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乱葬岗建屋 夜半鬼音重重

 

马来式高脚屋大约建于二战时期,虽然外头看似阳光普照,里头却是冤魂亡灵的老巢。

月黑风高,阵阵诡异的凉风掠过,室内更是说不出的阴冷,随伴而来的还有时而轻时而重的……咚……咚……咚……

一声接一声地响彻整间屋子。大家还可以从脚下的木地板感受到微微震动,环视四周是漆黑一片,只能从屋内的窗户隐隐约约看见隔壁早被遗弃的高脚屋。

以上所述,是早前本地某电视台剧组在隆雪华堂后山拍摄时遇到的怪事,每到晚间时刻,隔壁无人的高脚屋就会传来莫名的敲击声,一直持续到破晓时分才停止。这到底是有心人的恶作剧,抑或是漂泊不定的灵魂在作祟呢?

▲从隆雪华堂后山直到高脚屋的路途,鲜少有路人和车辆经过,两旁长满参天大树,更显阴森可怕。

记者开始追踪鬼影……

诡异小径 ·
高脚屋若隐若现
在“探凶宅”的前一天,我孤身前往电视剧组曾经发生诡异事件的地点勘查。传出闹鬼的马来式高脚屋位于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简称“隆雪华堂”)的偏僻后山。因为地点过于隐蔽,所以不得不询问当地的小贩,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屋子的正确位置,甚至不曾听过鬼屋的传闻。

在附近兜兜转转数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屋子位在一条羊肠小道的尽头,小道两旁长满参天大树,阳光也无法穿透此地,而且小道鲜少有路人和车辆经过,显得特别冷清幽闭,甚至连虫鸣声也绝迹。经过小道后,迎面而来的是电视剧组的拍摄地点,隔壁的屋子则是早已废弃的独立式马来高脚屋,也就是剧组人员听见不明敲碰声的鬼屋。

从外观推敲,这间屋子大约建于二战时期,保留了原有的马来风格。大门边有间看似新颖的保安室,屋外土地长满茅草,空地堆满损坏的家具和木板,在此可看见附近的吉隆坡塔和双峰塔,屋后则是森林密布。

虽然高脚屋上方阳光普照,可是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却始终挥之不去。就在这瞬间,有一股令人昏厥的力量突然来袭,顿觉心慌的我赶紧匆匆离去……

▲马来式高脚屋大约建于二战时期,虽然外头看似阳光普照,里头却是冤魂亡灵的老巢。

白袍鬼 ·
用鬼音打招呼
“这里的鬼很猛,有些是已经上百年的老鬼,还有很多婴灵和几个洋鬼子,森林那边更有日本军魂在游荡。”

翌日中午,《风采》“探凶宅”一行人一起来到高脚屋。谁知师父下车后就指说,摄记的运气偏低,一问之下才知道属羊的她因为正处于转运时期,所以年关逼近更显运势下滑,所以师父特别准备法力神勇的“拉古”佛牌予她,其他人也带上高僧的护身佛牌以保平安。

就在一切准备妥当的那刻,师父却出其不意地说:“有个灵魂刚才正以鬼音和我们打招呼,是一个身穿白袍,貌似哈芝(Haji)的老者,声音亲切且友善,仿佛知道我们并不是恶意打搅他们。话虽如此,里面仍然有许多鬼魂, 所以千万别掉以轻心。”

▲ 一步入高脚屋门口便是一根木柱子,马上煞到家里每日进出的主人家,心理压力也相对地提高。

十字煞 ·
大门对路口大忌
高脚屋内有两厅三房,还有三间浴室和一个厨房。师父缓步观看高脚屋的外围,摇摇头指着大门说:“其实屋形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屋子的风水却有严重缺陷。屋内的门、外围的大门都对准路口,犯上十字煞,这里肯定发生不少车祸,而且这里的鬼魂大部分为回教徒,不懂风水玄学,想必主人家许多人都死于非命。”站在门口的梯级上,师父抬手在空中比划,口中更念念有词,最后撒了驱邪的白米才领着大伙儿入内探查。

刚进正门口,我们便被一支木柱挡着去路,师父说:“这也许是主人准备扩充屋子时,没有好好地规划,因此被逼留下这支木柱挡在门口,可是主人家每日进进出出,都会被这柱子压着,心理压力肯定很大。”

在门口玄关位置,踩上老旧的木地板即刻有种下陷的感觉,而且部分的木地板还发出“呃呃”声,显示这间高脚屋的历史悠久。虽然屋外阳光猛烈,可是屋内光线却不比预期的光亮,反而有种阴森森的氛围笼罩屋内。

