的房子在命案被揭发前正在扩建。“有次,我经过这里看到房子的前院和后半部正在装修。可是,摩娜平时很神秘,所以村民根本没有机会接近房子。无论是窗口还是门,全天候都是紧闭,印像中都装上黑玻璃。”

众所周知,摩娜的性格善妒且报复心强。这点可透过金口师父的通灵证实一二。“我看到摩娜在房里埋了很多针,任何人若得罪她,她会将对方的照片放在公仔,然后大力扎下去。”

“对!以前摩娜家四周还饲养黑鸡和黑鸭,感觉怪里怪气的!”Thur说。

▲从客厅的窗户望出去,是厨房和厕所的位置。据村民说, 摩娜生前很神秘,甚少将窗户打开,而且窗户都是黑色。

屋子下咒·
树跟随人血生长
“千万不要小看这间房子,一入夜就有很多生鬼,再加上这里曾发生很多血光之灾,所以一进来我即能感应许多厉鬼的存在。”

由客厅小门通往厨房,明显看见三间卫生间。其中,近厨房位置的卫生间还分隔成如厕和冲凉用途。另间卫生间则靠近小门的走廊,内里阴森一片,还长了一棵树。比起客厅内的三棵树,这棵长在厕所内的树予人更阴森诡异……

事缘,整个房子的屋顶早已不知所踪,唯这间厕所的屋顶完好无损之余,长在厕所内的树却能在不损毁屋顶的情况下破“茧”而出,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不仅如此,未进屋时大家已注意到一棵“附”在屋顶而生的树。原来,那棵“附”在屋顶而生的树,实为紧挨着厕所内的树共生共存!

▲靠近小门走廊的卫生间里也长了一颗树,冲破屋顶与另一颗树呈人字形紧挨生存。金口师父指,这类树木的存在, 皆因摩娜生前在屋内行巫术所致。

这两棵树,一棵由外生长,一棵由内生长,乍看之下极像两个紧紧纠缠的恋人,这不禁令人联想生前恩爱的阿芬迪和摩娜。

“基本上,这两棵树是同时生长,主杆在厕所内生长,树吸收了血的精华,随着血生长,而且血流的时候有念经文。外面的那棵,是附着里面这棵一起生长。”

“简单来说,屋子有巫术的经文,也下过咒,血乃属人,如血滴到树,树生出来时跟着血走,所以树就会生到像人形一样趴着。”

指着相连的卫生间,金口师父直说,“这里曾见血光,死过人,而且不只一个!”背后一凉,心跳得更快,因为那间浴室是马芝兰被分尸的地点!

试想想,摩娜夫妇在两侧按着马芝兰肩膀,朱莱尼则快速举起斧头,像古代行刑的刽子手,手起斧落,狠狠砍向马芝兰的脖子。血,像雨洒落,冲凉房内到处都是血,满地都是红彤彤,好像过年放的鞭炮一样……

▲金口师父算出拿督马芝兰就是在这间近厨房的厕所被摩娜以“钱生钱”巫术诱惑,遭朱莱尼斩成18块。

摩娜坐在床上·
穿着波点衣服
在后门走廊左侧有间卧室,相信这也是整间房子唯一的卧室。一般上,卧室内的卫生间都不会设在房门口,但这间卧室的设计却恰好相反。若要进入卧室,就得经过卫生间。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甘榜的马来房子不讲究风水。事实上,整间房子也没有什么格局可言。”

金口师父带头步入卧室,大家紧随在后,就在金口师父经过卫生间抵步卧室时……

“摩娜真的在这里!她真如我之前通灵时看到的一样,身穿黄色波点衣服,坐在卧室的床上。”

大家神经紧绷了。摩娜真的在卧室里面吗?她会不会不满我们的到来突然发恶?若她不爽,会不会向我们行巫术?

只见金口师父朝着卧室一角,口中念念有词一番,突然一只深褐色的蝙蝠朝门外的我们扑来,从我的手臂旁“低空飞过” ,我们被突如其来的蝙蝠吓倒,大家都失去重心差点跌倒。

尚未回过神,第二只褐色的蝙蝠又从卧室的方向朝我们扑来,再飞向高空!当下,金口师父并未对这两只神秘的蝙蝠多加解释,大家也不以为然,继续采访。

“房间里,有很多蜡烛和古灵精怪的石头。摩娜很爱布、水晶,也很爱擦粉,最在意自己的眉毛,每天都会把自己扮得美美。”

▲走进摩娜房里,金口师父指着睡床位置说, 摩娜生前很爱在床上数钱。

爱走后门没有前途
金口师父指出,平时摩娜就爱在客厅见客后,利用连接厨房的小门顺势进卧室,但却不允许外人到她的卧室。“ 从客厅连接厨房的小门及卧室靠近后门来看,她喜欢贪方便走后门,这也印证了走后门没前途的道理。”

“当我在卧室走动时,我可以感觉地下有很多洞,这些洞都埋有东西。摩娜是个很怕缺钱的人,所以她爱坐在床上数钱,有时她也会将钱放在床底。另外,她也是个极度爱干净的人,每次数完钱后就到浴室洗手,这也是房子有这么多卫生间的原因。”

“这间卫生间也有很多血腥的东西……”

退出卧室后,金口师父不断说“此地不宜久留”。

后来,我向金口师父问起有关蝙蝠的事,他才说,“原来你也看到啊? 刚才我担心大家害怕,所以保持沉默。其实,我一进到卧室就看见摩娜坐在床上,当我开始念阿占多大师的经文时, 摩娜和阿芬迪就化成两只蝙蝠飞出去了。”

我好奇,为什么站在我后面的阿文却没有看到蝙蝠呢?师父笑笑说:“ 那是因为阿文身上戴着佛牌和手拎法器啊!”

▲当金口师父领着我们进入摩娜的卧室时,同行的五人,只有金口师父、记者和摄影目睹两只蝙蝠突然由地下的枯叶堆飞出乱窜! 

拿督斯里金口师父总结:
女巫怨气重 遇同道鬼魂势力必强大
“摩娜生前心有不甘,死时留着一股怨气,所以死后极可能会变成厉鬼。一旦遇到‘志同道合’的鬼魂,就会壮大势力。”

“刚才Thur兴致勃勃带大家到马芝兰被埋尸的洞穴时,我已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他的魂魄依旧被囚禁在那里。碍于此次到来的目的是做采访,所以即使我知道他的存在,也不能随便捉他出来超度。毕竟,我要以采访团队的安全为优先。
人有分好人、坏人,鬼也分好鬼、坏鬼。摩娜生前心有不甘于死,死时留着一股怨气,所以死后极可能会变成厉鬼。灵界也分势力,一旦摩娜遇到志同道合的鬼魂,就会壮大势力。
正所谓,前世的因,今生的果。这世被她所杀的人,都是前世杀她的人, 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是一个无法终止的循环。人死后也能修法,除非摩娜跟随一个好师父好好修练,了解因果后,学会放下,下世就有果报了。
以摩娜的性格,她也不希望世人就此将她遗忘。但,我还是奉劝大家勿以身试法,到摩娜故居探索,免得拉低大家的运气。”

报导:燕芩/摄影:Calvin @ Tag Studio

 

订购杂志 http://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