▲师父在门口处以红漆喷上“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希望借此可以超度鬼魂。

很猛鬼 ·
婴灵冤魂不散
“这里住了很多‘兄弟’,绝对不好惹,所以平常没事千万别来,不然可会惹鬼缠身。”听完,我立刻紧跟师父的步伐,不敢擅自离队,心里庆幸自己昨日没有孤身入内,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继续说:“这里的鬼很猛,可能已经住了四五代人,有些是已经上百年的老鬼,还有很多婴灵和几个洋鬼子在里头。相信曾经在此居住的妇女堕过胎,而且也没有任何师父来超度他们,所以这些婴灵才会冤魂不散,久久徘徊不肯离去。”

师父还在门口处以红漆喷上“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希望借此可以超度他们,让他们早日登天。师父说:“这六个字拥有强大的超度法力,即使不同宗教信仰,也可以助他们放下生前的执着恩怨。”

▲师父站在客厅窗边视察,然后告诉我们附近肯定有回教堂镇压这里的鬼魂,语毕,耳边就传来回教堂的诵经声。

回教堂 ·
镇压群鬼作乱
玄关后便是客厅,可是客厅看似曾经翻新,与另一大厅贯通,二合为一成办公室。满地皆是脱落的天花板残片,悬挂天花板的铁丝布满屋檐下方,宛如沧桑老树的气根正蔓延开来,告诉我们这屋子是“活”的……

不似客厅的老旧,第二大厅看得出是近年扩充出来的空间,只是地上满是玻璃窗片和一些毁坏不堪的家具残骸。

师父沉静地站在厅内唯一的窗口处,也是唯一的光线来源,从窗外看去正是屋子后方的密布森林。他突然开口说道:“这地方越来越有趣,这里不仅有巫裔鬼魂,我还看见森林那里有日本军魂在游荡,真是越来越猛……这儿附近肯定有回教堂镇压住这里的鬼魂,不然他们早就造反了。”

语毕,微弱的回教堂诵经声竟然在此刻随风传来……

小记和摄记相互对望点头,佩服师父料事如神。师父继续说:“这里也许曾经是走私香烟和香水等的交易地点,不然阴气不会那么重,因为这样,此地更易招惹鬼魂的聚集。”

▲这间便是住着因失恋而割腕自杀的女鬼的睡房, 右边是浴室和阴森的储藏室。

自杀女鬼 ·
被抛弃怨气重
“这房内住着一个怨气很重的女鬼,因为失恋而割腕自杀,生前总爱敲打墙壁、桌子埋怨对方负心。”

连接第二大厅的是一间偌大的睡房,房内有崭新的浴室和一间看似储藏室的小房,地板也都是新颖的瓷砖砌成,然而看得出工程仍未完成已遭遗弃了。

师父在房间中央环视四周之后,说道:“这房内住着一个女鬼……”

女鬼因为失恋而割腕自杀,生前总爱敲打墙壁、桌子埋怨对方负心。我相信她的怨气太重,灵动反应至今应该很强烈。一到夜晚,这里便会出现莫名的碰击声。

小记和摄记相视对望,这不正巧解释了电视剧组所遇见的诡异现象吗?

▲储藏室内阴暗无比,即使以闪光灯打亮,依然阴影重重,师父更指里面的粪便通口是肮脏东西的“ 来处”,所以尽量避免靠近。

邪风吹 ·
只有摄记听到……呜
房内的浴室并无太多异样,只是小房却暗得没有一丝光线,而且还有一阵阵阴森的冷风从里头吹来,不禁让人背椎发凉……

据师父所说,因为小房内有个粪便通口,所以引来许多肮脏东西,屋檐下方更飘着许许多多的鬼魂,我探头观察,未见任何异样,只是感觉房里的温度比较低,显得冷飕飕的……

师父再次拿出督拉惹佛像,在房门前开始诵念经文。师父刚念完,原本在房内拍照的摄记却紧张兮兮地跑出房外,面露难色。师父开口问:“你们方才没有听见‘呜’一声吗?”我摇摇头表示没有,可是身旁的摄记却接腔说道:“有,而且很明显……”

师父解释说:“这间小房终年不见日光,还有邪风从通风口传来,所以我手持佛像念经,以佛光超度他们。刚才的一声‘呜’便是他们离开的气息。”

▲厨房上方的斜建屋梁在风水学说上是一把利刃, 让住在屋子里的人连一餐安乐茶饭也没法吃。

小鬼留守 ·
重病郁郁而终
我们接着来到屋内狭长的厨房,同样玻璃碎遍地,杂草从窗口处长入屋内。

“ 这里曾经非常热闹,许多人曾在这进出下厨,现在只剩下一些老妇女的鬼魂在此逗留。”

师父看向厨房上方,指说:“你看,厨房的屋顶有根斜建的屋梁,屋梁在风水学上是一把利刀,呈半刀煞的形态,连吃饭也吃得不安宁。”

厨房隔壁又是一间不大不小的睡房,房内有间浴室,整体漆色略新,只有数处斑驳脱落。令人好奇的是有支排水管曾立于房内,而且还有个粪便通口位在偏正中央的位置。师父说道:“有排水管,又有粪便通口的睡房非常不好,人睡在粪便通口之上更会导致迟钝,甚至疑心病很重,令家庭成员不合,成日吵闹起争执。”

他接着说:“这里曾经住着一个小孩子,极度喜爱此屋。因为这里发生过许多怪事,所以便担心家人把此屋卖出,最后得了重病郁郁而终。小孩死后灵魂仍然留守这间屋子,久久不肯离去……”

最后一间睡房位在客厅的最前端,也是三间睡房中最古旧的一间。这三角形的房间基本上没有经过任何翻新,屋檐下有成排的网状通风口,房内也只有一个破旧的衣橱,师父说:“住在这房间的人经常心烦气躁诸事失败,因为睡在三角形的房间会导致工作不顺,网状通风口也会困锁住房内的人和思维,衣橱又巧好是棺木的尺寸,非常不吉利,严重的话更会家破人亡。”

▲沿着高脚屋的厨房后门走下楼梯,是一栋窗多门宽的建筑,后方的森林便是师父口中所说的二战时期尸地,这里是整间屋子最阴森可怕的地方。

尸首遍野 ·
日军居留森林
“当时发现照片出现异样的时候,心里马上有一种毛毛的感觉,好像‘它们’正透过相片与我沟通。”

在高脚屋的后方,还有两栋建筑物,一旧一新。沿着厨房的后门走下梯级,就是一栋窗多门宽的旧建筑物。虽然通风良好,可是整栋建筑物却在密林的覆盖之下,师父说因为这栋建筑物非常开放,很多饿鬼都从各处聚集到这里。走向后门,进入眼帘的是一整片阴森重重的森林和一间风烛残年的厕所。

师父环望四处后说:“这地是整间屋子最阴森可怖的地方,后边这处森林都是尸地,我肯定这里曾有日军居留,还在附近开战,而且尸首随地而埋,完全没有诵经超度,阴气极重,还有人曾在这儿上吊自杀。”说罢,他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不似普通大树的明媚绿茵,反而枝丫错综攀升,树叶茂密参天,仿佛散发着一种摄人心魂的魔力。

师父继续说道,另一边的厕所也同样是鬼魂齐集的老窝,每到夜晚必有古怪,像是敲门声不断等现象出现。

▲师父手持法杖领路进到第二栋建筑物,他说这里是饿鬼的聚集地。

▲走进第三栋建筑物内,只见一支木柱子矗立在客厅中央,风水学上指中中直直, 终归乞吃。

灵异照 ·
“它们”和摄记沟通
旁边的新建筑物看似这近十年来所建,屋内有间小房、厕所和一张沙发就空无一物了。师父检查片刻,再说:“这间屋子的风水同样不合格,正大门面对着高脚屋尖顶设计,尖顶犹如利牙,让家人相处不和睦,所以经常为了小事吵得鸡犬不宁。另外,屋内正中央架着一个铁柱子,这意指中中直直,终归乞吃,肯定不好啊!”

位在角落一处的小房没有任何窗户,伸手更是不见五指,师父解释说,空气不流通的房间住不得,寓意无法风生水起,既是住下来也无法安稳。

走完最后一栋建筑物,原以为这趟“探凶宅”就宣告结束,但原来不是。回程时,摄记紧张地告诉我们说:“我拍到了一张灵异照片。”大家都非常惊讶,紧张地再三与她确定。

她娓娓道来诉说:“是真的,照片是在第一栋建筑物的小房内拍的,我已经查看数遍,肯定拍到了不明物体。”怪不得那时候的她落慌地跑出来,原来她早已发现照片中的不对劲!她接着说:“当时发现照片出现异样的时候, 我真的很惊讶,甚至心里还有一种毛毛的感觉,好像‘它们’正透过相片与我沟通。”

在旁的师父开口安慰亿程说道:“不要害怕,现在已经相安无事了。我们不就常说,人定胜天吗?有师父在,凡事有我顶着!”

▲摄记亿程疑似在储藏室拍到的灵异照,左上角一团团的白色泡影,难道真的是鬼魂现身?

拿督斯里金口师父总结:
鬼不能抓只能度
其实人与鬼共处一线间,师父说:“鬼魂无所不在,世上的鬼永远抓不完,我们仅希望可以超度他们,让他们早登极乐。地藏王菩萨曾经说过,鬼是不能抓的,只能度他们,所谓‘地狱不空,势不成佛’的大愿也因此而得。”

报导:丘国健
摄影:周亿程
特别鸣谢:四面佛金刚主持金口师父

 

订购杂志 http://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